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品女天师 第263章 熟悉的味道

时间:2018-04-01作者:江爱路

    入夜。

    景瑟正欲出门,就听见屋顶上面有动静,她一个翻身悄然上去,就看见琴心正在上面看着什么,她小心翼翼走过去,想吓唬她一下,没想到还没靠近呢,琴心就嘘了一声,让她别发出声音。

    司徒和笙的房间灯光吹灭,没一会儿就看见黑一的身影没入夜空。

    “走,我们跟上去。”

    还没等景瑟点头,已经被琴心给拉走了。

    “大人。”

    吴州城门附近的一座小桥上面,两个黑色的身影立在那里。

    “务必查清楚这几年来吴州商运的去向,以及和天来的船只往来信息。”

    “是。”

    “切记保密,不得路出马脚,否则那帮老家伙定然会想尽办法毁掉证据。”

    “属下谨记。”

    “一定要掌握所有有效信息,以我的感觉,吴州将会是一个突破点。”

    “是。”说完一个黑影便消失在原地,只见水面泛起一层涟漪。

    黑一警惕的看了眼四周,确保周围没有人才安心离开,他并没有发现,自己刚才所站的地方,多了两个人。

    他们要这些东西做什么?

    琴心笑了一声,酥软的声音响起:“没想到还有一场好戏。”

    景瑟却是摇了摇头,拿过她的手,在她掌心写道:指不准还是同一件事。

    在听到两年前洛湾码头的船老大死了之后,联想到无面人传递的信息,景瑟几乎可以肯定,这件事跟那个洛湾码头有很重要的关联,两次都出现了布这个画面,而起两年前吴州的布坊生意开始下滑,要说几者之间没有关系,她自己都不信。

    “放心吧,我的小乖乖们,会替我们盯着,走吧,去县太爷府中看看。”

    下一秒,桥上便空无一人,天空中露出月牙,倒映在小溪上面,平静的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

    县太爷府。

    “我们来这里做什么?”琴心以为景瑟会再去一次西苑,没想到却是带着她来到了衙门放卷宗的地方。

    景瑟没有理会她,而是在架子上翻找什么,按照年份来,两年前的卷宗应该都在这里,景瑟走到靠墙的一个架子上,上面都贴着封条。

    “天和三十三年,五月初五,北门老汉家中幼子走失。”

    “天和三十三年,五月十五,南新街买豆腐的幼女失踪。”

    ……

    “天和三十三年,六月初八,五方街刘寡妇欺辱县太爷之子刘一昌,仗责二十。”

    “天和三十三年,六月三十,南门养蚕老余,告青楼怡香园贩卖女童,后因无罪释放怡香园老鸨,老余谎报,干扰公务,仗责二十。”

    ……

    “啧啧啧,这些都会什么跟什么?就这一条,县太爷的儿子谁敢招惹?除非就是那刘寡妇不要命了。”琴心拿过景瑟手中的卷宗,“就算是那刘一昌的不是,恐怕最后也是刘寡妇的错,何苦白白挨了这二十板子?”

    景瑟挑眉,很有道理,关于这件事只是寥寥几笔,县太爷动动手指,整件事就会颠鸾倒凤,根本无从考究,她放下手里的卷宗,继续翻找。

    找到了!

    “天和三十三年,8月初三,洛湾码头总管张力突发怪病暴毙。”

    就这样一句话没了?

    景瑟微微皱眉,这天和三十三年事端可真多,只不过上面的记录都是匆匆一笔带过。

    琴心把卷宗丢了回去,“看来这里并没有你想要的东西。”

    看着一排排的卷宗,景瑟摸了摸下巴,琴心说的没错,卷宗这种东西无非就是一个记录,想要修改轻而易举,如果想要知道这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是得去找有可能知道的人。

    马程虽然是最佳人选,但似乎他并不愿意说出真相,必须从其他几人下手了。

    县太爷府东苑。

    “白天我打听过了,疯了的丫头被安置在郊外的一个村子里,说是县太爷夫人最喜爱的丫鬟,夫人不忍心,定期会给她送些吃的,用的。”

    景瑟和琴心两人在屋顶上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县太爷夫人的房间。

    夜已深,所有人都在睡梦之中,两人隐去身形进到房间里面,屋子里面的设施简单,并没有特别的东西,除了贴满了道符,马程跟她夫人两人在床上睡觉。

    “啧啧啧,你看,这小金库!”琴心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个小箱子,打开里面全是银票!“谢,是不是谢铭声?”

    景瑟拿过一张,看了眼,上面的确是谢家的印记,还有流云钱庄的印章。

    看到流云钱庄这四个字,景瑟突然觉得有大腿的感觉很好,这不,现在正好可以派上用。

    刘一昌呢?

    景瑟在琴心手掌心写了几个字,她立刻把箱子物归原位,带着景瑟瞬间到了刘一昌的房间。

    房间里面一样,贴满道符,挂着八卦阵,不同的是这里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她好像在哪里闻到过,景瑟走到窗前,就看见刘一昌蜷缩着身子躺在里面。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撕碎的东西。”

    听见琴心的声音,景瑟凑了过去,就看见桌子底下全是纸片,桌布一打开,全部掉落了出来。

    景瑟惊讶的看着她,原来您是这样的掌柜的,真的是什么都能被你扒拉出来。

    到底是猫鼻祖,就连找东西也是第一名。

    随便捡起一个发现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琴心将东西恢复原状之后,耸了耸肩,好像也没什么收获。

    不对!

    景瑟突然拉住琴心,她看着桌面上摆着的鎏金龙雕香炉里面香还烧着。

    “这香的味道很熟悉。”

    景瑟点头,脑海里就像是放映机一样,不停的在那里回放,印象最深的就是无名寺的味道,檀香味里面夹杂着的香味,不是,然后……

    “无果?”

    景瑟皱了皱眉,嗯?

    无果吗?

    一只小鹿精,为什么刘一昌的房里会有无果身上的味道。

    “这又跑到无名寺去了。”

    满桌子的碎纸片,刘一昌房中的熟悉香味,没有完整记录的卷宗,兜兜转转又回到了无名寺。

    那个无面人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竟然察觉不到她的任何气息。

    可是她却能感应到她,最让她头疼的就是这个,收放自如的妖气,在没有搞清楚情况之下,她们将一直处于被动状态……

    就在这时忽然一阵风飘了过来,一个黑影落在了琴心的怀里,她眉头一紧,“疯丫头死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