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品女天师 第261章 血染锦布

时间:2018-04-01作者:江爱路

    ..,

    “小心,不要破坏了尸体。”

    景瑟蹲下身子,伸出去的手还没有碰到尸体的时候就被仵作给阻止了,她看了眼琴心,冲她点了点头。

    琴心挥动手里的拂尘,看着马程,“马大人,法师大人需要做法,还请允许。”

    马程看眼景瑟,又看了看地上的谢铭声,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面色惊慌失措连连点头,“都让开,让法师大人做法。”

    “是。”

    景瑟蹲在谢铭声尸体的脑袋前面,见他们都退下,她心里忍不住咋舌,虽然不能开口说话很多东西交流起来十分费劲,但是没想到居然可以用来装逼。

    看来适当的高冷还是很有必要的。

    她单膝跪在地上,也不在乎自己的白衣服是否会脏,或者会不会被血染上,她闭上眼睛右手呈剑指放在嘴边,不知道她念了什么,众人只看见她的指尖忽然像是聚拢了什么东西,散发出一层淡淡的光晕。

    景瑟唰的一下将剑指指向了谢铭声的眉间,恍惚之间验尸房里忽然窜起了一股阴冷之气,众人倒吸一口冷气,抖了抖身子,纷纷朝后退了一步。

    琴心瞥了眼慌张的马程,冷笑一声,八成把这家伙自己就做贼心虚,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他知道些什么,回想起他刚才欲言又止的模样,琴心心里和景瑟已经有了一样的判断。

    这个县太爷有问题。

    景瑟全神贯注的将神识扑到谢铭声的身上,施展开追魂术。

    周围的一切突然全部变黑,她进入到了他死前的最后一幕,吱嘎吱嘎的声响,若不是之前在皮蛋娘那边听过这个声音,她恐怕绝对不会把它跟织布机联系到一起。

    大半夜的谁在织布?

    因为谢铭声死前一直是闭着眼睛的,所以她现在只能听见周围的声音,却看不见任何的东西,她紧绷神经,听着织布机的声音越来越近,就在这一瞬间猛然之间谢铭声呼吸困难,唰的一下子睁开双眼,一道月光注入,伴随着吱嘎吱嘎的声响,别的什么都看不见,只看见一匹染上了鲜血的锦布。

    “法师大人。”

    景瑟猛然睁开眼睛,身子情不自禁的往后一退,幸好琴心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马程几人紧张的看着面容微微有所动容的景瑟,都等着她开口。

    “法师大人敢问?”

    琴心横了马程一眼,马程立刻闭上嘴,只见她扶起景瑟,单手握住她的手腕,感受到心脉正常,才松了口气看着她。

    景瑟整理好衣衫,在没人看见的情况下,打开琴心的手掌,在上面写了一个布字。

    她不知道这匹布到底有何含义,但是两件事情都围绕着它,相信线索一定在这上面。

    “马大人,请问他跟布匹有何关系?”

    听见琴心的话,马程露出了震惊的神情,“回法师大人,此人正是绸缎庄的老板。”

    景瑟点点头。

    “可还有什么别的事?跟布匹有关的?”

    琴心冷眼盯着面前的马程,似乎能够将他看穿,吓得他一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回法师大人,我们吴州就是以布为生,不过近两年却是日况俞下,织出来的布越来越没人要,这谢老板硬说是工人织布的问题,克扣他们工钱,还让他们为他的损失缴纳一定的税额……”

    “哦?你一个县太姥爷不管管?”

    马程神色闪烁,笑了笑,“法师大人有所不知,老百姓不告到我这里,我就是想管,也管不了。”

    “也就是说这谢铭声的死,很有可能跟报仇有关?”

    “目前初步是这样判定的。”

    琴心看了眼景瑟,见她点头,她便挥动拂尘冷冰冰的开口道:“这跟法师的观点一致,不过法师说,这报仇的,不是人。”

    听闻众人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马程以为自己将府中的事情封锁的很好,但是却不知道其实城里一直有谣言再传,今日谢铭声的死,更是弄得人心惶惶,都说是邪祟作怪。

    好端端的一个人一夜之间悄无声息的死了,而且死了还不停的往外冒血,是个正常人都不会这样。

    “依法师之见……”

    “不知马大人跟这谢老板关系如何?”

    马程微微一愣,躲开了琴心的眼神,“法师大人这是何意?”

    琴心勾起唇角,见他这心虚的模样,想来还隐瞒了什么,“法师的意思还不够明白?真不知道是马大人装糊涂,还是真糊涂。”

    景瑟上前一步,对着马程弯腰行礼,一旁的琴心继续翻译:“马大人,法师大人早就说过感受到了邪气,而这邪气偏偏就在谢老板的身上,就是不知为何马大人家的邪祟会跑到谢老板家去?”

    “这……这在下也不知,还请法师大人提点。”马程避开她的视线垂下眼眸,作揖的双手却是在那里不停的颤抖。

    琴心和景瑟见状,不禁冷笑,都说官商勾结,看来绝非空穴来风。

    “马大人,这件事有点棘手,法师大人说若不尽快找明原因,抓到这邪祟,恐怕接下去还会有命案发生。”

    “法师大人这是何意?”

    “字面上的意思,从谢铭声身上看见的全是怨气,可见这家伙报仇的心还没有完。”琴心眸子锋利,语气强硬,还带着一丝威胁的语气。

    马程呆愣在原地,心脏砰砰砰直跳,今日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预估范畴,这双腿不住地那里发颤,他看了看一旁的师爷,欲言又止,官服袖口中的手握紧拳头:“还请法师大人一定要尽快抓住这邪祟,还我吴州安宁。”

    他心里忐忑,这件事他到底该如何是好,他自知两年前那件事发生之后,他便脱不了干系,可是……哎……

    景瑟无奈摇了摇头,见他这模样是不打算说实话了,怪不得那无面人会找上她,都说人心最可怕,现在看来的确如此。

    她见过这么多因为贪欲而走上不归路得人,就马程这家伙,非说他是一贫如洗的清官,她是断然不会信的,就算这件事真的跟他没什么直接关系,但多少会有关联。

    不然他也不会被邪祟缠身,印堂发黑,离死不远。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