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品女天师 第061章 别有目的

时间:2017-11-14作者:江爱路

    “该死的食物!小爷我饿了!”

    告非!景瑟心里谩骂了一句,真特么是见了鬼了。

    “饿着把你!”景瑟横了它一眼,另一只手抓起他的后爪子,把他拎在空中,“老实交代,你是什么东西!”

    哼,你是个人我拿你没办法,现在是个狗娃子,我就不信我还治不了你!

    “放肆!作为食物你居然以下犯上!”

    我你大爷的!

    “你说不说!”景瑟白眼一翻,晃了晃他。

    小白只觉得自己一阵晕眩,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唔……你欺负狗……哇……狗好委屈……”

    景瑟眼角抽了抽,自己像是在虐待动物吗?

    不过这模样和化cheng ren形的他一点儿也不一样,除了成天想着吃,她是没有发现有什么相同之处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师傅!你快看,那是什么?”

    她正盯着狗娃子出神呢,被高罕给猛地摇醒,半空之中一道绿光乍现,正好是城主府的上空,血红色的月亮光芒异常刺眼,两点一线,一束光线垂直射下。

    这是什么?

    三人一狗仔细打量,被这惊天动地的光亮震撼到,不止他们,就连那些四处逃窜的百姓,此时也是大着胆子探出脑袋,痴痴的看着天空,更有不少人直接跪在地上,跪拜起来。

    “菩萨显灵了!”

    “神仙显灵了!保佑我洛城。”

    “走,我们快去看看!”景瑟却是皱起了眉头,她隐约嗅到了一股腥风血雨的味道,子时,血月蚀,大费周章的将她吸引到距离主城最远的郊外,又打开地狱之门拖住他们,一系列看似巧合,实则是精心部署,想到这里,她不觉背后发凉,到底是谁呢?他又要做什么?

    “嗯,我也觉得心里不踏实,这右眼皮还一直跳。”高罕眼睛盯着前方,心里七上八下。

    “该死的畜生!噗……”高剑越倒在地上,捂着胸口破口大骂,一口血吐了出来。

    城主府上空,黑袍男子浮在那里,两手张开迎着光束,黑色的斗篷遮住他的容貌,不知道他的神情。

    一把约一米长的大锤子浮在半空之中,绿光正是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黑袍男子身下黑雾缭绕,两手心出催动妖法,将大锤子慢慢升起。

    高剑越企图从地上爬起来,可无奈自己身受重伤,一动,五脏六腑接连着一起,疼着额头直冒冷汗。

    “该死!”堂堂城主,居然沦为败者,自己当真是年纪大了,他心下一横,断不能让他取走绿头锤,高剑越大喝一声,大掌猛地朝地面拍去,整个身子忽而腾空而起,朝着黑袍男子袭击过去。

    黑袍男子纹丝不动,呵呵,垂死挣扎。

    高剑越还没靠近,便已经被血月发出的气流睁开,猛地一口鲜血吐出来,身子被推出几米外,撞到了朱红色的柱子上面,咚的一声倒地,石板都被震裂开。

    感觉到身体中气脉被震断,他皱眉苦笑,连一个让他自爆的机会都不给,难道一切都是命定劫数?

    “老头子!”他们三人赶到的时候,高剑越只觉得自己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

    “咳咳……”他想开口说话,可是却没有任何的力气。

    三人快速的跑了过去,挡在了高剑越的面前,空中的黑衣人扫了他们一眼,十分不悦,从鼻腔中冷哼声。

    “你是什么人?居然敢打城主府的足以,今日定让你有来无回!”高罕拿着他的紫青剑指着黑衣人。

    “不是人,是妖。”

    景瑟单手抱着怀里的狗娃子,右手一下一下的顺着他的毛发捋着,神情严肃,可不是一只好对付的妖。

    “不,不能……”

    “老头子你说什么?”听见身后高剑越的声音,高罕立刻弯下身子靠了过去。

    高剑越瞳孔涣散,舌头舔了一下干燥的唇,他现在连喘息都十分困难,更不用说说完整的一句话。

    “不,不能……”

    “不能什么呀!”这可把高罕急的,都要炸毛了。

    “让……”高剑越咽了一下口水,垂在两侧的手努力掐着自己,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他走……”

    “什么?”

    他这声音完全是在喉咙里打滚,只不过自己和这个混小子也太没有默契了!他真是恨铁不成钢,平时都把他宠坏了!他的眼珠子转了几下,停在了黑衣人身上,一动不动。

    高罕顺着视线看过去,又转回来瞅瞅他父亲,恍然大悟,大叫起来,“不能让他走!我知道了!师傅!不能让他走!”

    “我听见了!”景瑟叹了口气,自己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智障。

    “好好的不在你的妖界,跑到人界作乱!打开地狱之门那可是犯了重罪!”景瑟一步一步走上前,在还没有明确知道对方是谁的情况下,她不能轻易出手。

    “哇昂哇昂”一阵如同婴儿哭啼的声音在空中响起,如此诡异的夜晚,任谁听了都是毛骨悚然,“妖界有什么好玩的?这人界可是有趣的狠呢”

    景瑟凝神细听,企图找到什么线索,除了那和婴儿哭泣如出一辙的笑声之外,再无其他特殊的地方。

    “既然如此,那我们来好好玩玩!”景瑟把狗娃子塞到了廖少怀的手里,手上一簇妖火熊熊燃起,一条火龙朝他直驱而去。

    黑袍男子手掌用力,黑色的烟雾将其环绕,火龙几乎被黑雾吞噬,只听见咻的一声,如同烟火一般散开,一股浓重的硝烟味弥漫在空气中。

    景瑟被气流震得退后了几步,单手捂着胸口,实力居然相差那么大……

    绿光也是在这一瞬忽然消失,大锤子在顷刻之间变成了一根很小的细棍子,落在了黑袍男子的手中,如婴儿哭泣般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他忽然转过身,俯视着地上的景瑟。

    “你就是景瑟?”

    “不是我难道还是你?”景瑟怼回去,“诶?不对,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呵,今天我还有事,改天再陪你玩。”黑袍男子的脑袋动了一下,随后身影便消失在了空气了,只留下一阵淡淡的妖气。

    味道好生熟悉,可怎么就是说不上来呢,景瑟皱起眉头,在自己的脑海里面搜索,到底是什么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