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品女天师 第130章 鸳鸯乡

时间:2017-11-14作者:江爱路

    笼罩在黑夜之下的天湖乡分外静谧,侧耳聆听,似乎还能听见细碎的水流声。

    景瑟坐在树上,仰望着天,看不见星星,虽然控制住了疫情,但是却丝毫不能消除这层瘴气,没有阳光和适合的空气,根本不能彻底解决问题。

    “真是该死,关键时候这家伙又不出现!”

    “平日里一到晚上就躺床上!果然还是一只色胚子!”

    “哼!死狗!蠢狗!混蛋妖孽!”

    一只腿悬挂在上面,不停地晃动,手里不停地撕扯着树叶,扯下一片,骂一句,撅着嘴巴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忽然一阵清风由下而上,树底下的落叶全部迎风而起,吹乱了她的发丝和衣裙,景瑟坐直身子,揉了揉眼,鼻子尖一股子温润熟悉的味道蹿了进来。

    “生气会影响肉质的。”

    天旋地转,她还刚想开骂呢,就已经被人抱起,落入了一个结实的胸膛,琥珀色的瞳孔对上蓝幽幽的眸子,四目相对,泛着蓝光的瞳孔,犹如浩瀚的大海,没有波澜,深不见底。

    半银半黑的长发飞舞在空中,大红色的袍子随意得披在身上,露出白皙的双足,脚踝上面的铃铛叮当叮当,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像是黑夜中的精灵在吟唱。

    景瑟还在愣神时,只觉得自己唇上一阵冰凉,连域的脸则是扩大了好几倍,铃铛摇晃的频率慢慢加快,一声一声的叮当,穿过树叶,穿过林子,越过湖面,横跨过整个天湖乡,直冲云霄,音波震荡开,化为天上最亮的星辰。

    “味道依旧鲜美。”

    连域不舍的离开景瑟的唇瓣,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双唇,回味着她的甜美,意犹未尽。

    “你!你!果然是个色妖孽!”景瑟脸颊上浮现出红晕,听见他这般不着调的语气,瞬间就炸毛了,然而连域却是一片茫然,色妖孽是什么?

    能吃吗?

    景瑟心里头真是日了狗一般的操蛋!

    被他占了便宜不说,这家伙还给她装傻,这让她不得不联想到他以前一系列的萌态,是不是都是装出来的!

    连域看着她粉嫩的脸蛋,下意识的又亲了上去,吧唧一口,因为夜晚的静谧,这一声吧唧嘴格外的响亮。

    “喂!你给我适可而止!”景瑟擦掉脸上的口水,怒瞪他,“当心我拔了你的狗毛,把你给烤了!”

    “我的肉不好吃。”

    连域一本正经的告诉她,还捏了一下自己手腕,很瘦,却很又弹性,他又捏了几次。

    “……”景瑟一头黑线,这家伙的脑回路到底是什么样的!

    “喂!为什么你这几天都没有出现?”

    她一把拍掉他的爪子,看着就不顺眼。

    连域反手抓住她纤细的手腕,将她再一次拉近,“食物这是想我了?”冰凉的薄唇突出温润的气息,带着一股清香,迎面扑到景瑟的脸颊上。

    景瑟咽了一下口水,对着他眨巴了一下眼,果真是个该死的妖孽。

    “嗯?”

    连域的食指挑起景瑟的下巴,勾起唇角,喉咙里面xing gan的发出声音。

    “屁!谁会想你!要不是你会瞬移这功能,谁稀罕!”景瑟一开脑袋,冷哼到,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神经病。

    也对,妖嘛,自然是和人不一样。

    “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发挥你的作用,带我去我想去的地方。”

    见到女子生气俏皮的模样,连域一个没有忍住噗嗤笑了出来,这样的食物,他也喜欢,肯定是酸酸甜甜的,他抬起手轻轻点了点她的鼻尖,蓝色的瞳孔发出幽幽的荧光,刹那间光晕扩大,将两人包裹其中,连域紧握住她的手,心意相通,周围的一切开始发生变换,树木,房屋开始倒退,一点点勾勒出景瑟脑海中的地方。

    鸳鸯乡。

    “到了?”

    嗅到空气味道的变化,景瑟睁开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一块石碑立在两人边上,上面赫然写着鸳鸯乡三个字。

    鸳鸯乡与天湖乡虽然同处于青山绿水,不过这里却是一半红一半绿,十分的明显,长春的树就长在一边,随着四季变化的树,便在另一边,此时深秋,红了枝头,空了树,倘若从空中望下去,便能明显的看见一条分割线。

    而鸳鸯乡的名字也有一半是来源与这里。

    曾经这里不叫鸳鸯乡,而是叫做翠屏乡,那时候的翠屏乡四季如春,不论哪个季节,满山都是绿,直到有一天,突然来了一对夫妻。

    他们背井离乡选择留在这里,妻子生的貌美如花,任谁看了都忍不住多看上两眼,两人十分恩爱,妻子靠刺绣为生,丈夫则办了一个私塾,专门教书育人,乡里人也十分喜欢他们。

    只可惜好景不长,妻子的美貌在十里八乡全部传开,再一次外出时,被土匪绑走,丈夫拼了命去救妻子,两人最终双双未能躲过这一劫。

    相传两人誓死抱在一起,怎么也分不开,而且在一天夜里突然尸体突然消失,只不过在他们家的院落中却是多了一对鸳鸯,在之后没人再见过那对鸳鸯,而且也是在那一年开始,山林开始发生变化,而这变化的交界处,便是他们最后的遗留之际。

    从此翠屏乡改名为鸳鸯乡。

    空气中漂浮着恶臭味和天湖乡很像,却也有一丝微妙的不同,景瑟走在鸳鸯乡的小路上,却发现这里的灾情似乎并没有天湖乡那么严重,而且君天承的人居然丝毫不怕疫情的传染,驻扎在这里,这是她断然没有想到的。

    “这是妖毒?”景瑟带着连域停在一个院子里,屋子里面躺着好几个人,都是感染了疫情的病人。

    连域不悦的皱起眉头,这味道真是扫了他的胃口,估计自己会有短时间消化不良,“很熟悉的气息,但是却想不起来。”

    “嗯?”

    “嗯。”

    “……”你妹!

    连域赤足行走在石板路上,手指划过空气,在鼻尖嗅了嗅,瞳孔发出蓝盈盈的光,这味道自己很是不喜欢,就好像是与身俱来的,但是自己却又说不出所以然。

    他是不是忘了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