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品女天师 第181章 金库国师

时间:2017-12-29作者:江爱路

    :

    “小兄弟觉得我说得如何?”尤光看着景瑟千变万化的神情,笑意更是浓了几分。

    这一张脸他想了五百年,念了五百年。

    他的手微微抬起想要抚上去,却不想景瑟正好转了过来。

    很漂亮的手,细长白皙,不过这指甲的颜色倒是与众不同,浅绿色,像是初春的青竹,和他这一身服饰倒是很般配。

    景瑟评点了一番,惊讶的发现每次见到他都是一身绿色,看来尤光偏爱绿色。

    只不过他这手要做什么?打他?这么温柔的姿势怎么看也不像,难道是要摸她?

    景瑟被自己脑海中可怕的念头吓到了,一时忘了开口。

    尤光的人手停在半空之中,嘴角上扬,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我说的可对?”

    “对对对,是我考虑的不周全,不知国师更偏向于谁?”景瑟假装镇定的连连点头。

    尤光很温柔,给人的感觉就是一汪春水,融化了严冬里的寒冰,但是你也会发现,温柔过头的时候往往比千年寒冰还要冷。

    “小兄弟你呢?”

    他不回答反问,完成月牙一般的双眸看不见瞳孔,完全拿不定这位国师的性子,景瑟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尤光收起扇子,单手侧在一旁,指尖用力,脚边的风从下而上盘旋起来,一片枯树叶缓缓上升,轻捻指尖,“叶子可以选择不离开树吗?”

    突然听见尤光的问题,景瑟疑惑的啊了一声,叶子枯萎掉落,不就是因为气温太低了,水分供应不足,植物体内的脱落酸就会打量生成,然后就掉了嘛!

    好像它根本没有选择权利啊。

    可是这跟他们现在讨论的问题有什么关系?

    不对!

    景瑟的视线回到尤光身上,“树叶没得选择,但是树可以,树为了保住自己体内的水分,不得不将叶子舍弃掉,但是如果有足够多的水分,或者只分出一点点,树叶都不会被抛弃。”

    “当然树做不到分配,但是人就不一样了,人可以选择,可以不那么贪婪,或许就可以得到一个共利的效果。”

    尤光看着枝干影下的景瑟,月牙儿更弯了,从嘴角到眉梢全部舒展开。

    耳边好像回荡起一个少女的声音,“树少一点点自私,不就可以拯救所有的叶子?”

    少年戳了一下她的脑袋,“但若是树就了今年的叶子,或许它自己便会熬不过不冬天,到时候树叶还是得死,也不会再有新的叶子。”

    少女捂着额头,赌气似得哼了一声,“不试试你怎么知道?”

    是啊,不试试怎么知道,就是因为这一句话,却让他后悔了一生,他就不能答应让她试一试!

    “国师?国师?”

    好一会儿,尤光就保持着一个姿势看着她,神情纠结,一会儿笑,一会儿眉头紧锁,吓得景瑟四处看了看,然而啥都没有。

    大概是看着自己的脸,想起了他那位旧友吧,哎呀,感觉这里面肯定有一段很深的故事!

    啧啧啧,自己知道的会不会太多了,不会被灭口吧……

    荒郊野外的,死个人都不会知道。

    这样一想,她的后背倒是凉了起来。

    尤光回过神,“没想到能够碰到一个如此聊得来的人,不知小兄弟可否告知姓名。”

    “小小名字不足挂齿,能够和国师相见已经是我的荣幸了,都是国师不嫌弃我这破郎中,哪儿还能算和国师聊得来。”

    “这是我的令牌,小兄弟若是在帝都遇见什么麻烦,只要拿出令牌即可。”尤光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金镶玉的令牌,上面写着一个尤字。

    我滴个乖乖,纯金的啊!还是上好的和田玉!

    若不是尤光还在自己的面前,还真想咬上一口看看,到底是不是真金。

    景瑟两只眼睛上写满了金子两字,尤光不由轻轻一笑,“没想到小郎中也喜欢金子。”

    “啊哈哈,让国师见笑了,国师您金银绸缎肯定是不愁的,可我这小郎中就不一样了,四处游历,没准有了上顿便丢了下顿,自然是要把金子看做生命了。”景瑟摸着手里的令牌,爱不释手,突然想到了什么,嘿嘿冲着尤光笑了一声,“当然,国师您这东西可是宝贝,我定是不会打它注意的,您放心,我一定当做自己的宝贝一样护着。”

    “给你了便是你的,如何处置也是随你,只不顾我怕这东西就算你敢卖,也没人敢买,回头我差人给你送些别的玩意儿去,左右这些东西于我也没用。”

    “那怎么好意思呢,能够得到国师的令牌已经足够了!”

    话虽如此,但是她脸上的神情却是全出卖了自己。

    “哈哈哈,小兄弟不用客气,这些东西在我这里就是积灰尘。”

    “不行不行,无功不受禄,我虽然是一介布衣,但这个道理我却是懂得,使不得。”

    景瑟忍着心痛拒绝,国师的东西自然是不同凡响,好像要啊!但是自己断然是不能再拿国师东西了,总不能顶着一张旧友的脸到处招摇撞骗吧,再说了万一国师真的是个断袖,看着自己的脸无法自拔,想要收了自己,到时候不得完蛋?

    “真的不要?”尤光看着她纠结的小模样笑了出来,

    “不行不行,国师,若是您以后需要我的地方就直接来找我,虽然我不一定在,但是您若是有什么事儿,就把信儿留在流云钱庄,这几日我都会在那里替病人治病。”

    “哦?”

    “好,既然如此我也不强求,等哪一日您想要了同我说一声,我叫人擦了灰之后同你送过去。”

    景瑟尴尬的笑了笑,国师这股子温柔劲儿她可真是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自己的鸡皮疙瘩要掉一地了!

    “今日救命之恩他人定当涌泉相报,不过我要走了,误了看诊的时间就不好了。”景瑟故意装作很着急的模样,打算离开,全然不知自己随便的一句话,在未来给自己带了多么痛苦的选择。

    “好的,有缘自会相见。”

    得到允许之后,她的脚下就像是装了火箭筒一样,速度飞快,自己果然受不了温柔杀!

    尤光噙着笑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涌泉想报啊,那他要她怎么报恩才好呢?

    以身相许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