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品女天师 第017章 夜入莲花镇

时间:2017-11-14作者:江爱路

    “如若不嫌弃,小兄弟可以随我一同休息。”男子微微侧身示意她进去。

    “公子,这人来路不明,打扮又如此……”一旁的护卫见状连忙阻止,公子这一次出远门,老夫人千叮咛万嘱咐,可不能有了闪失。

    “你这话小爷我就不爱听了!”

    “没事,小兄弟这是口渴。”

    景瑟听见美男为她说好话,心里的气顿时消了不少。

    “就是,我又不干嘛,再说了我这打扮怎么了?不知道到接地气嘛!”

    “接地气?”美男听见她的话疑惑的瞅了瞅她。

    “没什么没什么,啊哈哈,我们那儿的家乡话,就是普通,对普通的意思。”景瑟尴尬的笑了笑,美男面前自己居然忘了收敛,想到自己刚才的模样,好丢人啊。

    “小兄弟请。”美男毫不忌讳的请她进去,只是她这刚准备下来,有听见旁边护卫的声音,身形一顿。

    “公子……”

    护卫左右为难的站在那里,拦也不是,让也不是。

    “兄台,我还是不进去给你添麻烦了,免得让人总提心吊胆的,以为我是什么歹人。”景瑟一边说着一边不客气的朝旁边的护卫翻了个白眼,哼,狗眼看人低。

    “退下!让小兄弟见笑了,天一在这里向小兄弟赔礼道歉,还望小兄弟海涵。”美男再一次行礼,景瑟瞅着心里都有点不好意思,人家美男竟如此有礼貌,她如果再咄咄逼人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被景瑟埋汰的护卫脸上此时也是一阵青,一阵白,自己丢人是小事,可丢了公子的人就罪过了!

    “兄台客气了,不过我也急着赶路,就此告辞。”景瑟把小毛驴前面的胡萝卜移了过来,正啃着津津有味的驴立马转了方向,追着胡萝卜走了。

    哎,自己最大的毛病就是美男面前太爱面子,这下好了吧,没了水喝,也没了粮食,就饿着吧。

    “小兄弟,等一下。”

    景瑟正在小毛驴上面对着狗娃子发牢骚呢,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声音,她立刻拉回胡萝卜,咬到胡萝卜的小毛驴也是心满意足的停了下来,只见刚才的美男风尘仆仆的朝着自己走过来,手上似乎拿着什么东西。

    “小兄弟,这里是一壶水和一些包子,你路上带着吃。”

    青衫衣角随风摆动,黑丝时不时的划过面颊,惨白的面容下是他温柔的笑,似三月春风,柔化了四周,景瑟一时竟看的失了神。

    “小兄弟?小兄弟?”

    “啊?谢谢兄台。”

    景瑟听见叫唤,回过神,面色微红,不过幸好有半边mian ju遮挡了一下,她此刻好像找个地洞钻进去啊,一副男装的她,居然对着美男面红心跳,倘若让旁人见了,真是毫无羞耻之心。

    “多有得罪之处,还望小兄弟见谅。”

    “兄台客气了,在下也有不对之处,兄台如此好意,实在是感激不尽。”

    景瑟眼底满是他的一颦一笑,她只觉得自己心头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只是再定眼瞧见他的病态模样后,心底万千的悸动全部化成了一声叹气,真是可惜了这皮囊,为什么老天要如此天妒英才呢?

    她张了张嘴还是把心里的话咽了下去,戳人家的痛楚似乎很没有礼貌,“多谢兄台,就此别过。”

    “就此别过。”

    景瑟狠下心拍了一下驴的屁股,踢踏踢踏的朝着前方走去,萍水相逢,她不是救世主,如果每看见一个重病之人,自己便停下来,那她岂不是忙死了,再说了她的手只沾然毒,可还没见过她医治过谁。

    她也只能心里默默的为美男祈祷,人家是有钱银,肯定一直在治疗,不然哪能这样吊着口气到现在。

    夜空降临,路上的行人越来越稀少,等到了镇子口,居然一个人都没有了,空荡荡的道路,十分的寂寥。

    莲花镇。

    看到木头做的牌坊,景瑟心里默念了一边,只想着有地儿可以休息,也没在意这些细节,继续架着小毛驴走了进去,心里顺道再次感叹,幸好有包子,不然这一整天,她非得饿死,小白子一副幽怨的眼神看着前面,狗很不开心,满脑子都是刚才油腻腻的肉包子,它的胃一直在那里抗议,哼,狗要绝食抗议!

    整座镇子此刻只剩下踢踏踢踏的声音,景瑟皱了皱眉,这每家每户都紧闭着屋子,她去哪儿过夜啊,这大半夜的上哪儿找住的地方去!刚才路过几家客栈,敲了半天门,根本没人鸟她。

    还有户人家明明亮着灯,她这一敲门,里面的灯立刻熄了火,她是出门没烧香嘛,什么鬼事情!怎么见了她就跟见了鬼一样。

    看着胡萝卜只剩下一个底子,她便自己举着,让小毛驴继续前行,这驴如果没了这萝卜,保准立马给你坐下咯!

    有人家!

    看到前面不远处一个小院子里面还泛着微弱的灯光,景瑟脸上露出欣喜,立刻拍了拍驴的屁股,让他加快速度,吃不到胡萝卜的小毛驴只好忍气吞声,任由她拆迁自己,很是憋屈。

    “叩叩叩。”

    “谁啊。”

    屋子里面传来了一阵年迈沙哑的声音,景瑟从驴背上下来,把小白放在那里走到屋子门口。

    “吱嘎。”一声,木门打开,一位年过80的老太太提着微弱的油灯站在那里。

    “我去……吓我一跳!”景瑟猛地往后退了一步,这画面实在太恐怖了!这一张满是皱纹的脸,在弱光下面显的极为吓人。

    “有事?”老太太拿着灯照了照景瑟,看清楚来人之后,原本充满期待的眸子此刻又成了一条缝。

    “那个……您好,我刚到镇上,可是没地儿住,请问我能借助一晚上吗?保证明天天一亮就走,绝对不会打扰您。”景瑟深吸一口气,她怕个球,就连妖怪都怕她,她有什么可以冒冷汗的!

    老太太迟疑了一会儿,“那你进来吧,不过你这身后的东西……”

    “这驴我拴在外面,狗娃子是我养的,您放心,绝对不会捣蛋。”

    老太太点点头,顾自己走进了屋子,景瑟也不怕生,此时早已激动万分,她一面哼着小曲儿一面把驴拴在门口,顺道拎起狗娃子朝着屋子里面走去,好困啊,她一定要在这里好好的睡上一觉。

    一轮弯月在半空中,云一点点随风移动遮住最后一点的月光,整个莲花镇笼罩上一层薄薄的黑雾,时不时地还能听见几声乌鸦的叫声。

    阴风阵阵刮过街道,一片死寂,却隐约能听见嗒嗒嗒的声音,像是棋盘落子的声音。

    毛驴吃饱后便在草垛中蜷缩着睡下,景瑟也早就早就抱着狗娃子呼啦呼啦的进入梦乡,只不过客厅的油灯还没有熄灭,光亮晃动,老太太坐在那里打着盹,嘴里小声呢喃,仔细一看,她的手里抱着一本棋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