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品女天师 第207章 婚宴

时间:2018-01-30作者:江爱路

    ,!

    夜幕降临,整个帝都红灯点燃,在烟花声中太子府内笙箫奏起,锣鼓喧天。

    因为天气过于寒冷,特地在院子里搭建了一个盆子,每张桌子下面配备了一个暖炉,下人们时时刻刻守在旁边,就怕暖炉灭了。

    尤其是在皇上和太后的桌子附近,另外单独摆放了两个暖炉。

    酒宴开始,戏台子两旁舞女迈着莲花步子缓缓上前,手里拿着花灯,一个个婀娜多姿,就算是寒冬腊月也遮掩不住她们曼妙的舞姿。

    太子府屋顶上方一道气流波动,若是没有琴心的道行是断然看不见他们两人的。

    景瑟抱着手炉坐在屋顶上,旁边是刚才从厨房顺手拿来的食盒,一只烧鹅,一只烤鸭,一只香酥鸡外加三碟点心,自然少不了一壶美酒了。

    “到底是太子大婚,这酒宴的菜色果然美味,掌柜的,您别顾着喝酒,尝尝烧鹅,啧啧啧,一口下去满嘴的油光,肉质鲜嫩,还有这香酥鸡,焦酥香嫩,让人欲罢不能!”

    琴心虽依然是一副小厮的模样,但是这姿势却是十分的不搭调。

    单手撑着脑袋躺在屋顶上,拿着酒壶直接就灌进嘴里,“太子珍藏的百年佳酿才是欲罢不能。”

    两人看着表演,吃着美味佳肴,美滋滋,可是太子府的后厨就乱了。

    正要上菜呢,烧鹅没了,烤鸭也飞了,香酥鸡自己跑了?

    更重要的是,专程献给皇上和景丞相的百年佳酿不见了!

    “阿宝,一会儿你就跟在老爷身边千万不要乱跑,好吃好喝的绝对少不了你!”

    春桃扶着阿宝从马车上走下来,只不过很不幸的是,才刚嘱咐完就碰上了景步彤和慕寻。

    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她立刻戳了一下阿宝的腰,示意她不要乱说话,保持微笑,人家说什么,她只管咳嗽就好。

    “大姐近日身体可好?听说一直感染风寒,都已经卧曹久了。”景步彤在外永远是一副标准的好妹妹形象。

    阿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就愣在原地,春桃立刻在没人注意的时候拍了她一下,她这才反应过来然后开始猛地咳嗽。

    “小姐您没事吧!夏荷快,拿水过来。”

    夏荷和春桃两人开始拼演技,幸好水中加了蜜糖,阿宝才愿意喝。

    景步彤略微皱起眉头,步子不自觉的往后退了退,这哪儿是风寒,都咳成这样了,莫不是什么别的病吧。

    慕寻也是好奇的打量着景瑟,脑海中浮现出七叶,这才瞪大的眼睛,“七叶……?”

    虽然他的声音很轻,但还是被景步彤听见了,她的心咯噔了一下,果然不仅仅是她觉得像……

    “大小姐这几日可有外出?”

    “小姐生病一直在家休养,从未出门,慕公子怎么了?”春桃抓着阿宝的手紧了紧,莫不是被发现了什么端倪?不应该啊,自己可是把阿宝的脸画的跟小姐一模一样了!

    “当真?”

    “慕公子……咳咳……这话是合意?小妹怎么可能外出,她这风寒可不是一两天了,咳成这般,若不是三妹的婚事,她断然不会出来,咳咳……”

    景流云在下人的搀扶下走了过来,一身蓝色的长袍,外面披着一件白色的狐皮大衣,就算是裁了,但在外依然是一副病怏怏的模样,脸色惨白,双眸失色。

    “大公子。”

    “好,快扶着景儿妹妹进去,外面天寒可别……咳咳……别让病情加重了……咳咳……”

    “公子我们也进去。”

    景流云点头,随后转过身对着慕寻示意,“先失陪了。”

    等到他们都进去之后,慕寻还没有回过神,一旁的景步彤神色中的不悦一闪即逝,“寻,怎么了?”

    “你难道不觉得七叶兄和你大姐很像吗?”

    景步彤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皱,“寻,这天下之大长相相似的人何其多,况且那日我……”

    “恩?”

    察觉自己说漏嘴了,景步彤深吸了一口气,“那天在工会见到的时候我的确也是吓了一跳,所以我才会中途跑回家确认,但是大姐的确在府中。”

    “大概是我们太敏感了,我们进去吧。”

    慕寻心中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七叶怎么样了,自从一别之后,他特地跑去工会找他,但是小厮告诉他他领了单子之后还未曾回来。

    自己碍于彤儿,也未曾去景府找景瑟,那日的乞丐明明就是她,然而她却不肯承认。

    即使在他们面前露了锋芒,她也依然是避开他。

    这让他心里头十分不悦,也就应着景步彤为由,不去找景瑟,其实说白了就是他自己不愿意拉下身份。

    春桃和夏荷两人扶着阿宝走进太子府,心中对景流云满是感激。

    “大公子刚才好帅!”

    “你才发现?咱们大公子本来就帅!”春桃挑眉。

    景流云突然出现,一句话就让直接给了她们一个那么好的机会溜进来。

    不过第一步就这么不顺利,她们两人已经能够想到之后的难出了。

    小姐当真是在考验她们两个啊!

    “这不是我的大姐嘛。”景睿明不着调的声音从景瑟的一旁响了起来。

    春桃和夏荷立刻像护着小鸡崽子一样将景瑟护在了身后。

    “怎么?见到我有那么可怕?”

    “不是不是,小公子好,只是小姐一直染着风寒,今日是三小姐的大喜之日才得以出来,我们这是怕将风寒感染到小公子身上,介时便是我们的不是了。”春桃尴尬的笑了笑。

    景睿明不屑道:“你们两个丫头都没事,我又怎么会有事?这么久没见到大姐,做弟弟的难道还不能大姐打声招呼?”

    “小公子莫生气……”春桃一面对着景睿明道歉,一面朝着夏荷使眼色。

    夏荷会意猛地掐了一下阿宝,阿宝吃痛条件性的开始咳嗽,一旁的众大臣全部看了过来。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姐您没事吧。”

    “水!”

    春桃和夏荷两人围着一直咳嗽的阿宝,景睿明见状才露出了见到瘟神似的目光,咒骂了一声才拂袖离开,旁人也是纷纷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去,还有不少人在那里小声嘀咕。

    春桃和夏荷虽然听见了他们的议论声,但也不气恼,只要没有被拆穿,随他们说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