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品女天师 第272章 七色茧

时间:2018-04-17作者:江爱路

    ,!

    无果浑身散发着七彩光漂浮在半空之中,逃往郊外的百姓看见七彩祥瑞之光纷纷跪地大呼。

    屋子里面的桑女看不见外面的情况,但是在七彩光照亮天际的时候,她只觉得头痛欲裂,浑身无力的瘫倒在地上,身上的黑气好似被吸走一样,一点点飘散开,露出一张姣好的面容,柳叶眉,细长而迷得睫毛,小巧的鼻子,艳红的唇,瓜子脸,她身穿翠绿色的长裙,躺在地上,额前覆着一层惫。

    琴心将景瑟护在身后,他们都没有想到,原来无果才是七色鹿。

    七彩光芒中心,无果身上的灰色僧袍撕拉一声破碎,七彩光晕缠身,紧闭双眸的面容一点点发生变化,又一个孩童变换成一张帅气英俊的面容,额头处生出了一对小鹿角,在光晕散去之时,原本小巧的身子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只不过七彩光依然将他包裹在其中,如同一个巨大的蚕茧。

    “哈哈哈,老东西,居然玩我?”颙面前的两只眼睛盯着七彩茧放出异彩的光芒,一把抬起手中的空闻打算扔出去,却没想到被他死死地拽着,怎么也甩不掉。

    空闻用最大的力气,紧紧抱住他,“呵呵,玩得就是你。”

    “放开我!”颙眯起眼睛,声音带着压迫正压死死抱着他的空闻。

    空闻一口鲜血吐出,但是手上却丝毫没有松开,两只眼睛已经开始范模糊了,但是他却一直紧盯着前面的七彩光茧,他不能松手。

    颙说着便给了空闻一脚,只不过他依然一动不动。

    能够顺利你觉醒,也算是我能做的最后一件事,他闭上眼睛嘴唇微微动,只见他的身上出现了一道金光。

    “老秃驴,别再做垂死的挣扎了!”

    “噗……”

    五脏六腑尽数破裂,只是他的身子依旧紧贴着颙不松开,“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琴心见状举起手中的烟杆子,偌大的结界张开,与他们隔开。

    “空闻大师要自爆!”

    景瑟心头一颤,但是自爆只不过是杀了颙的分身,对他本尊没有影响,值得吗?

    琴心好似读懂了景瑟的神情,“他只是为了给七色鹿争取时间,七色鹿觉醒不能被打断,否则将会永远无法醒来,虽然不知道这里面的缘由,但是空闻这么做就是为了保护七色鹿。”

    景瑟点头,忽然之间一声巨响,颙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老秃驴,你以为你这样就能杀了我吗?”

    “杀不了又怎么样?”

    只见他身上的金光越来越亮,一个个卍字从他身上冒了出来,将两人仅仅围绕在一起。

    颙不悦的用手拍打,无奈打散之后,金光卍字又回到了原位。

    “景施主,拜托你了……”

    轰然一声,金光爆炸,伴随着颙的愤怒,漆黑的天际骤然明亮起来,犹如黎明到来。

    这是把七色鹿托付给她了?

    不是吧……她现在就一个哑巴,还要带头鹿,这个是不是有点为难人。

    她看了眼琴心,一只猫,又看了眼七色茧里面的七色鹿,一只鹿,如果连妖孽还在的话,就是一只狗,我去,这是开私人宠物院呢还是动物园?

    就在她神游之际,琴心突然拉了她一把,“没想到居然来的这么快!”

    话音刚落下,就看见天裂开,一团浓浓的黑雾蔓延而来,“余~没想到还要动用我的三重分身,该死的老秃驴!”

    颙粗暴蛮横的声音响彻云霄,院子里的几人纷纷露出担忧之色,这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思考范围,而司徒和笙也在看见琴心的尾巴时面色惨白,胸口的疼痛不减反增,他强撑着身子坐在那里,脑海里是破碎的画面,扰乱了他的思绪。

    七色蚕茧整个把无果包裹了起来,他们看不见里面发生了什么,只见黑雾越来越近,琴心率先飞身上前,两条巨大的尾巴划过天际,金色的瞳孔在月光之下显得无比清冷。

    “九尾猫妖,呵呵,还剩下两条尾巴有何惧?”话音刚落下,黑雾汇聚成一只大爪子朝着琴心袭击而去。

    琴心抬手接下他的一掌,轰得一声。震天撼地,琴心的神情不改,利爪一出反手就朝着他抓了过去。

    “该死……”颙显然没有想到现在不是实体的他,居然会被琴心的爪子挠到。

    琴心轻笑出声,适才景瑟在她掌心附上了道气,自然就能抓到他了。

    颙冷哼一声,黑雾幻化成型,一双巨大的翅膀张开,手掌心的黑色的漩涡张开,狂风大作。

    景瑟见状在空中写下一个定字,让琴心的身形保持稳定,不受气流的影响,自己则是护在了七色茧的身边。

    颙的四肢眼睛咕噜咕噜转了几下,加大了手中的力量,黑色的漩涡呼啦啦的吹动,琴心身后的巨尾晃动几下,朝着他袭击而去,却是被他的翅膀给扇开,他勾起唇角,身形突然一动,另一手张开,朝着景瑟和七色茧抓去。

    他的目标不是杀人,而是七色鹿的灵珠,当然他不介意多抓上一个人,而且这个人还是景瑟。

    声东击西的一招,琴心这边丝毫不能怠慢,根本赶不回去,景瑟也没想到他居然会有这一手,提着手中的红釉便接下了她的一招,奈何这家伙蛮力太大,她也是连连退后三步。

    手上传来阵阵疼痛,我去,这家话是铁打的吧!

    颙完完全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黑色的雾气朝着七色鹿而去,景瑟只能脚下用力飞身拦在他们中间,却不想他的目标本就是他们两人,黑雾嗤得一声扩大,景瑟下意识的驱动红釉幻化成网,熟料他等的就是这个时候,一双翅膀哗啦扇动,身子消失在原地。

    “战斗的时候,最不应该的就是让武器脱离开你的手。”

    景瑟的脖子一僵,颙喘息的声音从耳后传来,是自己低估了他,不过她可没说她除了武器就没别的办法,手指微动,金色的符纸在指尖不动声响的汇聚,不过这是突然一个身影冲了上来,颙的翅膀张开接招,给了景瑟一个逃走的间隙。

    只听见颙恶狠狠地从牙齿缝中挤出了一个字,“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