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五百七十一章 见招拆招

时间:2018-04-24作者:一览众山小

    南宫钦听得出太皇太后是不相信他的,也知道,她在暗示着他一些话,因为这,忍不住朝眼前人看了几眼。

    在南宫钦朝眼前人看的时候,太皇太后也对着南宫钦道,“瑞王,你最近可有见到你三皇兄?”

    太皇太后看着眼前人,倒盘问着,在她盘问的时候,南宫钦倒明白,她这是在测验他,想着,倒也笑了笑。

    “自然是有的。前几日,儿臣误会了三皇兄还带兵包围了三皇兄那,闹了一个不愉快的事呢,不过,好在三皇兄大度,不同儿臣一般计较。”

    南宫钦看着眼前人,在他这么解释的时候,太皇太后也盯着南宫钦看,本以为,这瑞王是不会说有去南宫祺那的。

    没想过,既然会主动说,既然这样的话,那她也不好去计较一些什么呢,想的时候,太皇太后也朝眼前人看了看。

    在她这么朝前面人看时,她也冲着南宫细细打量了下,跟着道,“是吗?这是有什么误会,导致你带兵去包围你三皇兄那呢?”

    太皇太后盯着眼前人,声音不解,在她问出这话的时候,南宫钦眼神倒也一变,他知道,这太皇太后是想要逼着他把全部事都说出来呢。

    在他想着该怎么回答时,弥月倒也开口,“太皇太后,王爷会误会也是因为小女弄错了。”

    弥月看着眼前人,从方才观察中,大概也明白了这太皇太后是怎么样的人,这知道了,要同太皇太后说也比较容易了。

    弥月想的时候,盯着太皇太后,她心脏是想要把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推,这样,太皇太后知道了,也不会去说王爷什么事。

    弥月想的时候,太皇太后眼神也朝着她这边投射过来,看她眼神很是别样,跟着,拉长了自己的声响,“哦?是这样?你一介女子是怎么弄错的呢?”

    太皇太后在说出这话的时候,眼眸犀利的朝着弥月那看去,在她这么看着弥月的时候,弥月也是很平静。

    “弥月是帮瑞王调查朝中,哪个大臣贪污的人,这次调查,这情报弄错,所以才导致瑞王去包围三王爷。”

    弥月在说出这话的时候,脸上划过的情绪就像在说明着什么,在她说出这话的时候,那站在太皇太后身后的翠儿可是目瞪口呆的?

    这事是这女子策划的?这怎么可能?她是不怎么相信的。

    “哦,瑞王,还有这一回事吗?哀家可没想过,瑞王对于朝堂的事这么的上心呢。”太皇太后盯着南宫钦。

    她现在可不想去追究弥月什么,要追问的是南宫钦,在她这么看向南宫钦时,弥月是觉得奇怪的。

    正常,这太皇太后不是该吧注意力放在她身上吗?为何是继续追问着王爷呢?看着眼前一幕,总觉得哪里奇怪。

    在她觉得奇怪时,弥月也朝着瑞王那边看去,在她这么看向瑞王那时,南宫钦也回答和太皇太后的话。

    “对,不过这事不怪弥月,毕竟,这人都有弄错的事,要怪也只能怪本王太不相信自己的手足。”南宫钦在说出这话时,弥月可不满了。

    她想上前说什么,而他察觉到,也是拉着她,不肯她上前说,她要说了的话对于他和她可没什么好处,这样的情况也不会随着改变。

    既然这样,那还不如不让弥月去说,知道弥月这样是为了他好,可是,弥月可不了解太皇太后这人。

    而他自小在这皇宫内长大,太皇太后的人是怎么样的,他也是知道的呢,瑞王想的时候,他也在警告着弥月。

    而弥月感受到瑞王这警告也盯着眼前人,在她这么盯着眼前人时,她也觉得有那么点委屈,毕竟,她也是不想他出事,才这样的。

    在想的时候,倒也低沉着脑袋。

    太皇太后听着南宫钦这话,看着他,跟着,倒不在计较什么了,“也罢,瑞王,你可得明白,这皇宫可不是寻常人家寻常人家的手足吵闹猜忌,最多也是打一架便好,而我们这种身份地位的可不是。”

    “这对于朝堂有心是好事,但是这也得分清楚,哀家的意思,你懂吗?”太皇太后盯着南宫钦。

    她眼眸内浮过的情绪就像在说明一些什么,在她这样时南宫钦也是明白,这太皇太后是在警告着他的。

    想着,朝她那看了几眼,接着点了点脑袋,“是,儿臣自然是明白的,这猜忌王兄,本就是儿臣的不对。”

    南宫钦这话说出,倒显得太皇太后好似在偏心和南宫祺。

    站太皇太后身后的翠儿,听着这话,很是不满,想要说一些什么,可却是看着太皇太后的眼神也是放弃了。

    那盯着南宫钦的眼神浮现了不满的情绪,要知道,这南宫钦老是这样可是不行的,想着,语气奇怪。

    “瑞王明白就好,当然,若是三王爷真做了什么不好的事,你有证据,也是肯定的,倒也是可以去盘问,哀家是偏向公正的那个人的。”

    太皇太后这话就是在告诉南宫钦,她没偏心谁,这谁做错了,她都不会偏心,照罚不误。

    “儿臣明白。”南宫钦低头,模样很是恭敬。

    听懂了太皇太后的警告,他自然不能在去说一些什么的,若在说什么,这出事的人是他而已。

    “既然懂了,那这件事过了就过了,不在去议论了。”太皇太后倒也很有耐心。不慌不忙的开口。

    南宫钦听着,也不好在说什么,本来是想在追究和想办法救出自己的人的,太皇太后这样说,看来是没法了。

    弥月站在一旁听着南宫钦被太皇太后压着的话,不由得感叹眼前太皇太后的厉害,在她看向太皇太后那时,太皇太后也盯着她看。

    打量的眼神就这么在她身上来回扫动着,让她觉得很是不自然很不舒服。

    对于太皇太后的打量,她也只能笑着对待,盯着太皇太后时,她总觉得,眼前人会冷不丁的抛出一句什么话来为难她。

    她这个人可是最不喜欢被人为难的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