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品女天师 第018章 棋社

时间:2017-11-14作者:江爱路

    “yeah,睡得好舒服啊。”

    景瑟一觉睡醒,伸了个懒腰,满足的坐起身,心里头感叹果然唯有美食和睡觉不能辜负。

    白天的莲花镇和晚上一点儿也不像,这儿算是镇子上算偏的地方了,但是她躺床上就能听见外面的吆喝声,很热闹的集市,感受到空瘪瘪的肚子,她迫不及待的起了身。

    “老人家,昨天晚上谢谢您的收留。”景瑟穿戴好,拎着还没有睡醒的狗娃子走出房间,看见老人正坐在那里,弓着背不知道在绣什么东西,也不知道是她耳背,还是怎么,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老人家?”

    景瑟又喊了一声,依旧是没没有回应,她干巴巴的站在那里觉得好尴尬啊,索性打量起了屋子,屋子很简单,不过收拾的很干净。

    “居然还有棋?老人家,您下棋吗?”

    看到小厅左边的角落处的小桌子,景瑟好奇的看了过去,结果发现上面摆着棋盘,黑白棋子散落在棋盘之中,不过她看不懂,她只会捉妖,在她眼里这些便是石头,只是经常觉得挺神奇的罢了。

    “不准碰!”

    就在她弯腰之际,身后突然传来了老人激烈的声音,吓得她手一哆嗦,把狗娃子扔了出去,可怜某狗就这样砸到了旁边的梁柱。

    “啊呜”一声,猛然醒了过来。

    “老人家……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景瑟转过身子,看到面目凶悍的老奶奶,咽了咽口水,妈妈呀,好凶……

    老人拿着手里的针线,快步从她身边走过,来到棋盘边上,仔仔细细的看了遍上面的棋,发现没有异样,才松了口气继续回到原位。

    “老人家是乡下人,粗鲁了些。”

    “没事没事,是我莽撞了……”

    想到老人眼神中的厉色,景瑟到现在依旧心有余悸,小心翼翼的把地上炸了毛的狗娃子抱起来,好一阵安抚,他才安稳的趴在她的怀里。

    “老人家,恕我冒昧,这棋……”都说好奇心害死猫,尤其是她景瑟的好奇心,不问一问,她今天一整天都会消化不良。

    提到棋,老人的手明显停顿了一下,眼神悠悠的看着前方,大门敞开,偶尔能够看家门口闪过的人影,她就这般失神的看着,良久在才开口。

    “他怎么还没回来,可他又是谁……”

    ?

    景瑟愣在那里,这话是不是逻辑有问题?老人家口中的他是什么鬼?

    “你一个小姑娘家家,以后没事别在外面瞎转悠,尤其是大晚上。”半晌,老人回过神,就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开始教育起景瑟。

    “恩恩,是的,谢谢老人家的收留,我一会儿就该走了,给您添了不少麻烦。”

    诶?老人家眼睛不但没有毛病,而且还一眼就看出她是个姑娘,好生厉害。

    “嗯,以后可别这样了,如果你出了事,在家里等着你的人该有多着急!”

    景瑟连连点头,她孑然一身,她在哪儿,哪儿就是家咯。

    屋子里面又安静了下来,除了呼吸声,便是老人手上的布发出的摩擦声,一块深灰色的布,看上去像是一件袍子,大概是给她的亲人准备的新衣服吧。

    景瑟见她不再言语,长呼出一口气,又道了一声谢谢便抱着狗娃子便走了出去。

    莲花镇在两山之间,四周山水环绕,空灵毓秀,空气格外的新鲜,道路两旁摆满了摊子,不似凉城豪华繁荣,不过却是另一番风土人情。

    景瑟穿越过来之后,可是头一次出远门,看着此时熙熙攘攘的早市,心里头别提有多激动了,冒着热气的早餐铺子,大声吆喝买菜的农民,推着新鲜玩意儿的小贩,石砖的小道上面是一层薄薄的露水。

    小毛驴动着嘴巴,踢踏踢踏的跟在的她的身后,眼神不屑的看着周围的一切,除了萝卜,其他的东西都不是它的菜。

    狗娃子趴在驴背上面,肚子咕噜噜的叫唤,眼神紧紧的盯着前方的景瑟,想冲过去,可是又怕被打,只能焉焉儿的在那里肚子委屈。

    “听说昨儿个李老头都去了。”

    “什么?他这都一大把年纪了,居然也对人家小姑娘感兴趣?”

    “不是不是,说是要给他儿子赢个媳妇回来。”

    “人家……那谁都不行,他一个老头儿能有什么把握。”路人甲一时没想起来,挠了挠腮帮子,用那谁代替了想说却忘了的人。

    “既然李老头都去了,我们怎么可以不去,走走走,没准儿就是我们。”

    “哈哈,就是,走!”

    路人甲乙聊嗨了,大笑着朝着另一条小弄堂走过去。

    景瑟穿梭在人群之中,听到了他们的讨论声,突然对他们说的那个地方产生了兴趣,还能赢媳妇?于是悄悄的跟在了他们的身后,想要去探个究竟。

    镇子的东南角,原本这儿是个偏僻的地方,可是现在却是人群涌动,一大波男人把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

    景瑟好不容易连人带驴挤了进去,看见上面写着,棋社,顿时没了心情,感情不是什么百花楼啊,那他们议论的姑娘在哪儿呢?

    “你个小叫花子到这儿来凑什么热闹!”

    被景瑟挤到后面去的一个大汉,一把揪住景瑟,不悦的瞪着她。

    “嘿嘿嘿,大哥您别误会,我这儿找错地儿了,找错了地儿了,您看我这驴还急着出恭呢……”景瑟一脸不好意思的指了指手里头的驴。

    驴继续翻着白眼,背上躺着的家伙不见了,你没发现嘛!

    “哼,真是个没有教养的东西,赶紧给我有多远滚多远!”大汉嫌弃的松开手,旁边的几人也都捂住了自己的鼻嘴,往旁边挪了挪身子,给她让出一条道来。

    “谢谢,谢谢。”景瑟一面道谢一面牵着驴准备离开这里。

    “出来了出来了,看他那副萎靡不振的样子,铁定输的一塌糊涂。”

    听见人群的声音,景瑟也是好奇的转过了身子,看着青灰色袍子的男子一脸惨白的游走出来,脚步浮虚,跟丢了魂似的,隐隐约约还能看见他身后的一股黑气。

    下个棋能下成这样?她长这么大可还是头一回听说。

    人潮暗涌,景瑟镇定自若,收起了之前的憨态,凌厉的眸子定格在面前的棋社,还有这如热浪般的人群中,鼻尖混杂着汗臭味,腥味,着实令人倒胃口,她十分不喜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