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品女天师 第056章 一念入魔

时间:2017-11-14作者:江爱路

    什么是爱?

    什么是命?

    景瑟僵硬的站在那里,两缕幽魂紧紧相拥。

    “终于可以和你在一起了。”

    娉婷抱着李业,努力感受,这个怀抱她不知思念了多久,或许这样才是最好的结局吧……

    看着两人慢慢消失在空气里,景瑟感觉呼吸一窒,心口堵得慌,这是心痛的感觉?

    为什么她会如此难过?

    恍惚之间,空中一道白光闪过之间一颗晶莹的珠子落在她的手心之中。

    “多谢先生。”她好似听见了李业和娉婷的声音,谢?呵,何来的谢,本可以渡他们轮回,却不想最后弄得个魂飞魄散。

    说到这里,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红袖自知自己做错了事情,灰溜溜的回到了景瑟的手中,景瑟看着手腕上的红镯子,刚才是红釉?

    可是她不记得红釉有这种形态啊,就算是以前的自己,顶多也就用她来捆绑一些东西,再或者就是带着漂亮漂亮,那一把形状如剑的兵器是什么鬼?

    “你还是我的红釉嘛?”

    红釉委屈在她手腕上动了动,主人,莫不是不要红釉了,红釉以后不变了,乖乖听话……

    呼……她也真是,就算红釉开了器脉,到头来还是一件冷冰冰的兵器,怎么可能会开口回答她的问题?

    不过这珠子是什么东西?从哪儿冒出来的?

    景瑟四处张望了张望,没见着什么东西,不过这一瞥到好,忽然一个东西飞了过来。

    “哎呦喂,痛死我了……”流潼直接撞进了景瑟的怀里,景瑟还没缓过劲儿呢,就被他砸的后退了好几步。

    “啊啊啊!臭道士!”流潼见到景瑟立马拿着他的俩肥爪子在她怀里刨来刨去,“不好了不好了……臭道士……”

    “我的宝贝儿!看你往哪里跑!”

    流潼话还没有说完,景瑟便听见身后传来了一道令人不爽的声音。

    流潼吓得嗖的一声消失在空气里,躲进了她的头发中,“这个大坏蛋想吃了我!呜呜……”

    景瑟无奈摸了摸他,想吃她的跟班,也不看看她同意了没!

    “哼,想吃我的东西?”她转过脑袋红釉已经在她手中化成了红绳。

    “原来你在这里!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王里水?”

    景瑟讶异,在她面前的可不就是那个神棍嘛,不过看上去和之前有丢丢不一样啊!

    “臭道士你要小心啊,这家伙吃了红心!”

    “你说他吃了红心?”景瑟皱起眉头,怪不得觉得他周身的气息变了,“可是为什么他还有自己的意志?”

    “小鬼吃了红心自然就被邪念操控,可是他不一样,他是练过的,红心对于他来说还有提升修为的作用。”

    “可是他不是应该被关在地牢里嘛?城里发生了什么事?”

    说到这里,流潼的声音戛然而止,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不知该如何说。

    “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我送你下地狱不就知道了?”王里水眸子发青,唇色暗红,声音明显比之前尖锐了不少,听上去更是刺耳了不少,手中的拂尘上面萦绕着一股黑色的气息。

    “哈哈哈,就让你感受一下天师的战斗力!”说完便看见王里水手中的拂尘一动,一连串的气凝符在空中出现,唯独不同的便是,正常的道气凝结而成的符咒是金色的,而他的却是暗黑色。

    景瑟冷哼,“天师?你现在这模样还是天师?真是丢尽了脸!”

    佛与魔,只在一念之间,哪怕你曾是高高在上的佛,染了邪念,任谁也阻止不了你入魔。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世间本没有魔,在更多的**支配下,便有了魔。

    “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家伙,害得我丢了一切,今日非要杀了你不可!”

    黑色的符咒如同一条锁链朝她狠狠的袭击了过来,景瑟一跃而起躲开攻击,同时手中土灵符飞向他,只见地面发生了变化,唰的一下,巨石从地面破土而出,以土聚石。

    “呵呵,区区小法,也敢在我面前放肆!”王里水拂尘轻轻一挥,身子便飞了起来,手里一个反天印,将她的巨石击得粉碎。

    景瑟皱起眉,破庙已经这么破了,恐怕是禁不起这般折腾,而且高启那个死胖子还在里面,既然答应了城主要把他带回去,总不能把它压在破庙中。

    想到这里,景瑟手掌运气,朝着外面飞身而去。

    “想跑?没那么容易!”

    王里水紧跟着追了出去,刚要追上了,就看见红色的绳子如同渔网一样扑了过来。

    “临兵斗者阵列在前!阵!”

    “该死的,这是什么东西!”他整个身子被红釉捆绑了起来,笔直的掉落到了地上。

    景瑟光是听到这砰的声音,都觉得好痛,和他打需要过硬的招式嘛?

    很明显,玩阴的就好。

    “臭道士!太解气了!这个不要脸的东西,看见过我就满嘴口水!看得我都恶心,快点宰了他!”

    流潼看见王里水被景瑟困住,高兴地化身落在她的怀里。

    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王里水被红釉绑成了粽子,一动不动躺在那里,他冷笑一声,眸子里面青光闪烁,“呵呵,你以为这样就能抓住我?”

    景瑟见状二话不说一把将流潼从她怀里拽了起来。

    “躲好!”只见她两手放在胸前,飞速结印,想要控制住他,不让他冲破红釉的束缚,可奈何他就好像一个黑洞,她注入的道法全部被吞噬的一干二净。

    “哈哈哈,区区四品法师,在我面前还敢放肆!”王里水喝的一声,拂尘变大,硬生生的将红釉扯开,景瑟脚下一个没稳住,体内一股气流逆转,猛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身子朝着五米开外狠狠的砸了过去,靠,她这是要变成了飞饼了!

    心里头早已经万念俱灰,砸吧砸吧,大不了就再多吐几口血,她别的不多,就血多!

    “这才几天不见,怎么又瘦了?”一道熟悉又动听的声音在半空之中响起。

    景瑟没想到的是,她的确砸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可却不是冰冷的大地和树干,而是一个结实而又十分有质感的胸膛!

    “是你!”

    不知为何,再确认来人之后,她心里突然一阵窃喜,就好像是一颗种子终于冲破了土地,来到世界上,感受到了第一缕阳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