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品女天师 第259章 县太爷府

时间:2018-04-01作者:江爱路

    ..一品女天师

    皮蛋!

    景瑟想要从地上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猛的一沉,整个人就像被挂上了千斤顶一样,往下沉,顿时被黑暗包裹。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在那个院子里,琴心正扶着她。

    “没事吧?”

    景瑟想到刚才的画面,神情暗淡,摇了摇头。

    无面人到底想要告诉她什么?

    “先离开这里。”

    景瑟点头,两人瞬间消失在原地。

    星光下的院子恢复往日的静谧,只是在一排枯树的边上突然抽出了新芽,在吸收到空气和光亮之后一点点慢慢长大,一会儿功夫便长成了一棵大树,叶绿如夏。

    琴心带着景瑟回到了府上,因为结界的原因,所以没有人发现她们离开,就连一直守在那里的黑一也不知道今夜发生了这么多事。

    景瑟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是琴心的话,还有刚才所见到的场景。

    也就是说只有她进入了无面人编制的幻境中,而琴心只是被自己的心魔所困,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最后到底是怎么出来的,但是她能感觉到他们周围还有第三股力量。

    分析一番之后越觉得这里面内藏乾坤,呵呵,一个小小的赏金贴居然会如此复杂,看来这背后的故事不浅。

    第二天注定是个多事之日,一大早,县太爷府上就差人驾着马车过来接人。

    景瑟被琴心从被窝里拽了出来直接扔上了马车,如果换做是别人,恐怕现在早就被五马分尸了。

    “主子,两位姑娘都被接到县太爷府上去了。”黑一恭敬的站在司徒和笙后面,“具体什么事还没有查明。”

    司徒和笙站在窗前,转着手中的扳指,“景大小姐是法师?”

    “是。”

    景瑟因为对于这些等级并没有多上心,自从在彦娘那里测试之后便再也没有去鉴定过,所以外界一直以为她依然是个法师,殊不知,她已经步入天师的门槛。

    他略有深意的看了眼外面的枯树,“你去县太爷府上盯着,同时也要确保他们的安全。”

    “属下知道。”

    司徒和笙这边到还算安静,可是春桃和夏荷就不淡定了,她们正打算过来景瑟洗漱呢,结果就看见掌柜的拽着自家小姐出门了,已经在那里急的团团转了。

    这是什么情况,这个马车又是哪儿来的?

    她们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跟上去也不是么,不跟也不是……

    小姐!你怎么可以把我们两个丢下!

    县太爷府。

    “法师这边请。”

    景瑟已经清醒过来,但是脸上冷漠的表情无不宣泄着她的不满,此时她一身白衣男装更是显得高冷不易近人。

    这些家伙太不识趣了,哪有一大早喊人做法事的?就算有鬼,闹腾了一晚上也都去休息了!

    她这会儿还没睡够呢!

    琴心笑而不语,一身小道童的模样跟在她身后,装个样子拿着一个小箱子,很多时候外表这些外在的东西还是很重要的。

    “法师大人!”

    两人才刚进去,就见着一个头顶乌纱帽,留着小胡子的男人迎了出来,不用猜也知道他就是县令马程马大人。

    “惊扰了法师大人的美梦,是下官的错,只是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不然法师先去前院休息一下?”马程在看见景瑟的时候也是愣了一下,如此年轻的法师?

    他心头闪过疑虑,但是现在他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死马当活马医!

    景瑟嫌弃的看了眼,呵呵你一脸哦!知道这样不对还要做,我去你奶奶的老腿!

    马程容颜憔悴,眼窝凹陷,景瑟看见的时候只觉得他的身上有一股若隐若现的阴邪之气,她面无表情的给琴心递去了一个眼神。

    “马大人,我家法师说无需客套,大致情况她已经了然于胸,还请大人边走边细说。”

    “是是是,法师这边请。”

    一行人风风火火的穿过回廊,大致的事情要回顾到一年前,西苑莫名奇妙突然长出了一颗树,而且在太阳落山之后便枯萎了,一开始他们并没有留意,但是直到院子里长出了5棵之后,府中得人才发现这件事背后的蹊跷。

    西苑是大夫人住的地方,一天夜里,突然西苑的西厢房着火了,索性没有伤着人性命,只是大夫人的丫鬟小兰突然疯了,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

    自此以后,府上接二连三发生怪事,请了好几次道士,和尚,但都毫无起色。

    景瑟一边听,一边打量四周,夜里视线和白天不一样,今日一看这县令府上倒也算是简朴,并无太多装饰,只是这院子未免乾坤太多,看似是做小别院,实则却是内廊互通,别有洞天。

    他以为这样就能掩人耳目,让人以为他清廉?

    呵呵,还真是想多了,光是这一点,就足够让景瑟多想上几分了,一个九品芝麻官何来如此巨款?

    “法师,就是那里……”马程站在走廊上,颤颤巍巍的指这西苑的偏院,神色中掠过惊慌。

    景瑟抬眼望去,虽然昨日是夜里来的,但她一眼便认出这里,走廊上贴满了黄符,挂着不少太极八卦镇、辟邪用的桃木剑和不知从哪儿开光来的镜子,反正能用的都用上了。

    萧条的假山,已经干枯的荷花池塘,还有奇形怪状的树……咿?多了一棵?

    10几米高的树立在那里,枝叶茂盛,和院子里面的景色格格不入。

    景瑟伸出手在空气中摸了摸,然后将手放在鼻尖嗅了嗅,空气中的湿度也变了,这一细小的动作,在马程眼里却成了高手!

    他两眼放光,像是看到了什么希望,“法师,求您一定要帮帮我,赏金什么都好说!”

    哦?

    赏金什么都好说?

    景瑟嘴角微微上扬,这句话她喜欢,她给琴心投了个装的高大上的表情,这官不差钱,而且这些钱来路不明,只不准就是百姓那里搜刮来的,不好好坑一坑怎么行?

    只去这怪事儿,慢慢来吧!

    琴心时候知道她心中所想,笑的差点猫耳朵都竖不起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