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品女天师 第209章 皇上遇刺

时间:2018-01-30作者:江爱路

    ,!

    帝都上空白雪纷飞,棚子里面依然歌舞笙箫,热气漫天。

    突然之间的大雪,谁也不曾想到,景瑟前不久还在抱怨为何没有下雪,这不,今日就直接让她看见了鹅毛大雪。

    起初还只是伶仃小雪,片刻,雪花一点点变大,直到现在摊开手掌能够接住一片如花瓣那么大的雪花,看着手里的雪因为掌心温度而化掉,景瑟脸上露出了笑容。

    棚子外面雪花寂静的飘舞在空中与里面把酒言欢的热闹场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倒是宾客之中的孩童们,看见雪花欢腾起来,在酒桌之间跑来跑去,惹得太后和皇上大笑。

    “今日突然降学,看来明年倒是个好年。”太后那过一旁的手帕擦了擦嘴,看了眼外面,虽然帘子遮挡住了,但是在下人进来的时候依然能够看见身后紧跟而来的雪花,足见得雪之大。

    “母后吉言,瑞雪兆丰年。”皇后娘娘放下手里的筷子迎着笑脸,心却根本不在这里。

    她手心的汗恐怕只有她自己才会知道。

    同一桌上的几人纷纷应和,太后一直笑呵呵,就算知道各个都是假面皮,但谁也不会戳破,大概这就是宫里最大的一大技能,张开嘴就能说出阿谀奉承的话。

    棚子里面欢笑声不断,突然台上的笙箫全部停止了,喝酒畅聊的众人纷纷停了下来,朝着舞台看过去。

    红色娇艳,如同黄泉路上绽放的彼岸花。

    琵琶抱着琵琶迈着莲花步子走到台上,娇羞的坐在了正中央。

    就在众人面露疑惑的时候,琵琶动了,纤细的手指一下一下拨动琴弦,悠扬的琴声如杏流水涓涓而来,站在那里举杯痛饮的人呆愣的坐会了自己的位子,手中依然举着酒杯,忘了放下。

    所有人都沉浸在她的琵琶音乐中,就连皇上,景琰也不外乎,不过阿宝例外,她是音痴,而且她心性单纯只有一个吃字,所以在所有人都呆愣着听琴的时候,她就在那里疯狂的吃,春桃和夏荷两人早已经被琴声迷得神魂颠倒了,哪儿还有什么时间管她?

    屋顶上的两人看着棚子里的场景皱起了眉头,虽然知道太子有阴谋,但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现在听见琵琶声隐约升起了一股不好的感觉。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白居易就是白居易,这诗写的果真好,以前她背的时候还死命抱怨,这都是些啥玩意儿!

    现在坐在屋顶上,虽然心里千转百回的心情,但是也不妨碍她听曲儿,人家弹曲给你听,不听不是驳乐人家的面子。

    现在身临其境再回想起这首诗,是真切的感受到了琵琶弦音之中的错落感,强中有弱,弱中有强,强强弱弱,高低起伏,翻过一座山,又穿过一片林子,然后是湍急的河流,冲破高空飞流直下,再一次落入一汪湖水,分成几部分支流,缓缓没入山间。

    犹抱琵琶半遮面,琵琶低眸轻垂,眼珠流转在众人身上,烈焰红唇嘴角微微上扬,指尖飞速拨动琴弦,一圈圈淡淡的光晕从琴音中扩散开,院子阴暗的角落里一团团黑色犹如雾气一样的东西贴着地面一点点扩散开来,又像是一条条在黑暗中出没觅食的蛇。

    景瑟唰的一下站起了身子,鹅毛般的大雪在快要落在她身上的时候就像是有一个小的漩涡将它们全部吹散开。

    琴心放下手里的酒壶,抬眼看了看景瑟,“又是这东西?”

    景瑟点头。

    红心,上一次在君天一的牢房里琴心抓到的正是红心的幼蛊,看来自己以前所遇见的事都和琵琶鬼有关,怪不得她见到她的时候没有任何的陌生感。

    没想到她们根本不是第一次见面,而且还是老朋友了。

    君天承是想用红心来控制住所有人?还是……

    琵琶眼神中满是笑意,手中拨弦的速度不降反增,一条条黑色的蛇嗖嗖嗖的朝着宾客脚下袭击而去。

    恍惚之间,距离主桌最近的一个下人突然面部表情狰狞了起来,神色狠厉,迅速拿起桌子上面的一把切烤乳猪的小刀,朝着皇上刺了过去,皇上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胸口直接被刺中,血腥味弥漫的瞬间,宴会厅里面想起了各种低嚎声,随之尖叫声四起。

    “皇上!来人保护太后皇上!”

    “太医太医!”

    一时之间整个宴会厅里面混乱不堪。

    景瑟站在屋顶上面冷笑,君天承这一步棋果然是这样下,只不过他到底是何意呢?下一秒她便心中了然。

    只见景琰迅速的列出符纸,道气一出,黑雾瞬间私下逃窜,但是并没有让景琰得手,它们只是一味的逃跑。

    不一会儿御林军统领带着侍卫冲进了棚子,将所有人围得团团转,台上的琵琶面露惊慌之色坐倒在地上,脸色惨白,她的模样倒不是装的,本就是个死人,脸白点,并没有错,但是这惊慌失措的演技到是堪称一绝,明明她才是罪魁祸首,到是装得一副与她毫无干系的模样。

    众官员清醒过来,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却只是看见皇上已经遇刺倒在了地上,太后吓得坐不稳身子靠在了嬷嬷身上,皇后慌张的在那里呼喊太医,等太医回神跑过去的时候,他的心肝猛地一颤,无奈的摇了摇头。

    所有人惊呼皇上,全部跪倒在了地上。

    太后直接面如死灰哭喊了起来,皇后也是趴在皇上的身上失声痛哭,好好的喜宴顿时变成了丧事,措手不及。

    景琰脑海中一片空白,手刃行刺的下人,面部抽动了几下,可就在他要开口询问他的时候,就看见手里的下人突然口吐鲜血直接一命呜呼。

    “啊……”

    周围的下人全部尖叫了起来。

    “景琰!你杀了凶犯还怎么审理!”礼部尚书程蕴指着景琰大声斥责道。

    景琰手一松,就看见吐血身亡的下人无力的摊倒下去,他面色发白,心里头闪过一个念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