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品女天师 第016章 四品法师

时间:2017-11-14作者:江爱路

    “小景瑟,你这讹人的本事还真是厉害。”

    “哈哈,要不是有彦娘您坐镇,我哪儿敢啊。”景瑟数着手里的银票,盘算着自己此时的身价,总算也是一个有点银票的人了,“对了,彦娘,你说的这四品法师有什么好的?”

    “你不知道?”彦娘一脸诧异,原来这丫头对这些东西一无所知。

    景瑟收好银票,端正身子一本正经的看着彦娘。

    彦娘见她一副乖巧的模样,只能信了,“估计和你说一堆你也不知道,简单的说呢,就是品级越高就越厉害,自然能够接的悬赏单等级越高,更通俗的来说就是能赚的钱也会越多!”

    果然,一听说能够赚更多的钱,景瑟脸上的表情就有了微妙的变化,瞳孔都成了金子。

    “瞧你那财迷的模样,呐,这是四品法师的证明,出自赏金工会,上面有工会独有的徽,可是到哪儿都吃香吃的紧呢。”彦娘说着替在景瑟的左手上面系上了一条红色的丝巾,上面有一个银丝镶嵌的徽章,看着像一个太阳。

    小道童都是白色的丝巾,七品道士分别是红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上面是有白色四线绣成的徽章,法师则是红橙黄绿四色,银丝镶嵌的徽章,天师三品分别为青蓝紫,金丝镶嵌。

    “日月神教?”景瑟看着徽章脑海里蹦出这三个字。

    “什么日月神教,这是赏金公会的徽章,你这都在赏金公会这么多天了,别告诉我你从来不知道。”

    景瑟俏皮的吐了吐舌头,把徽章的那一面反了过去,看上去倒像是普通的丝带,“我这不是眼里只认钱嘛。”

    “滑头,你怎么把这反过去了?”换做别人恐怕恨不得让所有人见到这徽章吧,如此身份,即使走在路上也是出尽风头。

    “太丑。”

    彦娘摇摇头无奈,拿她一点儿办法也没有,“接下来要做什么?”

    景瑟眼珠子转了转,“彦娘啊,虽然我知道这样说不太好,可是呢……”

    “快说!”看她这扭扭捏捏的模样,彦娘立马打断,想象一下一个小叫花子,带着半个mian ju,脏兮兮的脸在你面前摆出娇羞的模样,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啊哈哈,你看我这抓了这个大一个妖怪,是不是也该有赏钱呢?”

    “可是这家伙不在我的悬赏单上呢。”彦娘真是对她又爱又恨,这小贪财的模样,她竟然生不出一丝一毫的气,若是别人,恐怕如今早就成了一具尸体了。

    “我这命都差点搭了进去……”景瑟嘟着小嘴,十分委屈。

    “好了好了,这单子呢正好在都城,自个儿人去领赏呗,好似有百两黄金。”

    “哇,黄金!”

    景瑟眨巴着大眼睛,口水都快流了出来,她仿佛已经看了无数金票票在朝她招手,真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如此值钱,本想晚点去帝都,看来如今只能提前行程了呢,想到这里,她的手不自觉的抚上了带着mian ju的半边脸颊。

    “小景瑟,我彦娘开口绝无半句虚言,就算是在帝都,看在我彦娘的面上,也定会忌惮几分,到时候记得报我彦娘的名字,绝对无人敢冒犯。”

    彦娘能够做到这分舵舵主之位,绝非偶然,她阅人无数,刚才景瑟眼神中闪过的无奈,落寞,再加上她这半边脸,她多半也能猜个大概。

    她看上的人,可不能受了委屈,这不仅仅是丢了她的脸,更是打了整个赏金公会的脸,她倒要看看是谁公然要和赏金公会翻脸。

    “谢谢彦娘,我早已不是当年的景色。”

    她这话一语双关,别人听不懂,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不是景色,而是景瑟。

    阳光明媚的午后,路上人来人往,有刚进城的商人,也有行色匆匆出城的过往之人,马车扬起尘土,推车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着它去赶集……”

    景瑟抱着小白骑坐在小毛驴的身上,毛驴的前面挂着一个胡萝卜,任由它自己在那里走着,她的嘴里则哼着她平时最喜欢的曲儿,虽然这调子已经跑到了没地儿了,但是她依旧唱的欢愉,再加上这迎面吹来的暖风,十分的惬意。

    “头一次离开凉城,心里头还有点慌乱,还不知道这地儿会有什么东西,说不准还能碰上几个盗匪。”恐怕这世界上也就只有她景瑟提到盗匪,露出期待的神色。

    从凉城出来,几十里开外便从大道成了小路,出现分岔,景瑟询问了近路之后继续赶着她的毛驴上路。

    “有茶棚!”

    景瑟正无聊呢,张望到前方不远处挂着茶的字样,立马催促这毛驴加快速度,这一颠簸倒是把怀里的狗娃子个震醒了。

    “唔唔唔!”吃饭了,吃饭了,饭呢?

    “瞧你那模样,你说说你,你除了吃还能干啥?”景瑟没好气的在他的小脑袋瓜子上面弹了一下,狗娃子立马用委屈的蓝眸子瞪着她,好似在控诉她虐待动物。

    “不对,刚才自己明明听到了声音!”景瑟瞪大眼睛看面前的狗娃子,“你刚才说什么?”

    “唔唔!”放肆!作为食物居然打小爷!

    景瑟就这样和他干瞪着眼睛,除了听见他唔唔唔的乱叫之外,并没有听见别的什么声音,难道自己的这是幻听了?就在她思索的时候,毛驴已经在茶棚附近停了下来。

    “怎么了停了?”

    “不好意思,这里暂时不接待外客。”一个面容刚毅的小斯拦住了小毛驴的去处。

    “我还没听说过这茶棚开在这里还不挣钱的道理。”

    “这里被我家主子包了。”那人见景瑟一副叫花子的模样,脸上顿时没了好脾气,“你这要喝水,随便找个河不就好了。”

    “呵呵,我想在哪儿喝水就在哪儿喝水,还用你来教?那要不要我教你怎么解手?”景瑟一看就是个不吃亏的主,她好不容易想喝喝水,打听打听小趣事儿,可却是被他拦了下来,心里头着实不快。

    “你个小叫花子油嘴滑舌,赶紧走赶紧走,小心我把你扔出去。”

    “笑话!有本事你连人带驴一块儿扔啊,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扔!”

    小毛驴顾着自己吃胡萝卜,翻了个白眼,非要把它牵扯进去做什么?

    “你!”

    “住手!”那人正要撸起袖子上来,便被身后一道温润虚弱的声音给拦了下来,只见一身青衫,黑丝束起,面容清秀的男子负手而立,虽然一脸病态,不过倒也算是器宇不凡。

    “这是怎么了?”

    景瑟对美男子向来不挑,见到如此ji pin,定然立马变了脸,“这位兄台,我只是路过此地想找个地方休息片刻,可谁知这厮偏不让。”

    啧啧啧,文绉绉的话从她嘴里冒出来,总是酸的掉牙,只是这美男这一直盯着我,我会害羞的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