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品女天师 第167章 君天一出事

时间:2017-12-17作者:江爱路

    :

    “小景瑟?”

    “嗯?”

    琴心说说着,突然发现景瑟心不在焉的坐在那里,喊了几声也不见回神,她想着,若是再不理会她,她就要给她招魂了。

    “怎么了?”景瑟回过神茫然的看着琴心,她怎么了嘛?

    “没事没事,因为熙婷双目失明,而且又不会说话,所以景琰才没有过多的计较,但是却相当于直接打入了冷宫,不闻不问,对于景流云也是,丝毫不过问他的事。”

    “双目失明?还不会说话?”

    “对,若是在以前,你那个黑老爹就算是再怎么不待见她,自己的小妾突然发生了这等子事儿,也总会询问一番,结果他就好似没有看见一般,整件事也就成了景流云的说辞,遭遇了山贼。”

    景瑟沉默了下来,她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连串的连锁想法,如果说与埋伏是有人设计,那么害她娘亲早产难道真的是早产?如果一切都是精心设计,那这幕后的黑手可真是心机之重!

    话说回来,整件事最大的获益者是谁?

    她叹了口气,不用想也能够猜到……

    “看来小景瑟心中已然猜到了,还真是应了那句话,清官难断家务事。”

    景瑟冲着琴心眨巴了几下眼,家丑还是不外扬的好……

    从赏金公会出来没一会儿,景瑟便感受到了身后有人跟着,她默不作声的边走边逛,也不着急回去,时不时往人堆里面扎。

    “大小姐是我……陈余……”

    景瑟七拐八拐,穿过巷子,等来人追过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景瑟的踪影,恰巧在这时,景瑟又好似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了他的身后,手中的红釉幻化成长剑,抵在他的脖颈处。

    “陈余!”

    景瑟侧身来到他的面前,果然是君天一的手下,只是他跟着自己做什么?

    “大小姐,您先把这玩意儿收了……”陈余用手点了点红釉,脸上露出了尴尬的事神情。

    “不好意思。”景瑟嘿嘿一笑,这都是条件反射不能怪她,“你一直跟着我做什么?”

    “大小姐,我家主子出事了!”

    和俊王府。

    景瑟跟着陈余用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和俊王府,王府门口已经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两排衙役挡在王府门口,唯恐百姓闹起来。

    “把我的相公还给我……”

    “苍天啊……我到底造了什么孽,要这样惩罚我……”

    ……

    人群杂乱,哭喊声不断,两排衙役的脸上全是无奈的表情,想来他们也是极其不愿意在这里做这份苦差事,时不时还得挨上几拳。

    没一会儿便看见君天一一身藏青色的长袍从府中走了出来,身后府尹大人一直跟着,就算是犯了再大的事儿,他也是皇子。

    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句话就是用来糊弄人的。

    还是那句话说得有理,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在一切还未尘埃落定之时,凡是都要给自己留个后手,决不能断了自己的后路。

    君天一面色铁青,不是因为他被人栽赃陷害,而是在自责,他以为他能够成为一个好的君主,能够给百姓幸福,但却由于自己的自大,害死了那么多人。

    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在看到景瑟的时候,他的瞳孔里才有了些许的变化,脸上却是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如沐春风。

    “你家王爷这是傻了吗?现在这个情况居然还可以笑的那么开心!”景瑟眨巴了几下眼睛,这是什么鬼情况?

    他这罪名可是要杀头的啊!竟然还冲着她笑!

    他不是还要当皇帝造福百姓嘛!难道放弃了?压力太大疯了?

    若是君天一知道景瑟心中所想,不知道会不会直接笑到抽经。

    “大小姐,您就别打趣了,都快急死我了,我们家王爷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而且王爷身体是小姐您治好的,怎么就成了利用妖术了!”陈余急得直跺脚,没看见王爷那是无奈的笑嘛!

    君天一大概很不想见到陈余,什么无奈的笑!明明是看见景儿开心的笑。

    说来也奇怪,城中失踪人口明明是猫鬼干的,怎的突然在君天一府中发现,还有人在皇上那儿参了他一本!

    都说霉运连连,不仅如此,在君天一的王府中更是出现了禁术所用的器材,一连串的东西全部把证据指向了他,就算是知道他为人的人,也不得不顺从民意。

    一切就好像是准备好了一般,顺着一整条路,就是为的今天,将君天一从高位上拽下来。

    因为证据齐全,皇上也没有办法,只能下旨将此事交由刑部审理,大理寺协办。

    听完陈余说的之后,景瑟也是一脸的无奈,争夺皇位之事本来就是个未知数,你完全不知道坐上这个宝座的会是谁,就算是登基前一天确定,也有可能在登基之时换了人。

    “大小姐,这可怎么办?”眼看着自家王爷就要被带走了,陈宇急的直拽着景瑟。

    “我们唯一能做的也只能将幕后黑手挖出来,总不能现在上去劫人吧!”

    “可以劫人吗?哎呦……大小姐您打我做什么?”陈余捂着被打的脑袋,一脸委屈的瞅着景瑟。

    君天一行事作风从不拖泥带水,而且深思熟虑,怎么身边的手下就是个没有脑子的?怪不得会被陷害!

    景瑟瞪了他一眼,“不想害死你家主子就给我闭嘴!”

    陈余乖乖的退到一旁,两人就这样站在人群外面看着君天一上了马车,马车走了以后,依然还有不少百姓在那里谩骂,朝着王府砸东西。

    人往往会相信自己所看见的东西,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眼睛不会欺骗自己。

    皇权之争,既然踏了进去,便知道绝对不会全身而退,兔子急了还要人,看来有人是坐不住了。

    不过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君天承居然真的能够忍受下禁闭,两耳不闻窗外事!

    陈余说完之后,她条件反射的便是加上了好几个问号,人的性子绝不会在一朝一夕就能改的,就算是下定决心想要改,恐怕自己也会忍受不了该死的习惯性,而君天承这样做,更是说明了这其中必定有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