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品女天师 第109章 获救

时间:2017-11-14作者:江爱路

    “我这是怎么了?”景瑟揉了揉太阳穴,在春桃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xiao jie……”

    “好了好了,不哭不哭,我们春桃姐姐哭的都变丑了。”景瑟还没有缓过神呢,春桃已经开始抱着她哭起来了,她从来没见过这么爱哭的女孩子,脑壳都疼了。

    春桃委屈的点点头,总算是找到xiao jie了,不过怎么跑出来一个小娃娃,这是什么情况,唔……难道春桃见鬼了?

    还,还是……其实这小娃娃是xiao jie的私生子?

    这一个想法蓦地冒了出来,吓得春桃抱紧了怀里的景瑟。

    “我一直昏迷到了现在?”听完君天一的话,景瑟瞪大了眼睛,不对啊,她明明在那个山洞里来着……怎么会是一直昏迷到现在?

    “突然就跟着了魔一样,死命的盯着那颗珠子,然后直接倒在地上,害我拖着你走了好久!”流潼一脸嫌弃的翻了个白眼,比猪还重。

    “我记得我明明被困在了一个山洞里!”这不应该啊,她看了看手里的珠子,珠子已经没有了光,冰冰凉的,完全变成了一颗普通的珠子。

    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在景瑟身上,谁都没有觉得旁边多了一个家伙出来有多么怪异。

    当然君天一除外,在他知道景瑟的下落之后便飞快的赶了过去,但是就看见一个小胖娃娃努力的拖着景儿在林子里面四处转悠,下意识的以为他要对景儿不利。

    正所谓不打不相识,他现在已经完全免疫了。

    可是其他人就不一样了,在冷静下来之后,整个院子里面响起了尖叫声。

    景瑟叹了口气,决定忽视他们的惊讶,抬头朝着君天一看过去,而君天一也是在第一时间读懂了她的意思,“那里是皇家禁地,没有得到允许谁都不能进去,擅自进去可是大罪。”

    “哦?”

    “就在我带你离开之后,禁卫军正好换班回来,也就是说如果你当时还在那里,那么现在你应该直接被达到了天牢,一切十分的完美。”

    啧啧啧,真是煞费苦心,“那么,和俊王爷是知道些什么了?”

    “我说过,叫我天一就好,是君天芯。”

    君天芯?

    就知道这丫头不会还怎么轻易就放过她,看来也要给她准备一份大礼呢,总不能失了礼仪。

    “多谢王爷救命之恩。”

    “我的命都是你救的,这点事完全不用放在心上。”既然她执意叫他王爷,那就随她的便吧。

    这个君天芯真是没有分寸,禁地可是下了死命令的,若不是他及时赶到,恐怕自己也没有十足的办法来救景儿了,真是该死。

    龙有逆鳞,其他事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唯独这件事不能就这样算了。

    “小,xiao jie,这个娃娃是谁?”春桃拿着手戳了戳流潼肥嘟嘟的脸蛋。

    “我的式神,今天发生的事切记谁都不可传出去。”景瑟随意糊弄了一下,抓起流潼,给他使了个颜色,便一把把他抛了上去,只见他瞬间化成了一缕青烟消失在空中。

    “哇……”春桃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家xiao jie,太帅了,不过式神是个什么东西?

    “好了,今天的事害大家忙活了,改天景儿定会找机会好好请你们吃一顿好的,天色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不然一会儿太后该着急了。”

    “那君天芯……”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景瑟丢下一句话便带着春桃离开了十八皇子的院子。

    小十八一副茫然的看着景瑟的背影,又不明白的朝着君天一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小十八你今天可是最厉害的,要不是你八哥我也找不到你景儿姐姐,不过你要记住,今天发生的事谁都不可以说,包括你的母妃和父皇,至于别的,什么都不要过问,就算做今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他一口气说完,停顿了一下,又想到什么似的转过身子吩咐了陈余几句,“一会儿把我那儿收藏的小黑xiang zi带过来,从封地带回来的新鲜玩意儿一直没哟视带过来给小十八。”

    小十八眨了眨眼睛,乖巧的点了点头,目送君天一离开,心里叹了口气,大人的世界啊,虽然只用这么点东西来hui lu我,不过看在景儿姐姐的份上,他就勉为其难答应了吧。

    自从上一次景瑟替他说话,君天芯事后说他无用之后,他便彻底倒向了景瑟,小孩子很好糊弄的,谁对他好,他就喜欢谁。

    不过也不是所有小孩子都这么好糊弄,他君天策就是个例外,至少他能感觉到谁是真心的,谁是假意的。

    别看他总是惹事儿,他可是比谁都机灵着呢。

    君天芯得到宫女的汇报,气得把手里的杯子狠狠的砸了出去,该死!

    这个该死的景瑟她怎么有这么好的运气!又让她给躲了过去!

    “公主殿下,您消消气,千万别伤了身子,这一次是她运气好,路上遇见了八皇子,不过只要她在宫里一天,咱们就有别的办法能治她。”

    君天芯听完宫女的话,深吸一口气,坐了回去。

    “哼,这次算便宜她了!”

    一旁的宫女替她倒了一杯水,递过去,“公主殿下,您不觉得皇后娘娘这病十分蹊跷吗?昨儿个景大xiao jie送了个东西过去,今儿就病上了。”

    “可是东西所有人都拿了,包括我也拿了。”

    “是的,可是公主殿下您忘了,每个人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而且,就您的和皇后娘娘的是她景瑟特地准备的,这其中就不会有点什么?”

    “你的意思……”君天芯心中恍然,她怎么就没有想到,若是把这件事嫁祸到景瑟的头上,这下还不有她好看的!

    一直躲在屋顶上偷听的景瑟,无奈的摇了摇头,本来想在她水里加点泻药就算了,可谁知让她听见了这么打一个阴谋。

    自己这是招惹她什么了?就这么巴不得她景瑟消失?

    不过既然她想把这件事嫁祸到她身上,那她就如了她的愿,她景瑟可从不白白的背黑锅。

    君天芯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她岂能什么都不做,在一旁看着戏?

    再说了,装出来的怎么看都是假的,哪儿有真的来的真实。

    景瑟某了某腰间的玉佩,脸上露出一抹笑意,这是一个好的夜晚,天上看不见一颗星星,漆黑的让人背后毛骨悚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