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品女天师 第133章 物是人非

时间:2017-11-14作者:江爱路

    “对不起。”凉秋回过神,立刻从高罕的怀里抽身出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高罕挠了挠头,自觉尴尬得嘿嘿笑了两声,“没事没事,师傅说了让我照顾好你。”

    原本眸色似水的凉秋面上顿时沉了下来,眉头皱起,“师傅师傅!你除了师傅你还会什么!”说完便转身朝前大步走去,就连药xiang zi也丢下不管了。

    “诶?凉秋!”高罕被凶的莫名其妙,拿起地上的xiang zi就追了上去,“你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做除了师傅还会什么?我还会吃饭睡觉,上山找药啊!”

    冒着粉泡泡的气氛瞬间天寒地冻。

    “你不要跟着我!去找你的师傅去!”

    “是师傅让我来找你的……”高罕委屈的紧跟在凉秋的身后,她快,他也快,她慢,他也慢。

    “你!那你就更不要跟着我了!”凉秋气愤的跺了一下脚,师傅师傅师傅!听得她头都大了!

    高罕闭上嘴巴,小步子跟着凉秋,他还是没有弄明白凉秋到底生得什么气。

    自己好歹也是城主的儿子,自己招招手便是无数mei nu,当然除了师傅,师傅是他崇拜得人,完全不分性别,但是凉秋这真真的女子,他是头一次碰上。

    她也不像其他女子那样撒娇,一直很认真的对待每一件事,每一次看诊都十分严格,一点儿也不像个柔弱的女子,他虽然第一次见到她便知道她脾性不小,可是今日才发现,她这哪儿是小,分明就是脾性大的可以!

    高罕是越想越委屈,自己啥也没干,好心关心她,结果却是被骂了一通……

    “诶?你去哪里?那儿不是灾民区啊?”他正想着事儿呢,就看见凉秋往另一条小路走过去,他记得那里是通往山上的,见凉秋没有理会他,他便跟了上去。

    穿过茂密的杂树丛,是一片相对比较开阔的小平地,几块大石头随意零散在那里,凉秋挑了最大的一块石头坐在上面,高罕到的时候就看见一个落寞的背影。

    他正抱怨着路上的树枝出来太多,要不是护着脸,没准就要破相了,抬头便看见凉秋顾自己一个人坐在石头上面,时不时吹来一阵凉风,将她的头发吹起,裙脚边上面沾上了不少泥。

    秋风萧瑟,这背影十分应景,一肚子的火气也在这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反倒多了几分心疼,女子本应有美好的生活,却选择了从医,还要经常面对各种各样的病患,换做他他可接受不了,尤其是这一次瘟疫,灾区的恶臭味,自己只要一想到,还能感觉到胃里面在翻江倒海,而她却是能够镇定自若。

    她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姑娘?

    高罕眨巴了一下眼睛,时而俏皮,时而严肃,时而温婉,时而暴躁,好难琢磨啊!怪不得他们都说女人是最善变的!

    “你打算在那里站到什么时候?”

    “啊?”

    正看得出神的高罕,突然听见凉秋的声音,一时之间竟然忘了说话,秋日的阳光格外清爽,满地泛黄的落叶,凉秋侧过脸,光影交错,他好像看上瘾了。

    “一直盯着我做什么!”

    “没什么,嘿嘿,坐在石头上不凉吗?”高罕侧过脸,在凉秋看不见的地方,脸颊上漂浮起两团粉嫩。

    凉秋见他不看自己,无趣的转过身子,抬头看着参天的大树,只见一片落叶正好飘在她的面前,她抬起手轻轻抓住叶子。

    如果有来生,她一定要做一棵树,日日夜夜守在同一个地方,四季交替,让他爱上四个自己,轮回不断,陪着他从这辈子到下辈子,再到下下辈子……

    “凉秋……?”高罕恍惚了一下,只觉得面前的好像哪里有点奇怪,凉秋的身子怎的是透明的?

    “嗯?”凉秋回过神,将叶子松开,任它落到地上。

    高罕揉了揉了自己的眼睛,凉秋还是凉秋,“没事,只是觉得这样的你很美,美得让我一不开眼。”

    大概是自己被阳光刺到眼了,才会看花了眼,哪有人会是透明的!

    这要是说出去,廖少怀都该笑话他了。

    不过他却也被自己说出来的话吓了一跳,他虽然喜欢调侃漂亮姑娘,可是对于凉秋,他总是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惊走了这一只蝴蝶,然而就在刚才自己居然赤果果的表露了自己的内心。

    他偷偷抬眼朝着凉秋的方向看了过去。

    凉秋背朝着太阳,高罕一时看不清她的表情,见她没有说话,以为是自己登徒子的形象吓到她了,“那,那个我没有别的意思。”

    “那你愿意跟我离开这里吗?”

    “啊?”

    高罕眼睛瞪大,挠了一下脑袋,是他听错了吗?

    “你愿意跟我离开这里吗?”凉秋再一次开口,声音清冷,没有任何的温度。

    “算了,当我什么都没说。”

    还没等高罕缓过神,她便直接阻止了他,只见她从石头上跳了下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走吧,该回去检查了。”凉秋走到高罕的身边,拿过他手里的药xiang zi,看了他一眼便朝着原路走了回去。

    直到脚步声消失,高罕才回魂,刚才凉秋问得问题一直在自己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你愿意跟我离开这里吗?

    她的意思是让自己跟着他私奔?

    可是又说当她没有说过!

    啊,自己这是怎么了!

    只要碰上她,他就感觉自己智商的确降低了不少,不是被说的说不出话来,就是被她莫名其妙整的迈不开步子,没错,就因为刚才的一个问题,吓得他一时之间忘了怎么说话,忘了怎么走路。

    才以至于自己一直杵在这里一动不动。

    真的要被自己这种受虐倾向给弄疯了!高罕猛地抓了几下自己的脑袋,然后才离开原地。

    凉秋折下路上的树枝,叹了口气,花谢花会再开,可是开的还是原来的那一只朵吗?

    曾经有一个人问她,愿不愿意跟他一起离开,自己奋不顾身,可回过头才发现,一切不过是做了一场梦,梦醒了,他走了。

    为什么要徒留下她一个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