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五百九十四章 借口

时间:2018-04-27作者:一览众山小

    “看来二哥跟我想到了一起去了。”南宫祺深吸一口气,沈慕烟的判断没有错,现在没有证据,但不能排除七爷没有任何的威胁,看似平静与世无争...那么暗中操纵的死侍也好..安排好的棋局印南宫祺和瑞王上钩也好。在夺嫡的斗争中...最不起眼的人..才是城府最深的那一个。

    “看来我们得去一趟了。”瑞王看了看南宫祺,给了他一个眼神,这就是暂时结盟的意思了么?南宫祺笑了笑,“烟儿你一定要好好的等我去救你。”他在心里暗暗地说道,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

    而沈慕烟这边,倒是无比的平静。她杀了的女人就躺在地上,血流了很多,顺着地板,从她的脚边流过。沾在了她的裙边..整个屋里充斥着血腥味。

    她却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她是从沙场上回来的人,哪里会像寻常女子一般惧怕生死。七爷也并没有派人去收拾尸体。他通过暗窗一直观察着屋里人的动静。他真的迷恋面前的这个女人,可是他却没有办法面对她...

    这样的方式哪怕能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对他来说都已经是再好不过的了。沈慕烟似乎感受到了一束炙热的目光,她警惕的在四周寻觅着,似乎想要找到那束目光的源泉,她巡视着四周,目光有那么一秒,对上了七爷的双眼。

    七爷下意识的躲开了,但是沈慕烟并没有看见他。“我知道你在外面,若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那么你不会留我到现在,你究竟是谁?究竟有什么目的。”她大声的喊着,若是此时不自救,万一南宫祺走上了那人设下的圈套岂不是后悔都来不及了。

    四周安静的只能听见她的呼吸声,空气中的血腥味更是让她保持着头脑清醒。七爷看她看得出神...直到旁边有人推了推他。“爷...二爷和四爷正在来的路上。”

    他已经听说了宫里的事,现在他必须要找个借口搪塞过去。为了不暴露自己..他朝着沈慕烟的房间看了看,眼里的不舍,让他暴露了自己唯一的弱点。

    他们已经走出了密室。这密室修在花园假山中,更是让人无处可寻的好地方。“若是他们来了,便说本王午休后进宫给太皇太后请安还未归。”他不能见..哪怕是瑞王..他也不能。

    不在场才能够更好的将自己身上的嫌疑全都洗脱干净。七爷这招,南宫祺和瑞王又怎么能看不透。一个老奸巨猾,一个心思缜密..对上这么一个看似青涩实则城府深重的弟弟。让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说话间,南宫祺和瑞王已经到了门口。通报的人跑的很快,管家赶紧迎了出去。“两位王爷..奴才有失远迎还请两位王爷恕罪。”

    瑞王点了点头,“无妨,七弟可在府中,我与四弟有事情与他相商。”管家赶紧露出一副歉意。“实在不巧,七爷午睡起听闻太皇太后中了暑热,急匆匆就进宫去了..这会子还没有回来。”

    南宫祺眼睛一紧,嘴角微微不自觉的扬了起来。“哦?我与四弟刚从宫中出来,不巧也没有听说七弟进宫的事。”瑞王似乎也明白了些什么,看起来像是遗憾,实际上,他们二人都已经参透一切。

    那既然是不速之客,就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了。“那还真是不巧,四弟咱们走?”南宫祺点了点头,管家捏了一把汗,要想糊弄这二位王爷..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们转身离开了七爷王府,“不知道四弟有没有兴趣跟我走一段?”瑞王主动邀请,南宫祺哪有拒绝的道理,现在人都已经安排下去了。沈慕烟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既然二哥说了,那臣弟恭敬不如从命。”他拱了拱手。“沈慕烟不是我抓的。”瑞王难得一本正经,“我自认为二哥将我视作眼中钉,若不是二哥所为..我还真是想不出何人能做这般事。”南宫祺冷笑着,难道现在他还要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么?

    “你确实是我的竞争对手,可是我不至于去伤害一个女人。尽管我知道这个女人很有可能成为钳制你的利器。可是我并没有那么做。”瑞王舒了一口气,这样的气氛反倒是让人觉得有些奇怪,南宫祺和瑞王死对头的关系竟然也能够这么和谐的并肩站在一起。

    “好,我相信你。”南宫祺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竟然对瑞王说的话一点也没有怀疑。就像是他们本来就是和平相处的兄弟,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七弟的事,你怎么看?”他皱着眉头,兜兜转转还是转回来了七爷的身上。“他在府里,我的人盯了一天了,他根本没有出来。”

    南宫祺瞥了一眼瑞王的表情,瑞王只是微微嘴角上扬了一下并没有太多的情绪显露出来。“哦?那你什么时候开始盯上七弟的。”

    “从那天太皇太后宫里出来之后,烟儿就提醒我留心七弟。”瑞王冷笑一声,“一个女人能看懂的还不少。”南宫祺不喜欢瑞王提到沈慕烟的时候的这个样子。

    对他而言沈慕烟就是上天赐予他的一份礼物。他不许别人亵渎她的一切。“烟儿对我来说,意义不同。二哥既然不喜欢女人参政,身边自然也不需要体己人儿。”

    瑞王愣了一下,随即还是笑了出来,体己人...他从不将男女私情当成是生活的一部分,家里的妻妾都是他政治联姻的工具,甚至这么多年他从没有喜欢过哪个女人,或者从没有哪个女人走进过他的心里。

    对于南宫祺的感情,他不知道该说是羡慕,还是不屑。沈慕烟能陪他做的事情,他身边没有一个人有那种勇气。对于南宫祺来说,沈家也无疑是他政治上面最大的助力。

    可是他似乎还真是没有从沈家那里想要谋求些什么,出去利益关系不说,难道真的会有那种所谓的爱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