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品女天师 第042章 追魂

时间:2017-11-14作者:江爱路

    “其他的尸体呢?”景瑟蹲在尸体旁边,手指小心地翻着男尸的衣物,手指触碰到皱巴巴的皮肤时,停顿了一下,没有任何的质感,就像是一层风干了的褶皱。

    “回法师大人,因为怕有传染病,所以那些尸体都已经命人焚烧了。”县太爷离着远,所以只能吼着说,说完立刻捂住自己的鼻口。

    景瑟眯起眼睛把他的胳膊抬了起来,上面一条很细的疤痕,她又把另一只胳膊抬了起来,上面也有一样的疤痕,啧啧啧,这是被人放干了血啊。

    这件事看来并没有那么简单,景瑟闭上眼睛,抬起手一道金光闪现,食指和中指之间一道追魂符现身。

    “以吾之名,唤汝之灵,急急如律令!”

    符纸消失在男尸身上的一瞬间,一阵疾风四七,将景瑟和男尸包裹在里面。

    “不,不要……”男子惊慌的发出虚弱的声音。

    “滴答。”

    随后便没有了他的叫唤,只剩下液体滴落在地上发出响声。

    风过无痕,景瑟半跪在地上,从他的魂识之中出来,一股子浓重的血腥味依旧充斥着景瑟的鼻腔。

    县衙府邸,侍卫忍着恶臭把草席包裹的尸体抬了进去。

    “师傅……你这从刚才开始就没有再开口说过一句话……”高罕已经缓和了不少,只是依旧不敢高声说话,生怕一不小心问道尸臭又吐了起来。

    廖少怀就没他身子骨这么健壮了,如果没有侍卫扶着,恐怕他今天是连路都不会走了。

    “啧啧啧,你瞅瞅你俩,不就一具尸体,居然成了这副模样,还说什么要当我景瑟的徒弟……”

    高罕咽了一下口水,“师傅,这话不能这么说,我们这不是头一次见到尸体吗,以后习惯了就好。”

    “呸呸呸,你还想成天见到尸体啊!”

    景瑟翻了个白眼,她也不知是得罪了哪路神仙,害得她好好的现代悠闲日子没得过,非要跑到这么一凶残的世界。

    “不,不是这意思,对了,师傅,您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县太爷,每一具尸体都是一样的症状?”景瑟没有理会他,反而转过身子问刘大海,刘大海一个激动差点绊倒再大堂上。

    “回,回法师大人,应,应该吧……”

    “应该?什么叫应该?”

    “这,下官也不是很清楚,应该是一样的,都腐烂成这个模样。”刘大海心里狂翻白眼,他那儿会管这些劳什子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侍卫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大人,不好了,外面闹起来的。”

    “何事如此慌张?”

    “估计是刚才搬尸体回来的时候,不小心走漏了风声,不少百姓都闹到了府门口,要求重新举行祭祀大典什么的,说,说……”

    “说什么!有屁就快放!”

    “说是祭祀大典有问题,才惹得河神再次发怒。”

    “一派胡言。”高罕大声呵斥,这不明摆着再说他师傅的不是嘛!

    刘大海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他这心脏本就小,这一天就已经被吓了无数次了,要是在这么下去,非吓出毛病来不可。

    “这可如何是好?”

    景瑟叹了口气,要不怎么都说愚民愚民呢,一丁点儿事,都能被他们炒得惊天动地,“这点小事,县太爷您总能解决吧?”

    听见景瑟的话,刘大海只能弱弱的点头,本还想把这脏水泼给他们,可自己连个开口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被脏水泼了一身。

    果然,不出一会儿,门口闹事的百姓就被压了下去。

    “师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有点麻烦。”景瑟叹了口气,“他们全部都是被吸干了血才导致的死亡。”

    “被吸干血?”廖少怀缓过神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想到那尸体的模样,他的胃又开始翻江倒海起来。

    “吸他们的血做什么?”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死的都是无名男尸,我怎么觉得和我们之前被绑架一事也有联系?”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死的都是无名男尸,我怎么觉得和我们之前被绑架一事也有联系?”景瑟一只手撑着脑袋,思来想去总觉得两者有一定的关联。

    “如果真是这样,那必须尽快查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我高罕非端了他们的贼窝!”

    景瑟撇撇嘴,她这是又摊上事儿了……算了算了,如果是人办的,那她景瑟插手倒的确说不过去,可如今,恐怕并不是如此,那股子味道,她怎么可能不熟悉?

    “小少爷,可算是找到您了。”刘大海带着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那人一见到高罕便扑了过来。

    “高叔,您怎么来了?”

    高明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也不知道是谁,砸了课堂,顶撞了师傅,逃下了山!”

    高罕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啊哈哈,是谁啊,这么厉害,居然敢做如此莽事。”

    景瑟喝了口茶,白眼翻了翻,原来自己招来了一个惹事精……不过这高叔看上去倒不像是个普通人,言谈举止也都透露着一些威仪,走路步伐沉稳,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你啊,净惹事,老爷说了,让您立刻回府!”

    “别啊,这案子还没结呢!”高罕一听让他回家,立马逃开身子,来到景瑟身旁。

    “这种事自然是交给知府大人,你瞎掺活什么,难道还想挨家法?”

    “这事儿不能就这样算了,小少爷我从来没有被人绑架过,我一定要亲自查个明白!”

    “什么?你被绑架了?”高明一听立刻紧张了起来,“有没有哪里受伤?”

    “没事没事,都亏了我师傅,这才从险境逃出。”说道这里,他便神采飞扬,得意把手搭在景瑟的肩膀上。

    高明进门的时候就注意到了景瑟,一个叫花子戴着一个银mian ju,高坐在厅堂之上,任谁都会留意吧。

    两人四目相对,高明忽然朝着她点头微笑,“多谢高人救了我家小少爷,不知是高人师承何派?”

    景瑟嘴角抽了抽,尴尬的笑了笑,“高人不敢当,无名小辈不足挂齿,只是和小少爷有缘罢了。”被高明这样盯着景瑟只觉得浑身不自然,背后一阵发凉,感觉自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