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品女天师 第165章 上了悬赏单

时间:2017-12-17作者:江爱路

    :

    虽然景流云并没有接受景瑟,但是这依然妨碍不了她抱大腿,闲来无事便会往钱庄跑,时长会送一些有趣儿的,好吃的过去,美其名曰关心大哥。

    景琰自然不会约束她,反而时不时给她送一些好东西,免得她把东西都搬去给了老大,委屈了自己。

    但总有那么几个人是不乐意的。

    三姨娘院落。

    “娘,凭什么好东西都给景瑟那个贱人?”景天岚生气的拍了拍桌面,她很是中意今年皇上赏赐的那一批布料,本想着到时候跟父亲讨要,可谁知,景琰在得知景瑟要做衣裳的时候,二话不说便把布料给她送了过去。

    还有那一串菩提子,她看中很久了,这还没有看热乎呢,又落到了景瑟的手里。

    凡是只要有好的,全部往景瑟屋子里送,剩下的才分到他们手中,光是这样想想,景天岚便觉得好气愤!

    难道就因为她是嫡女?

    “而且她这个傻女人还把东西分给那个病秧子!”

    “好了,你就少抱怨几句,一会儿让人听见了多不好。”三姨娘翻了翻旁边的炉子。

    天气一天比一天冷,这屋子里面若是不加个炉子,根本待不住。

    “女儿就是气不过。”

    “虽然景瑟变了,但这脑子总归是同一个,一个脑子不正常,一个终日泡在药缸里面,你还想指望他两做什么?”

    景天岚哼了一声:“还有这个君天一,他根本连女儿的面都不看上一眼!”

    “不碍事,只要你出现过几次留下点印象便够了,至于后面的事就交给为娘,,再说了皇上至今没有封他为太子,必定是心里还没有做好决定,对了,你切记不要去找景瑟的麻烦,凡事要学会忍。”

    景天岚心里满是火气,但也只能点头,忍忍忍!她都快忍出病了!

    如今景瑟是越发的嘚瑟了,她是郡主,是皇上身边儿的红人,又是当朝新科状元的师傅,好事儿全让她给占了!

    景天岚想到这里,嘴里的那口气根本咽不下去,那既然自己不能找她麻烦,别人总行吧!

    赏金公会。

    景瑟坐在琴心的面前,看着手中的悬赏单无奈的摇了摇头。

    “小景瑟你可真受欢迎啊。”琴心吐了口烟雾,摄人心魄的眼眸微垂,赏金单上面景瑟二字不想看见都难。

    赏金公会不仅仅只收收妖怪的单子,收人的单子也接,只看钱,不看事儿。

    “竟然只值这点价钱?”景瑟并没有在意有单子要追杀她,反而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价钱上。

    倘若价格高一点,她可以考虑和掌柜的合作一番,先把钱收到再说,只不过现在就这一点,啧啧啧,太看不起她景瑟了。

    “噗嗤……”琴心轻笑了出来,大概这世上也只有她景瑟会在意悬赏自己的价格了,“小景瑟你不会还想着要赚点钱吧?”

    景瑟给了她一个知我者掌柜的是也得眼神,将悬赏单放在桌上,“可有人接单?”

    “哪儿有人敢接?”

    其实是小厮看见单子的时候直接给撕了下来,交到了她的手中,其他人根本连看都没有看上一眼。

    “你就不想知道是谁?”琴心拿起单子,从上到下又读了几遍。

    景瑟摸了摸狗娃子的脑袋,想让她景瑟死的无非就是那几个人,她也无心去猜,太浪费时间了。

    “有时候真觉得小景瑟太无趣了,若换做是我,定然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

    烟圈萦绕在两人的面前,迷了景瑟的眼,她轻笑一声,“人生要是都浪费在这些事上,那才叫无趣。”

    在明荒大陆的日子越久,她越是觉得自己或许就是这个时代的人,曾记得一切只是自己的一个梦。

    人生本就如一场梦,她自然要一场有趣的梦。

    琴心回味了一番景瑟的话,双眸微垂,她都快要忘了什么是乐趣了。

    终日守在这一间赏金公会,看着进进出出的人和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哪儿还想着要什么乐趣,听她这么一说,心尖儿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挠了一样,烟杆子上面的一个小锦囊晃了晃。

    “对了,掌柜的,说正事。”

    琴心回过神,吸了一口烟一点点吐了出来,烟圈儿缓缓升起放大,消散在空中。

    “嘿,我这赏金公会都专成给你跑腿用了。”

    景瑟抿嘴笑了笑,“那也是掌柜的抬爱~不然,景儿替掌柜的多做几个单子?”

    “若是我还承你的单子,我这赏金公会也该关门了,不过听你这么一说,到是有件事儿或许也只有你能帮忙了。”琴心单手靠在桌子上,一下一下的敲着,微微上挑的眼睛,泛黄的眼珠子闪烁了一下,原本圆圆的黑珠子噌的一下缩成了一条线,就好似找到了什么猎物。

    “哦?什么事儿只有我能帮忙?”

    “小景瑟放心,肯定不会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

    景瑟笑了笑,手指捋着狗娃子的脑袋,“有伤天害理的事儿也轮不到我,不过我倒是越来越好奇到底是什么事了。”

    琴心勾起唇角,“到时候我会告诉你,好了,现在先说你大哥的事儿。”

    “只是提起来我都觉得可惜,那么好一个苗子,说没就没,你家黑老头居然也不觉得可惜?不过也是,对于黑老头来说,有你一个就够了,你还真是集万千宠与一身~”

    琴心自顾自的在那里打趣景瑟,要说起景琰,宠起女儿来真是个奇葩,就算是爱屋及乌,但他这的确是太过于偏心了。

    景瑟其实也很想知道这其中到底是什么缘由。

    “当年景流云带着他的娘去相国寺祈福,回来的路上遇见了逮人,他为了救自己的娘,受了重伤。”

    景瑟点头,这事儿她听春桃说过,要说景府小道消息,一个春桃能顶好几个。

    “只不过,这都是众人听到的说辞,也就是景流云的一面之词,然并非如此。”

    景瑟疑惑的抬起头,一时没能理解她其中的意思,什么是他的一面之词,莫不是这背后还有重大的隐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