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品女天师 第045章 高启

时间:2017-11-14作者:江爱路

    “师傅早啊!”

    景瑟伸着懒腰从房间里走出来,正好迎上了高罕,他一脸狗腿的贴了上来,景瑟一把拦下他,“别师傅师傅的叫我了,叫我景瑟就好了。”

    “别啊,师傅您这睡了一晚上就不要徒弟了吗……”

    这……景瑟看到高罕一副委屈的模样就一脸黑线,这是熊孩子吗?

    她眼珠子一转,立刻转了话题,“对了,平时你大哥他们都在家?”

    “嗯,大哥一直在,大姐已经出嫁,不过她的院子一直留着,二哥估计这会儿应该在巡营房,刚才听高叔说今天他是晨班。”高罕一边脑子里思考,一边回答景瑟。

    “哦人丁兴旺。”

    “人多可烦了,哎,不和师傅您说了,走走走,少怀一早就跑前厅去了。”

    景瑟跟着高罕走了上去,“少怀不是要进京赶考吗?”

    “洛城距离京都马车一天能到,还有大半个月呢,不着急。”

    “……”以前听说古人进京赶考一般都提前一个月到京城,还觉得不至于吧,先听见了才发现,原来是真的……

    两人穿过回廊,正打算走进前厅的院落,听见一声叫唤便停住了脚步。

    “高罕,你还真跑回来了。”高启洪亮的声音响在楼道里。

    “呵呵,难道大哥不想我回来?哟,大哥,您这是又换了为爱妾?”

    高启搂着mei nu纤细的腰走到他们面前,虽然没有刘大海那么发福的身子,不过却也是有过之而不及,怀里的mei nu则是娇小玲珑,眉目含羞,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好浓的硝烟味道啊,景瑟默默的站在一侧,这样看起来,两人绝壁不是一个娘,她心里重重点头。

    “什么叫做又!明兰你可别听这混小子胡说。”高启瞪了眼高罕,转而低头哄着怀里的美娇娘。

    “夫君没事。”明兰娇滴滴的声音想是任谁听了都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吧,反正她景瑟是装不来的。

    “啧啧啧,你这骗良家妇女的招还真是高,要是把这脑子用在正当上,父亲也不用成天对你大吼了。”

    “你!”

    “好了好了,小罕,你刚才不是还说要去找少怀吗?”

    “怎么还有叫花子?高罕,你这交朋友的品味可以啊。”

    “高启!我喊你一声大哥那是看得起你!收回你刚才的话!”高罕拦在景瑟的面前,面露狠像。

    “哟,怎么?高罕你不装了?就一破乞丐,就让你失了耐心?”

    高启不屑的冷哼,嫌弃的瞥了眼景瑟,可就是这一眼,他瞬间便变了表情。

    景瑟虽然穿着叫花子的衣服,但收拾的干干净净,此时除却被mian ju遮住的半面脸颊外,另一面可是完完全全的肤如凝脂,眉若弯柳,唇瓣嫣红如海棠,即使是一副男子的模样,也能惹得他人想入非非。

    “高启你看什么呢!”

    就他那色眯眯的贼眼睛,凡是看见的都知道他脑袋瓜子里面在想什么龌龊的事情。

    “哟呵,怪不得你这么护着,原来还是个绝色佳人。”

    “你胡说八道什么!那是我师傅!”

    “师傅?呵呵,谁不知道你师傅是天灵剑的昊天长老,你忽悠谁呢!”

    “我说是就是,收起你那贼眉鼠眼的样子,平日里打打那些没见识的女人注意也就算了,要是把你那花花肠子动到我师傅头上,我保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明兰似乎是被高罕的模样吓着了,缩在高启的怀里,“夫君,这……”

    “兰儿莫怕,有为夫在,哼,高罕,我是你哥!”

    “呵呵,我……”

    “一大早二位不要伤了和气嘛。”

    高罕还想怼回去,硬是被景瑟给拦了下来,她走到两人中间,先看了眼她怀里的明兰,然后再打量了一下高启,高启挑眉还冲着她抛了个眉眼,恶得她差点把隔夜饭给吐了出来。

    “咳咳咳,这位是大公子?”景瑟轻咳几声,努力不让自己吐出来。

    “正式,不知美人有何贵干?”佳人搭讪,他高启自然欢喜,自己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呢,他也丝毫不忌惮。

    “我看你印堂发黑,步履轻浮,掐指一算,此乃大凶之兆。”景瑟一本正经的在那里开始胡说八道。

    不过她这胡说,却是让她发现这高启的确精神不佳,眼圈及其明显,谈吐之间的气息也是有股隐隐约约的臭味,不知道是她这几天被恶臭熏多了的原因还是别的,总是特别敏感。

    “恩?”高启被景瑟一开口弄蒙圈了,疑惑的看着她。

    “简单的说啊,大公子,您一定要多注意休息,切记行太多房事,否则,哪一天起不了床可就麻烦了。”

    景瑟丢下一句话,潇洒的转过身子,高高的马尾辫一甩,“走了,小罕,今儿个还有很多事呢!”

    “大哥,多注意身体啊!”高罕憋着笑,丢下高启在那里变脸。

    “师傅,您别介意,我大哥就那个死样子,都开没女人弄死了,居然还把你当做女人!”高罕跟在景瑟身后大笑。

    景瑟眨巴了下眼睛,停下身子,“我本来就是女的啊。”

    高罕原本还在那里哈哈大笑,唰得一下尬在了那里,脸部表情僵硬在那里,看着一脸无害的景瑟,“师,师傅,您没在和徒儿我开玩笑吧!”

    “吾徒儿,为师木有在和你开玩笑,师傅我就那么不像个女的!”景瑟瞪了她一眼,像她这样倾城的绝色mei nu,怎么就看不出来是个女的?

    “嘿嘿,像,像!当然像了!师傅您美若天仙!是徒儿我资质愚钝……”

    “这还差不多,不对!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景瑟翻了个白眼。

    高罕尴尬的笑笑,仔细打量起景瑟。

    只见她双手插着腰,两脚微微张开,打满补丁的乞丐服,上面还挂着乱七八糟的东西,腰间还别着一个小球,明晃晃的mian ju遮住半张脸,另一边刘海凌乱,大概也只有高启那样的老色鬼才能一眼就看出是个女的。

    “当然是夸师傅了!”

    景瑟低头看了看自己,嘁了一声,信你还有鬼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