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五百六十七章 欺人太甚

时间:2018-04-21作者:一览众山小

    “王兄,这为何不行?这瑞王那么欺人太甚,你还为他着想吗?”南宫瑞听见自己话被反驳,也拧着自己的眉头,脸上流露出别样神色。

    在他这样反问时,南宫祺也盯着南宫瑞看,接着开口,“这不是为不为他着想的事,而是会不会顾全大局的事。”

    “太皇太后历经那么多事,这看人最准,你一点点小心思只要表现出来,她就懂了,所以,别得不尝试。”南宫祺沉下眼眸。

    在他说出这话的时候,沈慕烟也接过他的话,“对,这太皇太后可不是好对付的主,你一点点小心思表现出来,她就明白了。”

    “七弟,你平时不是鬼主意最多的吗?这次,怎么就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呢?”她一双清澈的眼眸,朝着眼前人看去。

    在她这么朝他那看去时,南宫瑞也朝着他是那边看了看,两个人对上视线,他想解释,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好。

    可能是遇到是她们的事,他就气不过来,然后静不下心吧?可这不行,那不行,明日该怎么办?

    南宫瑞想着,撅起自己的嘴唇,一副委屈模样“可是,这样的话,明日,入宫后,要怎么做?”

    他今天的状态真的是不那么好的呢,总是想不出好的办法来!

    慕烟瞧见南宫瑞这神态,朝他那看了看,接着开口,“七弟,你不是说,那个告诉你事的是太皇太后身边的宫女吗?既然这样,那明日,你便让那宫女同你出去走走,你把该问的都问她,懂了吗?”

    沈慕烟在反问这话时,南宫瑞是点了点脑袋,跟着又摇晃着自己脑袋的,他觉得他懂,可又觉得他不懂。

    “就是问她为何知道这事后,还要告诉我?我跟他非亲非故,素不相识的。”南宫瑞盯着眼前人。

    在他说出这话,沈慕烟也是点了点是脑袋,“是,这一些都该问,其他的,你想到什么便问什么。”

    “可这忽然同太皇太后要个宫女出去,不是很奇怪吗?”南宫瑞问这话的时候,沈慕烟也朝他那看去。

    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了错愕,她没想过,这南宫瑞居然会问她这话,想的时候,低沉着自己的眼眸,接着,朝他那边看了几眼。

    在她这么看着他时,他也反应过来,他又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想着也是伸手敲打着自己的脑袋瓜子。

    “哎,王嫂,你看看我这脑袋瓜子,老是这样不灵光,真是该打。”南宫瑞边说边敲打着自己的脑袋。

    在他这样时,沈慕烟也同七王爷那看去,“你便同太皇太后说是想借个宫女,让她陪你出去散散心便好,然后假装随便挑选的模样。”

    太皇太后肯定不会拒绝的,她很笃定,轻声说出这话的时候,倒也看向身边男子,盯着他,眼神划过复杂之意。

    本是有很多话想同他说的,可现在看来,她倒是不适合把什么话都是说出来呢。

    “慕烟,想到一些什么事了吗?”南宫祺懂得慕烟的眼神,看她这样,询问着她,脸上

    划过了好奇之意。

    在他这样时,沈慕烟也点了点自己的脑地,“恩,算是想到一些事吧,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沈慕烟说出这话的同时,盯着他的眼神是别样的,生在皇宫的人,并不是那么好的,这内争可比没权势的可怕。

    一不小心就会被灭门,想着,很想让阿祺同自己归隐的,不去管理朝堂中事,无忧无虑的生活在世外桃源。

    可想到,整个国家的安危,倒也不能这么做。

    “王兄,最近,父皇很是疼爱那凤姬,这皇宫内的娘娘们,可都不满,还有,父皇的身子骨大不如从前了。”南宫瑞想到皇宫内最近的事,倒看着眼前人。

    在他说出这话时,南宫祺眼内划过一抹复杂情愫,这事,他有听到风声,这凤姬若一直留在父皇身边,父皇肯定会出事的。

    但,这又苦于没证据,不能正大光明的让那凤姬出事。

    想的时候,他也感到很无力,跟着哀声叹了口气,“这事,等我们这边的事,解决好后在去处理吧,父皇身边高手甚多,倒不必怕。”

    南宫祺说出这话的时候,南宫瑞也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一时间,觉得,他又是白担心了。

    “七弟,若,你没什么事的话,你便先回去吧,王兄有话要同你王嫂说。”南宫祺盯着眼前南宫瑞。

    在他说出这话时,南宫瑞也盯着眼前两人看,没想到,王兄居然这么快就下着逐客令!这可是他想不到的!

    在他想的时候,他也一脸可怜兮兮,“王兄,你舍得让王弟走了吗?王弟还想在你们这呆着呢,也想知道你们要说一些什么。”

    在他所出这话的时候,他脸上也是划过了可怜巴巴的情绪,在他这样时候,南宫瑞也盯着眼前人看。

    他看着他,看了好几眼,跟着倒朝着他道,“琢磨着是舍得你走的,你放心。’

    听见这话,南宫瑞倒也不满了,总觉得,王兄只对王嫂好,其他都是不放在心上的!想的时候。语气不悦。

    “王兄,你怎么能这样!王弟,对你也很真的!”南宫瑞盯着眼前人,在他说出这话时,南宫祺也有点哭笑不。

    为什么这七弟总是能让人哭笑不得呢?他自然是知道他对于他的好,但是,倒也没法说什么。

    想着,很是直接的开口,“恩,可能是妻子比较重要吧。”

    南宫祺在说出这话的时候,沈慕烟倒朝着他那边看了看,接着,语气不满,“是这样吗?之前,怎么不见你是这样想的?”

    特别是发生那种事的时候,想着,她倒也有点脾气了,直接扭过脑袋,不想搭理他,在她这样时,他倒也不知道这慕烟是怎么了。

    有点摸不着脑袋,看慕烟这样,也朝慕烟那边看了看,跟着开口,“慕烟,怎么了吗?怎么不高兴了?告诉我可以吗?”

    在他这么询问沈慕烟时,南宫瑞看着倒眼嘲笑着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