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五百八十五章 突袭

时间:2018-04-24作者:一览众山小

    安慰南宫祺的话,沈慕烟已经说了很多了,尽管嘴上这么说,但是实际上没有人比沈慕烟更加担心南宫祺的安危,她的情绪不能表现在脸上,所以,始终将自己的情绪压制在心底。慈宁宫已经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她轻轻地靠在南宫祺的肩头。

    “我们回王府吧。”南宫祺点了点头,回过神,将她往自己的身边揽了揽,将她大半个身子都圈进了自己的怀里。“王爷..现在还在宫里,不能失了礼。”沈慕烟脸色泛起了绯红。他南宫祺何尝在意过别人的眼光。

    “你是本王王妃,就算让人看见也不过是落得夫妻恩爱,伉俪情深的由头羡慕罢了。”南宫祺挑了一下自己的眉头,这话更是逗得沈慕烟垂下眼眸,没有反驳他...

    也罢..她现在真的是极度缺乏安全感了。哪怕能这么待在他的臂弯里多一刻钟也好,她笑而不语,顺势攀上他精壮的腰,双双离去..

    一路她都靠在他的肩头,她闭目养神,他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出宫的路从没有如此安静过。但是似乎危机随时都有可能发生,他的人在暗处将他们的马车团团围住。

    车夫选择了闹市回府,一切似乎都没有什么破绽可言,可是却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群黑衣死侍,从天而降的利箭穿过了轿子,惊醒了怀里的可人儿。

    沈慕烟皱起了眉头,看见了定在眼前的箭。“王爷..小心。”她握住了南宫祺的手,似乎再给他力量,他们不是没有一起上阵杀过敌,南宫祺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抓过手里的剑一跃而下,沈慕烟没有露面...周围的厮杀声早就已经穿透了闹市的繁华。

    小贩也好行人也罢,四处逃窜叫喊的声音让沈慕烟心烦意乱,越是这样就会造成更多不必要的死伤。这一点是她,也是南宫祺最不愿意看见的。

    她深吸一口气,尽力去听南宫祺的剑刺穿人身体的声音,判断他的位置还有他有没有受伤..一切都发生的很快,就仿佛一瞬间,外面安静了下来。没有一点动静..南宫祺...他也没有了动静。

    沈慕烟坐不住了,从马车中抓过自己的软鞭跳了出来,受惊的马车一下子朝着街头飞驰而去。她竟然还有些许的庆幸自己出来了..

    “南宫祺?”她大声的叫喊着他的名字,这些人已经丧尽天良了,周围的尸体无数,黑衣人死有余辜,可是这些无辜的百姓,谁又能为他们的死感到痛心。

    为了权利和利益,不惜任何代价,这些人..真的是疯了疯了...沈慕烟想的出神,一支箭从远处瞄着她的心口,她在寻找南宫祺..似乎放松了对自己安危的警惕。

    嗖....一支箭朝着沈慕烟飞来,她翻身一跃,箭从她的右臂边上擦过,来不及闪躲。她倒吸一口气,血渗透了她的袖子...那人似乎充满了遗憾,一时激动拍了自己的大腿。为了失手感到不值。

    就在这时候,沈慕烟一眼就发现了他的藏身之处,一个飞跃跳到了他的身边,软鞭甩过,将他的脖子紧紧地绑了起来。男人挣扎..沈慕烟并不想杀人..或许留一个活口会有什么用处,但是她还没来得及松手,就有人从背后补了那个男人一箭。

    人就这么死在了她的手上,顺着方向寻去,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刚刚追人的南宫祺一回来就就看见了这个画面,倒吸一口气。

    赶紧往她的身边跑了过来。“你受伤了?”沈慕烟的脸色很不好,手臂上面的擦伤流出来的是黑色的血迹,她皱着眉头,不想让南宫祺为了她担心。

    “我没事王爷...”南宫祺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不行,竟然用这种方法..他上当了。去追..反倒是害了自己的女人。“我带你回府...”沈慕烟没有反抗,中箭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觉得自己没有了力气,努力打着精神等着南宫祺完整的回来..她才能松一口气。

    “王爷恕罪!!!”身边的侍卫一个个都身上带着血迹,看样子也是疲惫不堪的,这群人是训练精良的死侍,从他们的动作行径不难看出,这幕后之人是下了重金想要置他于死地。这人..除了他还能有谁?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心底最后一点挣扎的手足情,怕是在沈慕烟中箭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烟消云散了。他南宫祺最讨厌的就是不能保护自己的女人。

    怀里的人儿已经昏睡过去,他抱着她飞身一跃,消失在了闹市中。沈慕烟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了。这毒是解不了的,南宫祺请来的大夫都只是能够治外伤。就连最识得毒药的老先生都没有能够看出沈慕烟所中之毒。

    但是有一个办法..老先生只是提了一句,那是最后的办法,如果可以他绝对不会用伤害沈慕烟来解毒..他已经为了这个决定纠结了三日,怕是她再不醒来过来,他就要冲到瑞王府杀个片甲不留。好在是沈慕烟的眼皮微微动了动,换回了他的理智来。

    沈慕烟睁眼就看见南宫祺守在床边,心头一阵暖流过后,她动了动自己的手臂。钻心的疼让她放弃了动弹的念头,“烟儿...”他沙哑的声音直接吸引了沈慕烟的视线,躺在那里,她也许久没有说话了,嗓子的不适让她开不了口。

    南宫祺赶紧起身端了茶杯过来。“少喝些水,你已经连续睡了三日了。”他这三日似乎是他度过的最煎熬的三日。她心疼的看着他的脸,三日而已,他却鬓间生了白发。

    稍稍缓和,她便开口,左手伸到了他的面前,轻轻地放在了他的鬓间。“王爷怎的这么不好好照顾自己。这白发...不该生在您的鬓间。”“只要你能醒来,要本王做什么都心甘情愿。本王的精兵就在门外,如果你有任何不测我会让京城所有跟这件事有关的人全部为你陪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