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秋声依旧著梧桐 第二百四十四章 此厮竟一雅贼

时间:2020-01-13作者:唐雩

    “定了几个……额,两个吧!”

    迟疑了一下,黄皓不确定的回答道。

    “把吧去掉,哪两个,说说看!”

    横了黄皓一眼,翁旻走到张超的位置上坐下,看着身前的两人说道。

    “开场舞和歌曲联唱,我寻思着今年就不用乐队了,以歌舞剧的形式开场,节目就叫《向快乐出发》,然后歌曲联唱的话,十佳歌手不是选出来了嘛,让这些孩子们唱一首《我们都是追梦人》,书记你看……”

    黄皓回答的时候,左源就安静的坐在一旁听着,他也才刚来,还没来得及说正事呢,翁旻就出现了,这会不好插话,也没什么话可说的。

    “嗯!”

    沉吟了一声,翁旻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手指在张超的桌面上轻轻的敲打着。

    “开场你们看着办吧,今年的主题是‘相信未来’,能紧扣主题就行!至于歌曲联唱,十佳也是极好的,不过毕竟是毕业生晚会,你们要多动员些毕业生上场,上一届学生会的主要干部,还在学校的全部都叫上,小左,你部长当年也是十佳歌手,你去把他拉上!”

    见翁旻开始点将了,左源连忙点头称是。

    “正好聪哥跟我说月底会请半个月假回来忙答辩和毕业的事,而且书记您发话了,肯定没问题。”

    “反正你们看着办,我只是建议一下!”

    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翁旻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

    “今年我允许你们把钢琴从礼堂搬去现场!”

    “呀!真的吗?”

    听到翁旻这句话,最先坐不住的便是黄皓了。

    只见他双手一拍,大喜道。

    “书记你太明智了,这样的话我就把乐团也拉上,好些同学也是今年毕业呢!”

    作为乐团的指导老师兼指挥,合唱团也是挂在他名下的,黄皓从刚来仙林大学任职时就有乐团的学生想让晚会的结尾摆脱录音伴奏,玩一次演奏会式的漂亮收尾,每年皆是如此。

    奈何毕业生晚会总是在体育馆举行,其他乐器都好说,唯独礼堂里的那台三角钢琴,学校不让乱动,乐团毕业生的谢幕梦想也就一直搁浅着。

    这一次难得翁旻松口,由不得黄皓不开心。

    “我丑话说在前头,要是搬坏了,黄老师你可要自己赔一架哦!”

    翁旻也是莞尔,这件事还是今天汇报工作时,陈书记交代的,似乎是他们支部里有同学带头将请求上去的。

    反正甭管如何,这事算是定了,交代完这事,翁旻便起身离开了团委办公室,他可还有许多事要忙的呢。

    “黄老师,真要搬钢琴啊?要是真坏了,你一年的工资可就……”

    目送着翁旻离开后,左源总算是忍不住说道。

    “不是一年,是两年!”

    摆了摆手,黄皓竖起了两根手指头,有些唏嘘的啧了一声。

    “雅马哈的,不便宜!还好不是施坦威的。”

    “咕噜!”

    黄皓的话让左源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要真是施坦威,书记打死都不可能让你动它的!”

    “啧,也是,回头搬的时候可得注意了,我可不想我两年的工资打水漂了,俺媳妇还等着我攒够钱回去娶她呢!”

    黄皓歪着脑袋琢磨了一下,低声嘟囔道。

    “不说这个,来来来,左源同学,有没有什么想法,请告诉我,哥哥我江郎才尽了!明年我一定要提前半年,办一个‘我要上毕业晚会’的活动,广撒网,就不信还摸不到鱼了!”

    对于黄皓时不时抽风的模样,左源早就见怪不怪了,总共也就比他自己大了六岁,学音乐的黄皓又没什么架子,在他们这些熟悉的学生面前,经常这样。

    “相声、小品、舞蹈、武术,一样来一个吧!”

    ……

    “哈哈哈,彭老哥,我又来了!”

    刚送走杨墨白,彭桓在办公室里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便也准备去食堂吃个午饭。

    奈何刚准备出门,一个微胖的身影便破门而入。

    “哎呦我去,老周你想吓死我啊,老大不小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风风火火的!”

    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可把彭桓吓了一大跳,捂着胸口好险没憋过气去,不由得有些恼火。

    “哎呀呀,意外意外,这不是来的匆忙嘛!再说了,我才四十,不惑之年,正当时好吧!你都离知天命还有两三年呢,别整天跟个老头子似得,国家法定退休年龄都推迟到六十了,你还十来年呢!”

    学法的嘴皮子历来是很不错的,经济法也是法嘛,更何况这还是个博导级别的,那就更不一样了。

    “停停停,我这是修身养性,到你嘴里都成些什么词了都,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这么火急火燎的找我干嘛?讨字的话没门!先把上次从我书房顺走的藏书章还我……”

    撇了撇嘴,彭桓将公文包重新放下后,没好气的说道。

    说的是早些时候,周珂到他家做客,借观看藏书的便利,顺手带走了他的一枚篆刻着“书生之气不可无”字样的藏书章,彭桓已经追着这家伙讨了半个月了,奈何此厮一窃章雅贼,脸皮之厚,早已让彭桓无法。

    “黄忠达来仙林出差了,约咱们吃个饭,让我喊你,我看你车在楼下,所以就冲上来告诉你!”

    仿佛没有听到彭桓话的样子,周珂自顾着说道。

    “老黄?怎么没说一声就杀过来了!”

    闻言,彭桓不由的了一愣,随即面露喜色,随即催促着周珂带路,两人匆匆离去。

    “走走走,故友相约,岂能怠慢,当浮一大白!”

    黄忠达是粤南大学的哲学教授,当然是刚评上没多久,早些年还是年青教师的时候,彭桓和周珂去粤南大学交流学习时认识的,作为地主的黄教授就负责接待工作。

    也正是那会儿,三人结下了友谊。

    随后的日子里,虽然空间上相隔千里,但是三人联系不断,交流不停,关系倒是越发的深厚了起来,尤其是前两年,黄教授的两个硕士学生,还是周珂给写的介绍信推荐的呢。

    此时听闻友人不远千里到来,两人固然开心极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