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品女天师 第025章 鸳鸯棋局

时间:2017-11-14作者:江爱路

    鸳鸯棋局,黑白棋子相爱相杀,你断我生路,我吃你双脚,你赢下一角,我攻上一边,丝毫不相让,似鸳鸯,你生,我陪你一起生,你死,我陪你一起死。

    陆水生与叶缥缈二人各怀心思,却不曾想到这一局棋,竟成了无人能解的迷局。

    “这……”

    陆水生醒过来之后,看着面前的棋局,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结界已破,我用红釉强行出局,现在且将身子借你一用。”她也只是赌,她不会下棋,所以对她来说这局中的幻境才会一片空白,换句话说她根本就入不了真正的棋局。

    原本端坐在棋盘上的景瑟,忽然动了一下,陆水生听着身体里面景瑟的声音,眨了几下眼睛。

    “呜……”

    景瑟醒来的时候,小白还激动了一下,只不过就一瞬间,他突然毛发竖起,嘴里不断的发出低鸣声,蓝幽幽的眸子烦躁的盯着面前的景瑟。

    “你……”

    “小白,坐下!”

    陆水生只觉得背后一阵发寒,他在景瑟的身体内,被小白盯着的时候,他明显有种被看穿的感觉。

    小白听见了景瑟的声音,才不甘心的安分下来,只是那双蓝眸子依旧盯着面前的景瑟。

    “这果真是我和缥缈下的那一盘棋局。”陆水生看着面前的棋,眼神之中多了几分柔色。

    “怎么回事?”

    门口站着的千沐突然感受到玉佩的动静,鸳鸯玉佩与棋局相连,互相感应,她心头一颤,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提了上来。

    她猛的打开门走了进去,只见景瑟端坐在那里,双眸专注的看着棋局,一起一落,十分有章法,清脆的落子音,铿锵有力,和之前的她仿佛判若两人。

    黑棋为了扳回一角,抢先多下必强的要点,但是白棋却丝毫不给他一点回旋的余地,严厉的打入黑棋内部,黑棋守边,白棋拆边,黑棋扳好手,白棋连续扑两下,团,黑棋只能舍弃。

    白棋落下之处,黑棋毫无胜算,就像是被追着吊打一样,千沐不可思议地看着棋局中渐渐败下阵来黑棋,不可能,这不可能。

    可是棋面上面的定数却是事实,而且他脸上丝毫没有被困之意,反而神态自若,这小道士居然深藏不露!

    不好,倘若让他破了棋局,那她之前做的一切都将功亏一篑!

    想到这里,她的手心出现了一块令牌,上面写了一个鬼字,千沐念动口诀,用鬼令促使局面改变。

    “呵呵,这算是准备动手了?”

    景瑟看着身子周围出现黑色的雾气,顿时打起了精神,红釉不停地忽闪忽闪。

    陆水生全神贯注的投身在棋局之中,面对突然改变的棋面,他脸上不曾出现一丝讶异,这么多年被困,他与花对弈,早已习惯这千变万化。

    周遭环境也跟随着鬼令变动,景瑟的魂魄虽然在体内不能动弹,但是依然可以驱动红釉。

    “金木水火土,五行结界。”

    景瑟手腕上面的红釉唰的一下将她和棋局包裹在里面,任由周遭环境变化,一人一棋,稳如泰山。

    该死……

    千沐看着面前被包围在结界中的景瑟,恨的咬牙切齿,而且腰间的玉佩也因为鬼令的影响,此刻十分躁动。

    她只能狠下心,咬破手指,将血滴如鬼令,一时周围血腥味四起,一黑一白,一阴一阳,原本被压制的怨念,此时全部聚集在幻境之中。

    景瑟看着陆水生专注下棋的模样,心里感叹,当真是一个人才,场面如此狰狞她都怕,这丫的居然跟个没事人一样。

    小白在景瑟的边上,鼻尖充斥的血腥味,让他那双蓝眸子瞳孔兀得放大,失去了光彩,身子就像是被定了一般,僵硬在原地。

    不过景瑟的注意力都在陆水生和外面这个幻境的身上,没有察觉到它的异样。

    “臭道士,你居然敢骗我!”

    “骗你?呵呵,小叫花子我不是说了,能够破你这棋局。”

    “你!”

    千沐被他这话气的语塞,没错,他是说他想了法子破棋局,可他之前明明说他不会下棋!

    “怎么?看到小叫花我要破棋局,千沐姑娘可是担心了?”

    “哼,臭道士,有道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就算你今天破了这棋局,也休想活着离开,你的魂魄我要定了!”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本事来拿咯”

    千沐气的面红耳赤,可奈何自己近不了他的身,一靠近她的结界,就有一股热浪袭来,让她喘不过气。

    面前的小道士一边戏弄她,一边下棋,两不误,这让她强大自尊心受到了无比的屈辱,这么多年,除了他,还没有一个人能让她如此憋屈。

    “你……”

    “杏花开,杏花落,杏花香来又一年,好久没有如此畅快的下棋了。”

    景瑟指尖拿着白棋,手一起一落,棋子置于黑棋包围圈内的,棋面上面顿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连串的黑棋消失,鸳鸯棋局破。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能把这棋下完,老天爷看我可怜,特地赏我的?”

    千沐听着红色结界中景瑟的话,神情僵硬在那里,原本到了嘴边的话全部咽了下去。

    三十年,就算是过个三百年,她都不会忘了他的声音,手中的鬼令哐当一声落在地上。

    “你倒是畅快了,但是我们可就出不去咯。”景瑟的魂魄盘腿坐在她的身体中,翻了个白眼。

    “你……”

    陆水生轻叹一口气,儒雅的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乞丐服,慢悠悠的转过身子。

    “好久不见,千沐。”

    他是在下棋,但是这也不妨碍他听外界的声音,刚听出千沐声音的时候,他是惊讶了一下,在听见景瑟那一声千沐的时候,他的心头万般情绪涌上心头,没想到自己还能见到故人。

    “你,你是水生哥?”

    千沐干燥的唇瓣缓缓开启,略带沙哑的声音在空中盘旋,她的眼神中不知是喜悦还是难过,褐色的瞳孔瞪得很大,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

    她想象过无数次他们重逢的场面,不曾想到,最后却是以这样的方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