菠萝网目录

一品女天师 第285章 携驴出走

时间:2018-04-26作者:江爱路

    “我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求得一生乐逍遥~”

    太阳已经升起,弯弯曲曲的山路上面歌声此起彼伏,流瞳趴在景瑟的脑袋上懒洋洋眯着眼睛,清晨的天气很舒服,就是这臭道士唱歌唱得太难听了。

    小毛驴则是不以为意,在他眼里只有胡萝卜,别的全是浮云,迈着欢快的步子,踢踏踢踏,而且自己好久没有出来了,在那破嘎达里面太难受了,虽然每天好吃好喝被伺候着,可是长胖了就会降低他的研制,这会儿出来正好可以运动运动。

    这边一人一草一驴是舒坦了,可是帝都景府内就乱了套。

    春桃来伺候景瑟洗漱,结果发现床铺收拾的干干净净,却没有见着自家小姐,她还想着呢,今儿个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小姐居然自己这么早起来了,可在看见桌上留下的书信之后,吓得尖叫起来。

    “景儿出门寻狗娃子去了,春桃姐姐不要哭,替我看好夏荷小姐姐,别让她被帅小伙骗走了,当然还有你自己,对了,替我好好照顾黑老爹,至于黑老爹,帮景儿多去宫里陪陪太后,她一个人肯定挺无聊的,前几天我刚教会她走五子棋和二十一点,黑老爹可以去公里学一学,哎,应该再教你们打麻将,这样肯定就不会无聊了,唔……等我回来的时候再教你们!景儿敬上,勿念。”

    景琰看着手里简短的几句话,心里如打翻了五味瓶,原本在听见她离开的消息时,整颗心都空了,可是再往下看的时候,一股暖流颓然升了起来,尤其是最后一句话,明显就是在让他们放心,她一定会回来。

    “老爷……”

    “罢了罢了,由她去吧。”她本就不是牢笼里的金丝雀,就该在天空自由翱翔。

    “可是没有我小姐肚子饿了怎么办?”夏荷委屈的嘟起小嘴,小姐怎么可以丢下她们,就算去寻狗娃子,也应该带着她啊,她就算胆子小,可是可以干活啊!

    “对啊,小姐连衣服也没带,这可怎么行呢!”

    看到两人完全忽略自己,开始自言自语,景琰也只能叹了口气默默转身走了出去,不管景儿做了什么决定,他一定站在她的身边,这一次,他不会再优柔寡断。

    “阿嚏……”景瑟揉了揉鼻子,谁在念叨她!

    打完喷嚏打了会儿吨,景瑟就听见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她本来想在城郊买袋小杨包子的,结果到了才想起来,这儿已经没了,她之后啃了口怀里的大饼子上路,结果现在好了,肚子直接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哎呀……好想夏荷小姐姐和春桃小姐姐呀!

    “昂~”

    听见驴叫声,景瑟回过神拍了一下驴脑袋,然后就看见了前面的茶棚,一个欢呼下手就是在驴屁股上一巴掌,惊得小毛驴如箭一般冲了出去。

    茶棚里面坐着几个赶路的人,正悠哉的喝着茶聊着天,突然被一阵杂乱的声音惊扰,然后就看见一只驴朝着他们冲过来,吓得几人纷纷身子往后退了退。

    “你这蠢东西!都不会看路么?”景瑟抱着驴脑袋,用胡萝卜强行让它停下来,“嘿!就知道吃!”

    景瑟好似没有看见茶棚里投来的鄙视目光,而是顾自己从驴背上跳了下来,在他的驴耳朵上捏了捏,这要是换做别人,早就被他用蹄子伺候了!

    “

    啧……真晦气……还怎么吃东西!”距离景瑟最近的一桌,女人嫌弃的看了眼桌上满是灰尘的盘子,大声的抱怨道。

    景瑟直接略过,将驴牵到另一边,“老板,给我来壶茶,顺便再来五个大饼。”她完全就像个没事人儿一样很自然的坐了下来,只是她的话音刚落下,就听见“嘭”得一声。

    “臭叫花子!这也是你能来的?弄脏了我的东西,连句道歉也不说?”女人扎着高马尾,穿着束身的衣服,手中的剑狠狠的砸在景瑟的桌上,一看就不是个善茬。

    不过她景瑟自然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欺负的。

    这身乞丐服可是她最宝贝的衣服,想当初自己刚醒过来的时候,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要不是这宝贝衣服,自己恐怕就要裸奔了。

    “不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老板开茶棚不就是做生意的?”

    “叫花子怎么配坐桌子!”

    “哦?不坐桌子那坐哪里?不然姑娘给我小叫花子演示演示?”

    “你!”原本想羞辱一番这叫花子,结果却被她给反过来羞辱,女子瞪着眼睛,另一手下意识的就去拔剑,结果这手刚握到剑柄,就被景瑟一个转身,吓愣神,一时忘了拔出剑。

    “我说这位姑娘,你这大露天的吃东西,还想让盘子里没灰尘?你当老天爷是做善事的?”景瑟越过女子,从一旁不敢靠过来的老板手中去过茶和大饼,把手里的碎银子扔到了几米开外的钱碗儿里,“谢老板了,多的一会儿帮我装几个饼呗。”

    “好,好好。”老板逃也似的离开了这里,这小叫花子这钱扔得太准了,而且就是随手这么一抛,在坐的不少人纷纷感叹出声,他一个小茶棚老板每天就靠这茶棚糊口饭吃,自然不会随便得罪人,就算是叫花子,有钱就成。

    “琳琳,我刚离开一会儿,你就跑过来闹事?”

    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一个声线比较粗的声音响了起来,他去前面探了探路回来就看见这小叫花子从琳琳身边绕过,然后将银子投进了几米外的碗中,他就知道,这个叫花子不简单。

    在江湖行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小兄弟莫要见怪,我在这里先陪个不是,琳琳多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听见声音以为来得是个糙汉子,没想到却是个文弱书生,这形象反差好像有些大,景瑟不由多看上了几眼。

    “若是不嫌弃,我这儿有上好的琼酿,就当做是道歉了。”

    “吴大哥!你这是做什么,明明就是……”

    “好了,琳琳,吃的已经差不多了,我们也该走了。”他示意被叫做琳琳的女子不要开口,继而笑着将酒囊递到了景瑟的桌上。

    景瑟的鼻子尖儿,一闻就能闻出来这酒到底是不是好酒,虽说不能跟黑老爹府中的比,但也算是好酒,正所谓又便宜不占是傻蛋,她挑眉,“那就多谢兄台了。”

    女子被男子拖着离开了茶棚,景瑟轻笑了一声坐了下来,倒也不是她真的占人家便宜,而是她一早便看见了他们手腕上赏金公会的丝巾,又怎么会差这点儿小酒呢,再说了那女子太凶,她需要喝口酒压压惊。

    这边安静下来之后,旁桌的几人纷纷当做没有看见,继续顾自己吃饭喝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