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品女天师 第172章 这位兄台

时间:2017-12-22作者:江爱路

    :

    “小姐,这是流云钱庄送来的信。”

    景瑟刚进门,夏荷便小跑了过来,一个黄色的信封,上面写着景儿亲启。

    “她们呢?”

    “小姐放心,春桃姐姐都打发她们去拿东西了,没人看见。”

    自从之前知道秋菊和冬梅是三姨娘和大姨娘的人之后,景瑟便开始提防他们,什么事该让她们知道,什么事不该让她们知道,她都会三思考虑。

    而春桃和夏荷自然也就成了她的心腹,只可惜是两个扶不起的阿斗,论衷心谁都比不过她们,但是论缺心眼儿谁都比得过她们。

    信中景流云明确表示自己愿意接受景瑟的治疗,但是决不能公开,需要保密,他还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最后还附上了一个见面礼。

    这倒是景瑟不曾想到的。

    景瑟将手中的信烧了之后躺回了床上,狗娃子还没有醒过来,她揉了揉他的脑袋,没有连妖孽发病的日子,还当真有些无聊。

    流潼也在闭关,哎呦,这日子,要么两个家伙都吵的要命,要么就像现在这样,两只都躺着一动不动,这真是造了什么孽!

    她叹了口气,两只眼睛看着天花板,脑海里浮现出景流云信中最后一段话,只能默默坐了起来,还是得出去干活,她什么时候才可以继续躺在床上三天三夜?

    景瑟按照信中的指示,来到了一家叫做半碗倒的小酒馆。

    还没进门就已经能够感受到里面热闹非凡,各种嘈杂的声音交织在一起。

    “客官请问……”小二看着一身浅蓝色长袍的景瑟,瞳孔微微一缩,愣神在了原地,虽是一身男装,但是却长得比女人还要好看,肤质细腻,一双含水的眸子格外明亮

    “咳咳咳……不能进?”景瑟轻咳了一声,想要出其不意,那只能小心谨慎,她不仅隐去了自己的气息,而且乔庄打扮,就连面具都取了下来,从没有人见过她的真正面目,所以这是最好的选择。

    只是她没有想到这样的装扮居然能够得到那么大的吸引,刚才在来的路上就已经发现了不对的地方,走过路过的人,都会多看上她一眼,这她哪儿受得了?

    “不是不是,客官里面请,里面请,请问是一位?”小二将手里的毛巾甩到身后,一脸笑意的将她迎进了门。

    “恩,上一壶小酒,加热,一碟牛肉,一碟花生。”

    “好咧!客官您先坐,我去给您上菜。”

    “要说这帝都城中,最为骇人的事件,便是这迷失案件,帝都城中每天都会有人莫名其妙消失,衙门里面失踪的案件都可以堆成山了。”

    酒馆正中间是一个小台子,说书先生正在上面讲得起劲儿,台下的人喝着酒,听着故事别说有多惬意了。

    景瑟的位子正好能够看清台上。

    清瘦的说书先生穿了一身素雅的衣服,年纪略大,一双手真的可以说是完全剩下了一副骨架子,瘦得皮包骨一样,拿着一把扇子,一双眼睛毫无神色,但是在台上面说得比唱得还好听。

    “客官您慢用。”

    景瑟拿起花生米往嘴里塞了一颗,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面,陶罐下面的小火一直燃烧着,温热的酒面上热气慢慢升了上来,香浓的米酒烧味儿弥漫在她的鼻尖儿。

    一面听着说书,一面为自己斟满了一小杯酒。

    “熟知,如此骇人之事居然是某位高权所为,为得是他的一己私利!谋取他人性命,以保全自己,触犯了禁忌,可谓是人神共愤!”

    “对!”

    “说得好!”

    台下面的人听到那句人神共愤的时候,纷纷鼓掌吆喝,就好似自己不这样回应,便也是会遭到一样的人神共愤

    景瑟轻笑了一声,摇摇头,不知是在笑那些人,还是在笑自己,她把酒杯放在鼻尖处嗅了嗅,光是闻着香味,就感觉自己浑身的细胞已经醉了。

    一个没有了自我意识的人在那里为一群有着自我判断的人洗脑,啧啧啧,还真当是有趣。

    景瑟一身男装及其眨眼,坐在酒气熏天的酒馆里,与这群醉汉们形成鲜明的对比。

    “小公子好生面善,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略微浑厚的声音在景景瑟的头顶处响起,她眼皮子一抬,慕寻穿着他天灵剑派的长袍,手里提着长剑站在她的面前。

    他一进门便看见景瑟,因为实在是太格格不入了,宛若谪仙的他坐在一群凡人之中,只一眼便能将人吸引了去。

    “不愧是我的主人,走哪儿哪儿都会成为聚焦点,这小子明显是想和主人您套近乎。”罪恶之书苍老的声音,懒洋洋的想了起来。

    景瑟翻了个白眼,不去理会他,心道自己奈何他也不会将自己与景家那位丑大小姐联想到一块儿。

    可是他怎么就会跑过来和自己搭讪?而且这搭讪的方式好像也有些老套,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如果没有,他下一句大概会说,莫不是这就叫做缘分?似曾相识。

    “在下初到帝都,应不曾与兄台相识。”

    “大概这就是缘分吧,我一进门就觉得自己与兄台似曾相识,颇有几分眼缘。”慕寻也不客气,直接坐在了她的桌边上。

    景瑟笑了笑,顾自己斟酒,在心里斜了斜眼,呵呵,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自大的慕寻嘛?这么自来熟?

    “兄台何不尝尝我这酒,性子烈。”

    “多谢,在下并不喜欢烈酒,酒香醇足以。”

    这人怎么那么碍眼,没瞅着自己不想搭理他嘛!

    台上的说书先生显然已经将气氛炒热,而且也是越说越离谱,什么百具尸体被吸干精血挂在府中,他以为晒鱼干呢!

    “兄台喜欢听书?”慕寻顺着她的视线看到了台上。

    景瑟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闲来无事,浊酒一杯,岂不美哉?”

    她面上虽然是一副坦荡君子模样,实则心里早已将慕寻从里到外骂了个遍!

    不过在听见他下面说的话之后,倒是对他有了另外几分看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