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品女天师 第093章 国师

时间:2017-11-14作者:江爱路

    景瑟站在众ren mian前,丝毫没有露出胆怯,鹅huang se的长裙,绣着海棠薄纱的腰带,勾勒出她纤细的腰,英姿挺立,整个人如同散发着亮光。

    这还是那个胆小,无用的景大xiao jie吗?

    “大xiao jie说的没错,二公主您多虑了。”慕寻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呵呵,之前自己被她装傻骗了,倘若现在自己还没有认出来,那傻的可就是自己。

    那天她挡在女妖面前的那股子霸道劲儿,他一辈子都忘不掉。

    唯一让他觉得不爽的便是,自己有这么不堪?居然被她直接扔在了荒郊野外!而且对象还是自己的未婚妻!

    还是说她一早便认出了自己,所以故意为之?想到这里,慕寻的心里便十分不畅快。

    他似乎忘了,他们之间的婚约早已经作废。

    慕寻的出场,是众人始料未及的,就连景步彤也没有想到,她下意识的便站了起来。

    “谁不知道景家和慕家的婚约,你说的话不可信。”君天芯不屑的扫过慕寻,他不是和景色接触婚约了吗?这会儿怎地帮着说话了?

    “哈哈哈,难道都没有我们老一辈说话的份了吗?”一道洪亮的声音从宾客席位上传来,高剑越拿过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就知道这酒喝起来不带劲儿。”

    “洛城城主。”

    “微臣参加皇上,太后,祝太后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老高我就是一莽夫,话只能这么糙,还望太后恕罪。”

    “得了把你,还老人都来了?那哀家岂不是成了老不死的?”

    “嘿,太后,这可不是微臣说的,您别记我头上。”

    太后抬手摆了摆,不和他计较,“来,你这个老人好好说说。”

    高剑越摸了一把自己的大胡碴子,“老高我可直说了,景大xiao jie是我城主府的救命恩人,你们谁要是对她有意见,那就是跟我整个洛城过不去。”

    众人哗然。

    景大xiao jie居然有这能耐,况且,高剑越是谁,就一头牛,他要是认准的人或者事,脾气上来了,皇上都不管用。

    “还有这等事?”皇上疑惑的扫了眼景瑟。

    “微臣还能骗皇上不成?”

    “皇上,是城主大人夸大了,其实景儿也没做什么。”景瑟虽然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保不住了,可是没想到会如此高调出场。

    她的法师身份曝光的话,恐怕在座的人今天都要失眠了。

    “反正你就是我老高的救命恩人,今天我倒要看看谁还敢出来如此胡搅蛮缠。”高剑越这急脾气才不管这么多,立马便开始耍起无赖。

    “够了,今天是哀家的生辰,哀家若是再不发话,你们是不是还要继续闹下去?”太后一拍桌案,拉下脸,神情严肃,语气完全不似刚才的温柔。

    “太后息怒。”空中传来一道温润的声音,随后众ren mian前晃过一个浅绿色的影子,“如此良辰美景,莫要伤了肝火。”

    “国师!”

    “尤光……?”

    尤光翩然从天而落,浅绿色的袍子受到阻力漂浮而起,直到他脚尖着地,衣摆才安稳的贴回到他的身上,尤光依旧是眯着双眼面露微笑,两个月牙儿挂在脸上,“微臣来迟,还望太后恕罪。”

    “国师能够前来,哀家已是十分高兴,何罪之有,赐坐。”太后见到尤光之后,整张脸都笑了,从眉眼都笑到了腮帮子去了,嘴都合不拢。

    “这是微臣特地为太后取来的天山雪灵果,有延年益寿的效果。”尤光摊开左手手掌,绿光乍现,一个小木盒子浮动在掌心,他轻微移动,盒子便朝着太监总管的方向飞了过去。

    “国师来了就好,还带什么礼物,快快入座。”太后看到小盒子的时候,眼睛都放起了亮光,不过嘴上的面子功夫还是要有,其实自个而在听到延年益寿的时候,早就乐开了怀。

    “国师居然来了。”

    “对啊,都有好几年没见着国师了吧!”

    尤光的出现,把现场所有的焦点全部拉了过去,刚才景瑟的那一出就好似从未发生过一样,他们都跟说好了一般,全然当做没有发生过。

    景瑟回到座位上,看着坐在皇帝右手侧的尤光,大脑嗡嗡的作响,他居然是国师?

    君天芯冷哼了一声,便宜她了!

    尤光半眯着眼,倚靠在位子上面,一张脸上保持着他的微笑,然而却没有任何的亲切感,反而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不过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景瑟的身上,景瑟坐在景琰的旁边,被他那一道炽热的视线盯的浑身不舒服,挪了挪身子,侧过脑袋,自己不看他不就好了。

    景瑟抬眼看了看夜空,心里长叹一口气,自己净碰到这些神奇的人!难道穿越还改变了自己的体质。

    她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可不是吗,自己的体质的确被改了,这都不是她原来的身体了……

    狡犀利的眸子闪烁了一下,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尤光,他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感觉,但是他的身体本能的便起了一种防御的状态,说明这个人很危险。

    “景儿……”景琰心里头乱成了麻,就刚才发生的事情,他便已经知道,自己的景儿真的长大了。

    景瑟听见他的低唤,露出大大的笑脸,“嘿嘿嘿,爹爹,怎么了?您要吃葡萄吗?”

    景琰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眼底的复杂在看到景瑟的一个微笑之后,便烟消云散,长不长大,不都是他景琰的女儿。

    看到父亲温暖的眼神,景瑟打从心底升起了一股暖流,她来到这里之后,已经感受过好几次这种让人依恋,难以舍去的情感了。

    满天繁星,因为距离,因为中间夹杂的大气,忽明忽暗,给人一种错觉,一种错到误以为真的感觉。

    景瑟扫了眼整个宴会,自己置身其中,她是景色,还是景瑟?

    这一刻,就连她自己也分不清了。

    宴会照常进行,只不过在场的一部分人的心早已不在这里,各有所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