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品女天师 第164章 长生歌

时间:2017-12-17作者:江爱路

    :

    景流云诧异的看着景瑟:“景儿你……”

    “嘘……”

    景瑟抬起另一只手,做了一个安静的动作,神情严肃下来,纤细的手搭在他的手腕上,指腹感受着脉搏的跳动。

    脉搏看似无异常,跟其他生病的人一样,十分虚弱,普通大夫定然会说是因为伤了元气,导致的气血不足。

    “近日大哥可有感染风寒?”

    因为景瑟的认真,所以景流云根本不敢再发出其他声音,就连夏荷也是站在一旁,生怕弄出其他动静。

    “嗯,前些日子还请了大夫,是有感染风寒。”自己这个妹妹居然还会把脉?景流云不得不多看了几眼景瑟。

    他依稀记得当年那个痴痴傻傻的小女娃娃,成天追在一群人后面,跌跌撞撞,不断的被使唤来使唤去。

    然而眼前,女子蓝裙相衬,姿态娟秀,宛若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蓝莲花。

    景瑟眉头微蹙,在听了他的话之后,琥珀色的瞳孔明显晃动了一下。

    “有何不妥?”景流云长年经商,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自然是谙熟商道,尤其是这个识人看眼色,早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即使景瑟的眼神只是发生了略微的变化,他也能在第一时间看出来。

    景瑟放下他的手,“大哥可信得景儿?”

    “景儿有话便直说。”一道赏金公会令牌,已经是让他吃惊,自己的这个妹妹绝对不简单,不过要说信与不信,他自己也不知晓,凡事都要留一手,只不过他能从景瑟的眸子里面感受到她的那份真诚。

    虽说无奸不商,但是他景流云却也相信,眼睛是人最不会说谎的地方,

    “若我说大哥这病能治?”

    “小风寒不碍事,景儿也无需紧张。”景流云眉眼舒展开,惨白的脸上没有半点血丝,纯色干燥,任谁一看都知晓身患绝症,与之前的君天一相比恐有过之而不及。

    “大哥,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景流云通体发黑的眼珠子缩了缩,随后便笑了起来,有点像是冬日的一抹暖阳,想要温暖世人,却无能为力。

    说来也奇怪,景家几兄妹,除了景瑟,其他人的眼珠子都是黑溜溜的,唯独她不一样,琥珀色,别有一股异域之美。

    景瑟被他的这一抹笑刺痛,本是一个多么骄傲的人,如今却不得不放弃置于幕后。

    “我很好,谢谢景儿。”景流云忍着身体的微颤,他的身体他自然知晓,谁不希望自己身强体健,只是他不想好,也不能好,这是他的承诺。

    “大哥,你……知道?”

    景流云只是笑了笑,并不说话,景瑟无奈只能摇了摇头,这就让她更加不明白了,大哥这是为何?

    “可是……”

    “景儿,富贵在天,生死有命,我从未奢求什么,只想一世平安。”景流云打断景瑟的话,“谢谢你还记得我这个大哥。”

    “大哥……”景瑟头一次感受到什么是如鲠在喉,什么叫做生死有命,从未奢求?

    她只知道,人活一世,命由己。

    “大哥!你想要的一世平安是什么?”

    “日复一日,直至终老。”

    “那你可曾听说过,我命由我,不由天。”景瑟神情自若的看着景流云,她能清楚地看到他那双漆黑的眼珠子里面泛着得精光,那是一种由本能产生的波动情绪。

    景流云不曾想到自己的这个妹妹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也是,她本就是一个不凡之人。

    他又何曾不想掌控自己的命运?

    “谢谢景儿,大哥无憾。”

    说了半天,人家景流云丝毫不领情,景瑟也只能打住,恐再说下去会惹得他不快。

    “既然大哥心意已决,景儿自然也是听大哥的,但倘若某一天大哥突然改了心意,景儿定会全力助大哥痊愈。”

    “痊愈……?”

    景瑟点点头,景流云明显身子在颤动,是因为激动?

    似察觉到了什么,景流云深吸一口气恢复了平静,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要痊愈何来容易?

    他心里一阵苦笑,就算是痊愈了,那又如何?

    “不过大哥,这是我研制的清风丹,虽不是什么救命良药,但是却可以清热解毒。”景瑟斟酌之后还是将连夜赶制出来的丹药交给到了他的手中。

    景流云疑惑了一下,正想开口就听见景瑟继续说道:“大哥,长年在外经商,您应该知道,时间久了人心会变,或许是时候动一动府中的人了。”

    他不解的望着景瑟,并没有明白她的意思。

    景瑟环顾了一下四周,压低声音,“这件事我觉得大哥还是有必要知晓的,刚才把脉时我发现大哥的脉象的确是风寒,但是细测,又发现其中有古怪,如果景儿没有弄错,这是一种慢性的毒,名唤长生歌。”

    长生歌,很讽刺的名字,长生。

    每日只加入一点分量,服上个几年都不会被人察觉,刚开始可能还会觉得自己身体健朗,但是久而久之,便会发生变化,一点点侵蚀五脏六腑,类似风寒,之后会加重,但不会很快伤及性命,只会慢慢折磨,光是想想,都觉得瘆得慌。

    看似长生,实则痛不欲生。

    景瑟其实也并不知道,若不是罪恶之书告诉她,她也叫不出名字,只知景流云得病绝不简单。

    慢性毒……?

    长生歌……

    景流云心头一颤,他是怀疑过中毒,只是自己一直没有得到印证,连一个废人都不放过吗?呵呵,他轻笑了一声,心头的苦涩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他死不足惜,只希望他爱着的人能够平安一生。

    “多谢景儿。”景流云扶着桌面站了起来,并没有收下她的清风丹。

    “大哥,景儿先行告退,今日之事,景儿定会守口如瓶,也请大哥放心,无论何时何地,您都是我大哥,只要您一句话,景儿定会随时相助。”

    景瑟轻抿了一口茶,微苦,却回味无穷,为了能够抱住金大腿,自己可是连脸都不要了,怎么煽情怎么来,她能感受到景流云心里的微妙变化,看来她也有必要去调查一下当年的遇刺一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