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秋声依旧著梧桐 第一百五十章 看不懂这个时代了

时间:2019-09-17作者:唐雩

    “老彭!在不在,找你有事呢!”

    偌大的声音远远传来,在文学院的教学楼间回荡。

    文学院副院长办公室,正在自己的书案前慢慢的研磨那砚乌墨的彭桓手中的动作一滞,略带着些许疑惑的眼神看着半开的房门。

    他隐约间好像听到有人在喊自己,但是这会侧过耳朵仔细听,貌似又没人。

    “奇怪?”

    轻咦一声,满是疑惑的彭桓重新低下头继续研磨他的那砚乌墨。

    早已焚香净手完毕的他,正准备写一幅字换掉身后挂的那幅“宁静致远”。

    “我的个亲娘嘞,文学院离得可真够远的,每次都忘了骑个小黄车,干走老半晌。都这天了,还走的我一身汗,早知道打个电话就好了嘛,实在不行晚上回去也成,真真没事找罪受!”

    文学院的走廊上,一个约莫一米六多的微胖中年人迈动着小碎步朝副院长办公室走来,还隔着老远呢,就已经一嗓门送了出去。

    文学院的走廊聚声效果本来就不错,微胖中年人的嗓门还大,两相增幅之下,这一声叫喊传出了老远,估计整栋楼都能听到了。

    果然,对面的教学楼里间或着冒出了好几个脑袋,看神情气呼呼的,不过没等他们骂人,看清了微胖中年人的一众学生就跟打地鼠似得,咻的一下,全缩回去了。

    “砰!”

    “老彭,喊你你都不应一声!”

    猛地砸开的房门把正提着笔准备落下的彭桓吓了一跳,要不是大半辈子磨砺吓了的稳重,他都能跳起来了。

    只不过饶是如此,彭院手中毛笔上的乌墨还是滴落了些许,在洁白的宣纸上绽开出朵朵墨梅。

    “周大傻,你是准备吓死我好接替我院长的位置是吧!”

    轻叹一声,这纸算是毁了,墨滴落下的位置在正中间,连笔掩盖都做不到,彭桓只得无奈的放下手中的毛笔,没好气的瞪了火急火燎的微胖中年人一眼,也就是他口中的周大傻。

    “继承个锤子啊,我个经管系的,接你文学院的院长宝座,你是觉得我疯了,还是学校疯了!”

    来人是经管学院的教研室主任,主教经济法方向的老教师了,比彭桓要略小一点,两人算是前后届进入仙林大的,当年都是青年教师的两人出去培训学习什么的,时常被安排在一间房间,慢慢的也就熟了。

    尤其是后来周珂结婚,房子就买在彭桓家对门,又成了邻居的两人就更熟悉了。

    特别是周珂一个巴蜀人,彭桓又好辣,有事没事蹭蹭饭什么的,感情自然而然的就更好了。

    俗话说的好,没有什么事情是一顿火锅解决不了的,如果不行,那就再来一顿!

    嫌弃的白了彭桓一眼,周珂毫不客气的拉出一把椅子坐了上去,也不管茶几上的那杯清茗有没有被人喝过,反正就是一仰头灌下去的事,完了还一边摇了摇头,一边砸吧砸吧嘴,满脸嫌弃。

    “啧,你这茶不咋地,还是咖啡好喝!”

    “爱喝不喝,不喝拉倒,给你喝还嫌弃上了,上好的岩茶懂不懂,我学生特地给我寄过来的!”

    没好气的夺过周珂手中杯子,放回茶几上,彭桓走到对面坐了下来,略带审视的上下扫了一眼。

    “说吧,什么事?以你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性子,会跑我这儿,肯定没什么好事!”

    “我说老彭啊,你这话就有失偏颇了,你个老男人,天天过来窜门算个怎么回事,再说了你这文学院离我们经管院那么远,有那个时间,我还不如多写两篇论文呢!”

    总觉得巴蜀人是不是都一个性子,周珂的画风怎么看都跟唐羽有点像,都是不服输的主!

    “行行行,感觉说什么事,刚平静下来的心境都被你给破坏没了!”

    知道跟周珂耍无赖,自己是没有丝毫胜算的彭桓果断将话题拉回正轨。

    “哦哦,是这样的,元旦我外甥女不是要结婚嘛,你知道我这个当舅舅的就一穷教书的,哪有钱给她买礼物,这不是想找你掏幅字画,给她裱上,挂着也怪好看的!”

    搓了搓两只略显有肉的胖手,周珂不好意思的腆笑着。

    “……”

    看着周珂那张笑的跟个菊花似得老脸,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你也真好意思,我的字拿出去买个万把块还是可以的吧!”

    “是是是,那不是找你帮忙嘛,不用盖章,给我写个大大的‘囍’就成,你要愿意写个‘永结同心’那就更好了!”

    “知道了,赶紧滚吧,看着你这张老脸我就心烦!”

    “得嘞,这就走,我这脸当然没嫂子的好看呀!”

    眼看着彭桓挥手轰人,却没有表示拒绝,周珂就知道他这是同意了。

    目的都达到了,还是赶紧闪人先,免得回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说错话,让彭桓反悔那就不好了。

    “咦,你也收到苹果了啊?”

    起身往外走去的周珂这才看到门边架子上摆了一排的平安果,还都是精美包装的。

    “恩,都是学生们给的,说不用,还不听,非得给我,你吃么?带走几个!”

    从新走回书案钱的彭桓闻言抬起头看了一眼。

    “不了不了,我那一堆,说什么今天平安夜,要吃平安果的,真搞不懂现在的孩子,我当年在国外吃个火鸡不就完事了!”

    听出彭桓语气中盼望自己全带走的殷切之情,周珂连连摆手。

    “唉,商业化的节日,全都是洋节,外国的新年过的这么兴高采烈的,自己的除夕却冷冷清清的,老了,我已经看不懂这个时代了,走吧走吧,赶紧回去写你的论文去,不要影响我写字!”

    彭桓默默的感叹了一声,显得兴致缺缺,神情落寞。

    “唉!”

    见状周珂也是一凛,知道彭桓这会心情不好了,便也不再多说,长叹了一口气之后,出了办公室,顺手把门带上。

    周珂走后,彭桓并没能如愿的写字,举笔多时,最后还是默默的放了下来,走到自己的办工桌后坐下,慢慢的长叹一声。

    “国学啊!怎么才能让现在的孩子感兴趣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