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品女天师 第180章 疑似断袖

时间:2017-12-29作者:江爱路

    :

    猫鬼消失的瞬间,满地落叶被吹了起来,尤光抱着景瑟从空中缓缓落地,直到落地的瞬间,一阵凉风迎面而来,才将沉浸在感叹中的景瑟给唤了出来。

    噗……

    这样的动作是不是太亲密了,而且还是两个男人!若是别人看见了岂不是会想入非非。

    “那……那个……多谢国师救命之恩。”她努力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打算从他怀里退出去,然而却发现自己完全推不动啊!

    尤光低头看着怀里的景瑟,勾起唇角,他知道,从唇角到眼角,都洋溢着他的喜悦。

    可是景瑟就没那么喜悦了,被人这样看着,而且还被抱着,怎么想都觉得很变扭,尤其是他现在穿了一身男装啊!

    国师一副深情的样子是几个意思?

    天哪!

    国师不会是个gay吧!

    在古代叫什么来着?

    景瑟面上假装自己很镇定,但其实内心是十分抓狂的。

    对了!断袖!

    “实在是太像了。”

    “啊?”在景瑟出神的时候,突然听见尤光开口说了句话,什么太像了?

    尤光这样赤果果的眼神是在让人招架不住,咱有什么要说的,能不能先松开?

    尤光看着景瑟焦急的模样,轻笑了一声很自然的松开了手,好似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小兄弟与我一位旧友长得很像。”

    得到自由之后的景瑟总算是松了口气,回了他一个笑容,“这真是在下的荣幸。”

    不过她到是挺好奇他口中的那一位旧友是谁。

    景瑟不笑还好,这一笑尤光只觉得周围的寒冷全部被驱散了,他的眼睛一直看着她,将她一点点刻画在自己的脑海里,与记忆中的少女相重叠。

    “国师?”

    见尤光又盯着自己半天不说话,景瑟只能开口打断他,大概自己真的跟他的那位旧友长得很像吧,不然他也不会这样一直盯着她。

    “不好意思,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我那位朋友了,所以失礼了。”

    “不会不会,国师您是我的偶像,又是我的救命恩人,不碍事。”

    “偶像?”

    “哦呵呵!就是您是我一直很崇拜的人。”景瑟尴尬的笑了笑。

    “你很崇拜我?”

    “那是自然,您可是国师啊!就连太后和皇上也都要看您的脸色呢。”

    尤光的双眸总是笑成月牙形状,一直保持则微笑的模样。

    “对了,国师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景瑟看了看四周,荒郊野岭的并没有什么好东西啊,万兴国的国师大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罪恶之书刚才还跟她提了一句,说是对于他的气息感觉有些熟悉。

    这不得不让她多了个心眼儿。

    “我本在游山玩水,突然接到帝都急报,得知近日不断有人失踪,然后又查出了此事与王爷有关,牵扯到了巫蛊之术,身为国师,我自然有必要回来看一看。”

    景瑟点了点头,“那国师可有什么发现?”

    尤光转过身走到刚才猫鬼消失的地方,蹲了下去,捡起了地上的一片叶子。

    “倘若是巫蛊之术那还好说,但是眼下看来,巫蛊之术无非就是一个幌子,淬炼猫鬼化形才是真。”

    景瑟琥珀色的瞳孔锁了一下,淬炼猫鬼吗?

    “如果我的推断没有错的话,那么很有可能有人正在密谋一件大事,想要利用成形的猫鬼来打造一支军队,也是极有可能的。”

    打造猫鬼军队?

    景瑟抖了一下身子,刚才那样一直两米的猫鬼,成群的出现在面前,完全足够踏平一整个帝都城啊!

    “那国师可有对策?”

    尤光笑了一下,“小兄弟似乎对这件事很感兴趣?”

    额……

    景瑟尴尬的笑了笑,“我乃一介郎中,心怀众生,不愿意看见杀戮。”

    “哦?原来小兄弟是一位郎中?”

    “也就是一个游手好闲的郎中,能够让国师都在意的事,恐怕不会那么简单,不知国师对于王爷入狱有何看法?”

    尤光站起身子,视线回到景瑟身上,“郎中也喜欢政事?”

    “啊哈哈,国师您可别笑话我,我这人没别的爱好,就是喜欢打听各种有意思的事情,初来帝都这大城,就遇上了这么多事,草民自然要把握把握政情,以免到时候站错了队。”

    “那小兄弟如何看?”

    “我?”景瑟指了指自己,这家伙不会要给自己下套吧?也不应该啊,她现在就是一个破郎中的身份,这位高高在上的国师大人应该不会有心情和他来调侃吧。

    “国师可曾听说之前的酒馆巫蛊之术?”

    尤光点了点头,饶有兴趣的看着她,他的瞳孔里映满了景瑟的模样,好似只能看见她,其他的一切他都看不见。

    一身男装的景瑟虽不能用倾国倾城来形容,但却也是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尤其是她那张脸原本就透着英气,倒也不能用娘来形容,只能说这位小兄弟长得太过于阴柔。

    但是在国师面前谈阴柔之色恐怕是自愧不如,只不过没人敢这么对国师说话,除非你不想要活命了。

    “那日我恰好刚到帝都,原以为小街所传的都是谣言,找了家酒馆喝酒,没想到却让我看了个正好,如果说王爷是罪魁祸首,那么说书先生的巫蛊之术又是从何而来?在我记忆力好像说书先生说的内容都是不利于王爷的。”

    景瑟说话的神情十分专注,尤光不知不觉便被吸引了过去。

    “国师?”

    景瑟干咳了一声,就算是因旧友,可国师这眼神实在是太过于暧昧了,她好像知道他那位旧友到底是男还是女,她现在是男装,难道他的旧友也是男的!

    !!!

    三个绝大的感叹号出现在她脑海里,国师不会真的有断袖之癖吧!

    想到这里她咽了咽口水,不自觉的往后挪了挪身子。

    尤光回过神,自知失态,但却并没有表露出来,“小兄弟也说了你是初到帝都,对于很多东西你或许不了解,你刚说的不无道理,但是也不能排除反栽赃,这件事并不能作为很有利的证据。”

    景瑟愣神,到底是国师,不能被他表面的亲和给骗了,他的心思自然是异于常人的,不然他也不会是万兴国人人久仰的国师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