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品女天师 第055章 李业

时间:2017-11-14作者:江爱路

    “这就是你所谓的道……”娉婷抱着李业的尸体瘫坐在血水之中,幽幽的开口,声音沙哑却又格外的空灵。

    景瑟还没有回过神,便听见了她凄厉刺耳的笑声,耳膜像是被狠狠的扎了一下,下意识的便是捂着耳朵后退了一步。

    “娉婷……”

    两行血泪从她脸颊滑落,都说魂魄没有泪,原来流的全是心头血。

    景瑟浑身一颤,头皮发麻,这就是她从未有过的爱。

    为爱入魔真的值得吗?

    “你说你要为民除害?”

    “那你为什么不杀了他?”

    “他不该死,难道我们就该死吗……”

    ……

    景瑟站在那里听着娉婷喃喃自语,双腿如绑了千斤石,怎么也抬不起来,耳边只有她极具穿透力的声音。

    “啊……我要让你们统统陪葬!”说着说着,娉婷忽然怒吼一声,眸色唰得一下通红,獠牙外露,黑色的气缠绕全身。

    魔化的娉婷让景瑟心疼,灵魂入魔,不比削骨来的轻,将自己的灵魂与魔交换,甚至会灰飞烟灭,景瑟抓着红釉随时准备迎接袭击,她强行个自己洗脑,那不是娉婷,是魔。

    景瑟屏气凝神,整颗心都提了起来,就在娉婷身上的黑气即将变成球那么大的时候,空中忽然响起了一道暖暖的声音,如三月的春风,融化了一切

    “袅袅琴音动九天,婷婷玉容乱圣心,娉婷。”

    “……你……”

    明兰的身子忽然亮了起来,确切地说应该是她耳垂上面的耳钉亮了,整个荒郊犹如白天。

    是她……

    景瑟脑海里浮现出追魂术最后的场景,她恍惚间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气息,就是从这耳钉之中散发出来的!

    “娉婷,让你受苦了,是我无能。”

    白光过后,一身穿白色长袍的少年出现在她们面前。

    “业……”娉婷呆滞的神情一点点变了回去,眸色恢复,红色的血丝也淡了下去,她张开干燥的唇,缓缓突出一个字。

    景瑟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娉婷,就这样好了?她不是魔化了嘛?怎么出来个男人就立刻,马上好了?

    这是在和她开玩笑嘛?她眼角抽了一下,视线又回到李业身上,这儿除了高启和她,没有丝毫人气儿,也就是说这位大哥不是人。

    “娉婷,是我不好,没能早点出来。”李业飞身过去一把抱住了跪坐在地上的娉婷。

    诶诶诶!这魂魄居然没有进入轮回!景瑟此时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丝毫没有想到她现在一只几千瓦的电灯泡。

    “真的是你吗……”娉婷茫然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抬起手想要触碰他的脸,却猛然发现自己十指锋利,吓的一把推开了他。

    “你不要过来,不要靠近我……”娉婷挣扎的想要从李业怀中挣脱出来,可无奈李业抱得那么紧。

    “我不放,就算灰飞烟灭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业……”娉婷无力的瘫坐在地上,身上犹如万只蚂蚁蚕食,她使出浑身的力气,抑制住体内的叫嚣,她绝对不会伤害业的。

    景瑟看着面前俩死灵互相抱在一起痛苦,挠了挠脑袋,尴尬的咽了一下口水,“那个……我能打断一下吗……”

    “你是……”李业疑惑的看着景瑟。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人死后灵魂会在人间徘徊七天,直到相信自己离世,才会进入轮回,但是眼前的这一缕幽魂显然一直在人世间。

    虽然她知道很多人死后执念之深,凭借这执念留在人间,有的会化作地缚灵一类,有的终日徘徊,也有的成为恶鬼,直至执念消散,或灰飞烟灭。

    但是他在李业的身上却是嗅到了另外一股力量,她总感觉在哪里闻到过,可自己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在下自己也不知,只是冥冥之中听见有人问在下,是否还想再见娉婷一面,然后自己便进入了耳钉中。”李业虽一直被困在耳钉之中,但是外界发生的一切他都知道,他好恨自己没有用……

    这就是传说中的高人?

    景瑟摸了摸下巴,能够将魂魄封印在耳钉上面,此人绝非普通人,可是他为什么要帮他呢,难道和她一样被感动到了?

    “他似乎还说了……啊……”李业话还没有说话,便已经被娉婷一掌推了出去。

    不好,红心又发作了!

    景瑟下意识的往四周张望了一下,她总有一种被人监视的感觉。

    娉婷十指住着地面,眸子一会儿红一会儿正常,可以看出她很痛苦在那里挣扎,企图和摆脱红心的控制。

    “娉婷……”

    “不要过去!”

    景瑟拦下李业,李业只不过一缕幽魂,过去无异于送死

    “我不会再让她一个人了。”李业一个闪身出现在了娉婷的面前,就算她变成了魔,他也会陪她一起。

    “娉婷……”

    “啊……”撕心裂肺,景瑟切实的体会到了这种痛彻心扉的感觉,明明就在眼前,可她却成了魔。

    “我要杀了你!”

    李业还没有靠近,便已经被娉婷周身的黑气震开,娉婷飞舞身姿直直的朝着景瑟攻击过去。

    景瑟手里握紧红釉,一时不知所错,红釉感受到了主人纠结的情绪,红色的光亮忽闪忽闪。

    “不……”

    在娉婷到达她面前的时候,手里的红釉下意识的边回击了过去,一抹身影唰的挡在了她的面前,景瑟还没有回过神,便听见了娉婷撕心裂肺的声音。

    “一壶浊酒对月明,迷了浮云,醉了八仙韶华不易莫空首,情到深处,爱到桑田……”

    从她记事起,她便在今宵阁,那里是她唯一的家,知道那一天在画舫上看见亭子里吟诗的他,她才发现,原来自己可以笑的那么灿烂。

    他给了她名字,给了她爱,给了她梦想,给了她一切她从前一下都不敢奢望的东西。

    明明她也想守护他,可是老天为什么连最后一次机会都不给她?

    娉婷浮在半空之中,看着被红釉穿透的李业,眸子里面的红色忽然消失,恢复了原来的容貌,即使如此,那还有何意义?

    她闭上眼睛用力抱住李业,耳边听不到景瑟的呼喊,似乎有东西穿过了身子,她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的疼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