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品女天师 第260章 突现命案

时间:2018-04-01作者:江爱路

    ..一品女天师

    “冒昧的问一句,现在西苑还住人吗?”琴心手中的拂尘一甩,往前走了一步。

    马程见着这小道童,又看了眼景瑟,真正的法师难道都是这样的?不爱说话?

    “法师问的。”

    “回法师,现在西苑基本没人敢住,我家夫人搬到了东苑。”

    “西苑只有那一个丫鬟疯了?”

    问道这里马程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神色飘忽不定,一看就是有事瞒着,琴心挑眉,再次开口:“大人,若是想彻底除了这祸根,还需大人好好配合。”

    “这……”

    “大人……还是说了吧……”一旁的师爷见状,小声凑了上来。

    马程咽了咽口水,额头微微露出一层薄汗,深吸一口气正准备开口的时候突然被打断。

    大人不好了……”一个衙役匆匆跑了过来。

    “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大人……”衙役还想说什么,被马程的一个眼神给吓得闭上了嘴,瞥了一眼旁边的景瑟,小步走上前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还未等马程开口骂人,就听见他惊呼了出来,神色慌乱。

    “大人如果有事,您可以先去忙。”

    马程迟疑了一下,转过身问那小衙役,“林捕头过去了吗?”

    “已经到了,正在检查。”

    “法师大人,您随意,我去处理一些公事。”

    景瑟点了点头,看到马程一脸忧心的离开西苑,她跟琴心两人对视了一眼。

    绸缎庄老板谢铭声突然暴毙,死相极其难看,一时之间城内传得沸沸扬扬。

    谢铭声的姨太太早上起来,发现一旁躺着一个赤裸全身的死尸,瞪着死鱼眼,鲜血不停的从眼睛里面冒出来,吓得惊叫昏了过去。

    景瑟在县太爷府上喝着茶,打听到了外面发生的事,两眼突出,鲜血直流,眉头一蹙,脑海里她昏过去的最后尝尽,皮蛋抱着精致的布匹,站在她面前,也是这般……她抿了一口茶,死的偏偏又是绸缎庄的老板,她放下茶杯,抬眼打量一番屋子的构造,单从这些陈设上来说,的确是个清官。

    “怎么了?”

    景瑟拿出纸写了她的猜测,递到了琴心的手中。

    琴心瞄了一眼,做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你说,昨天的无面人,有意让你知道些什么,然后今天正好死了个人。”

    景瑟点头,她的第六感告诉她就是这样。

    “不是没有可能,从我们到吴州开始,就进入了这一局中,被人操控着一步步走到现在,啧,居然敢动我们赏金公会的主意,这家伙看来是做好了不要命的准备。”

    听完琴心的话,景瑟眼角抽了抽,幸亏自己刚才没有喝水,不然非得喷出来,琴心小姐姐,现在的问题是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而不是想着怎么弄死人家啊……

    虽说死了人理应不归她们管,但是现在两件事牵扯在一起,她不想管也不行。

    “法师大人,这么急着把我喊过来有什么事?”马程气喘吁吁的站在景瑟面前,脸色更加难看了,看样子这件事很棘手。

    琴心一挥手中的拂尘,糯糯的声音响起:“法师说她算到邪气正在西南方向。”

    “西南方向?”马程一时没有想起来西南方应该是什么,不过听见她找到了邪气,脸上就乐开了花,“那还等什么,法师大人赶紧请,越早除去这邪气越好!”

    一旁的师爷还想说什么,就看见景瑟已经站起身子跟上去,只好闭上嘴跟上去。

    景瑟绕道前院,另一边就是衙门,她在院子里试探了一番,然后朝着衙门走去。

    “诶?法师大人您这是去哪儿?”马程见状小步跑了上来。

    “自然是去除那邪祟。”琴心拦住他,翻了个白眼。

    “可是那儿是下官办公的地方,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

    “奇不奇怪又不是你说了算,你是法师大人?”

    马程语塞,摇了摇头,“可是……”

    “可是什么,法师说了就在刚才她清楚地感受到了一股邪气,而且力量还不小,若是不尽早除去,定会后患无穷!”

    这么一听,他这心里就犹豫不决了,想着公堂那儿也没什么,正要开口就听见一旁的师爷凑了过来,在他耳边说道:“老爷,谢铭声的尸体刚刚运进去,仵作正在验尸。”

    马程一听,吓得脸色惨白,“这……”

    “不过老爷,我觉得这个法师可以!我们要不试试?或者可以再试探试探,看看到底有没有两下子。”

    看到师爷的神情,马程左思右想了一番,重重的点点头。

    “法……法师大人,这边请。”

    景瑟跟在他后头走了进去,马程故意没说里面有尸体,自然就是想要试试她到底有没有真本事。

    跟她耍小把戏。

    公堂不是很大,验尸房在另一个院子,不过她刚进去就已经嗅到了血腥味,她看了眼琴心,琴心会意,开口道:“法师大人说这血腥味儿有点重。”

    马程一听,眼睛睁大了一些,看景瑟的目光中有多了几分激动。

    景瑟一路跟着自己的嗅觉走到了验尸房的门口,转过身,指了指马程,又指了指里面。

    “法师大人,这里是验尸房,今日突生命案,里面真是死者的尸体,仵作这会儿正在验尸。”

    “法师大人能进去吗?”

    “可……可以,只是那死者死相有点瘆人……”

    琴心横了他一眼,“法师大人什么没有见过?”

    “是是是……法师大人这边请。”

    马程擦了擦额头的汗,偷偷瞄了眼景瑟,生怕刚才自己胡乱一句话就得罪了法师。

    好在景瑟压根儿就没有理会他,神色依然入场,他呼出一口气,推开门,给景瑟让出路,她进去之后便看见了谢铭声的尸体,一双眼睛瞪出,上面布满了血丝,就连现在还能看见不断往外流的血,根本不是一具正常的尸体。

    就这样的流发,估计一会儿血就该流干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深仇大恨,非把人这样弄死,死相难看,死了还要被抽干血……

    景瑟心里犹如一块大石头压着,脑海里皮蛋的模样再一次呈现,她眯起眼睛朝着尸体走过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