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品女天师 第125章 妖毒

时间:2017-11-14作者:江爱路

    出了柯家镇的地界是一片竹林,是途径天湖乡的必经之路。

    参天的竹子遮住光亮,不知道的还以为现在天还没有亮,小毛驴顺着路哒哒哒走在泥地上,两只贼溜溜的眼睛盯着前面晃荡着的胡萝卜,全然不顾蹄子下面的石头。

    “师傅,我们怎么走了这久,还没有穿出这一片林子?”高罕撅着嘴,抱怨了起来。

    “年轻人这么沉不住气?”

    高罕的心里是当真万马奔腾,又望了望骑在驴背上面悠哉悠哉的景瑟,您这样,驴乐意吗?

    “师傅啊!你骑着驴,我只能走路!要不咱俩换换?”

    景瑟忍着笑,故作严肃,“这才是师傅给你出的一个题目,这么快就坚持不了了?”她摇了摇头故作可惜。

    “诶?”高罕停下身子,回味了一下景瑟的话,瞬间跟打了鸡血一下,加快脚上的步伐,追了上去,“师傅!我来了!”

    他可是发了誓要跟着师傅闯荡江湖,降妖除魔!

    “嘘!”

    只不过他才跑了没几步,就发现小毛驴已经停了下来,景瑟抱着狗娃子全神贯注的打量着四周,示意他不要发出声音。

    “师傅,怎么回事?”他小心翼翼的靠了过去,咽了咽口水压低声音,顺便扫了扫四周,顿时安静下来的林子还当真是弥漫了一层阴森的气氛。

    青竹的树叶沙沙作响,空气中夹杂着一股潮湿的泥土味道,时不时听见几声呼呼的声音。

    “不要动。”景瑟把高罕拦了下来,在空气中嗅了嗅,“你没有闻到味道?”

    一股不可描绘的味道,总之很腐烂很腐烂。

    “什么味道?”

    高罕探出鼻子嗅了嗅,没有闻到啊。

    景瑟翻了个白眼,“啧啧啧,你看看你第二关就不合格,深处山林,就应该多多观察,你倒好,跟个出来野游似的。”

    这股常人嗅不到的恶臭味,隐隐约约漂浮在空中,说明他们距离瘟疫越来越近。

    倘若这瘟疫是靠空气来传播的话,那么问题会更加复杂,只不过她想不通得是,空气传播,却只局限在这一圈附近,呵呵,看上去倒像是有人刻意为之,亦或是妖。

    高罕虽然是个吊儿郎当的性格,不过内力应该不差,照理说也应该能嗅出空气中的不同,只不过看着他那一张满脸茫然的模样,她也就不再奢求什么了。

    “呐,把这颗药丸吃下去。”

    景瑟从腰间的小不布袋子里面掏出了一颗棕色的药丸,高罕二话不说塞进了嘴里,“嘿,你小子也不问问是什么?就不怕我把你卖了?”

    “嘿嘿嘿,又卖不了多少钱。”

    景瑟刚想夸他有自知之明就听见他说,“主要我知道师傅舍不得。”

    呵了个呵。

    果然是高看他了。

    竹林很大,而且越往里面走,越觉得阴森,一薄薄的瘴气升了起来,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普通的竹林。

    “师……师傅……这里怎么这么恐怖?”高罕跟在小毛驴的旁边,身子朝着它靠了过去,小毛驴见状又往旁边挪了挪,他又靠了过去,驴又挪开,一人一驴一个躲一个追。

    突然右边的树丛中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响动,吓得高罕整个人直接跳出了一米远,他紧张的指着那里,眼睛看着景瑟,“师,师傅,什么东西?”

    “可能什么野兽吧。”

    “啊……”

    “啧啧啧,就这胆小的,怎么跟我混?去,你去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景瑟捏了捏狗娃子的耳朵,挑眉示意高罕过去。

    “什么?”高罕掏了掏耳朵,以为自己没有听清楚,“师傅你说什么?”

    “你看,这里就你一个男的,不是应该冲锋在前。”

    景瑟一脸认真得看着他,朝他点了点头,唇角上扬,“是时候表现你自己的时候到了。”

    狗娃子抬起了脑袋,蓝色的眸子转悠了一下,“恶心。”然后把脑袋埋进了景瑟的怀里,到底还是她的食物味道比较好。

    茂密的树丛响动比刚才更加大,树枝也晃动了起来,高罕屏住呼吸在景瑟的注目下一点点朝着那里靠过去。

    老天保佑!千万不要是什么恐怖的东西啊!

    “回来。”

    景瑟忽然呵住了高罕,从小毛驴的背上跳了下来。

    高罕几乎都没有通过大脑的反应,而是身子直接朝后跳开,景瑟忍不住夸赞他,居然还有这样的本事。

    直接一个黑影从树丛中摔了出来,一身破烂的衣服,或者只能说是几块破布遮掩着身子,露出在外面的皮肤不忍直视,很脏,还有很不少地方已经开始溃烂。

    “小罕退后,他身上又瘟疫。”

    “天!怎么会这样?”高罕躲在景瑟的身后,眼神中满是忧虑,“师傅,瘟疫怎么让他变成这样。”

    “救……救我……啊……”那人幽幽的开口说了一句话,又开始浑身不住地抽搐,手和脚不停地抓着自己的身上,原来身上的抓痕全是他自己抓的,“救我……啊……好难受……好难受……”

    “师傅……”

    高罕看着他在地上打滚实在不忍看下去,拉了拉景瑟的衣角。

    “流潼。”

    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景瑟才会一本正经的叫流潼的全名。

    听见叫唤的流潼一个化身,变成了一个穿着肚兜的大胖小子,“天哪!”

    不知怎么滴,景瑟见他这惊讶的模样,让她想起了小岳岳的经典动作,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

    “好了好了,你别叫天哪了,还不赶紧给我瞅瞅,这是什么瘟疫,怎么如此吓人?”说这是瘟疫,为什么她觉得更像是被什么病毒侵入了,这模样看上去和丧失差不多,不同的是,他们还有意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也会咬人。

    “啧啧啧,好猛地妖毒!”

    “妖毒?”

    流潼光秃秃的脚丫子踩在枯树叶子上,犀利的眸子和他此时的身形完全不搭,男人痛苦的挣扎在地上,因为被自己抓破而流出的血液沾染在周围的植物上,瞬息之间,植物全部枯萎,化成灰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