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品女天师 第037章 祭祀大典

时间:2017-11-14作者:江爱路

    “不知大侠如何称呼?”

    景瑟救了他们之后,三辆马车分别朝着三个方向行驶,他们一车前往洛城。

    “叫我景瑟就好,大侠我可不敢当,哪有小叫花的大侠。”景瑟尴尬得挠了挠头,“这都是缘分,到了洛城,请几位多多关照即可。”

    景瑟心里摇了摇头,看他们现在身上肯定也没什么钱。

    “景大侠客气了,我叫高罕,到时候景大侠如果愿意,住到我家就可以,没想到我才刚回家就发生了这等事!这帮贼人太可气了!竟然用mi yao,可耻。”

    一个长得白白净净的小伙子蹿了出来,长相虽然称不上出众,但挺耐看的,大大的眼睛,水灵灵的,只是他这两只眼睛看着景瑟不停冒光。

    “这多不好意思。”

    “不会不会,爹娘要是知道您救了我,指不准就喊我带你回去,好好谢谢你。”

    “对啊,这次多亏了景大侠,我们才能平安无事,我常年出门在外,好不容易回趟家,居然半路被人下了mi yao,这世道。”

    另一位青年男子拍了一下自己的腿说道,一时引起了不少的共鸣,由此看来,他们大多都和她一样,进入洛城地接没多就便被人迷晕了。

    “这样说起来,这帮歹徒定是故意挑选了那个地方。”

    “景大侠所言极是,等我回了洛城,定好好想办法端了这一贼窝子。”高罕义愤填膺,想到自己被人下了mi yao,他心里就窝火。

    “你,你……莫非……你是城主的小儿子高罕?”忽然马车最角落的一个书生呼喊了出来。

    “你认识我?”高罕皱起眉头。

    “不,不认识,只不过听说过,在下廖少怀,南名人氏,此次进都城赶考,家父曾嘱咐我,途径洛城必定要去高城主府拜访。”

    “哦?莫不是家父与我家爹爹是旧识?”

    廖少怀一身麻布衣裳,众人又看了看高罕,这一身打扮必定是官宦人家出身,都说城主的小儿子从小体弱多病,于是大小便送到了离山天灵剑派,难道真的是?

    “具体在下也并不清楚,只听家父说起,说是他们二人曾经患难与共。”

    “没想到如今成了我们患难与共。”

    景瑟本以为这高罕是个典型的富家公子哥,可听了他刚才说话的语气,倒是听出了不少江湖的豪情,倒也算是个有趣的人。

    “实在是有缘。”

    听闻高罕的身份,马车上的人纷纷开始显殷勤,景瑟自觉无趣干脆直接靠着一旁开始睡觉。

    虽然是在洛城地界,不过这到达洛城倒也是用了不少的时间,再加上晚上行车不便,他们都是行一部分,停一会儿,也不敢一直逗留,生怕他们会追上来,一来二去,直到天亮了才到达城门边。

    “快看,那边在做什么?”

    马车停了下来,此时已经轮到高罕和廖少怀驾车,洛城河边上站满了人。

    一整车6,7个人走了下来,互相摇头。

    “保洛城安和,求城民安康,上童男童女。”

    几人挤进了人群,看着河岸边上一群穿着五颜六色的人正在上面跳舞,看样子是在祭祀河神。

    “请问这是……?”景瑟小声问了问旁边的婶婶。

    “您是外乡人吧?”

    “是的是的,刚到洛城。”

    “最近数个月,洛城河边不太平,特地请了道士做法祭祀河神。”

    “对啊,你是外乡的有所不知,还是趁早进城,大晚上不要来这河边。”

    旁边另一个小哥听见上来插了一句,“不说了不说了,祭祀大典就要开始了,河神可要保佑我们。”

    景瑟看着对岸,一童男童女坐在高高的红轿子上面,我擦,这是要奉献童男童女?

    “景大侠,景大侠,我打听到了。”高罕和廖少怀两人从人群中穿了过来。

    “听说这几个月以来,每隔几天,夜里河边就浮起一具全身溃烂的男尸,都说是河神不满,这才请了道士做法,举办了这祭祀大典。”

    “而且还要用童男童女来祭奠,这简直惨无人道!”廖少怀十分不悦。

    “这对童男童女的家人都来了,全部在那儿哭着呢。”高罕也是紧握拳头,“神也需要用童男童女来祭祀?”

    景瑟冷哼,“呵呵,那就不叫河神,叫河妖了!”

    “对!就是河妖。”

    “呸呸呸,你们几个外乡人,莫在这里胡说八道,洛城河河神亲在,道士大人做法,倒也是合情合理,你们可别惊扰了河神!”

    三人正说的起劲儿,旁边的几人听见了不满的反驳,也不知这道士给他们喝了什么**汤,竟然如此信任。

    “可也不能用童男童女啊!”廖少怀急的耳根子都红了。

    “吉时已到!”

    一身青以的牛鼻子道人,一甩拂尘,笔直的站在那里,两眼漠视前方。

    “不好!”

    “住手!”

    高罕正欲出手,只见景瑟驱动红釉,朝着对岸的祭祀台飞去。

    “何人胆敢喧哗!”四周官兵围了上来。

    “哼,我倒是头一次见到真的用童男童女来祭祀的,敢问这河神吃的下去嘛!”景瑟轻落在台子中央,河岸边上风大,吹得她的长马尾不停地挥动,半边mian ju倒映着河岸的波光,十分刺眼。

    这个出场方式她也十分满意,只不过现在没闲功夫耍帅了,用活人来祭奠,更何况是小孩,她第一个不同意,倘若这河神收了!她景瑟必定第一个收了他!

    “你个小叫花子,居然跑到这里来闹事情!”

    “这位就是主持大典的道长大人?”

    听到景瑟的称呼,那人摆支腰板儿,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俯视景瑟。

    “真是在下。”

    “哦?那敢问您师从何处?”景瑟看见他手上的绿色丝巾,心里冷笑,四品道士也敢作威作福?

    两个道童上来拦住景瑟,“臭叫花子,我们师傅岂是你可以问的?来这里要饭,也不看看是什么地儿!”

    景瑟不习惯管闲事,但是今天这浑水她淌定了,第一,她厌恶别人随意糟蹋生命,第二,居然有人比他还敢装十三,十分不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