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五百五十六章 他的心事

时间:2018-04-19作者:一览众山小

    ,精彩小说免费!

    等慕烟回到自己房内,黎清倒出现在她面前。

    “黎清,怎么了?”看着黎清忽然出现,慕烟也觉得是有事,朝她那看了几眼,在他这样时,黎清倒对她道。

    “主子,属下觉得,王爷现在是很喜欢主子你的。”黎清说出这话时,慕烟也觉得奇怪,无缘无故的。

    “恩?”反声询问黎清,在她这样询问时,黎清倒朝着眼前人看,跟着开口,“王爷最近的表现是很在意您的。”

    “上次,您同明国公世子谈论后回屋,王爷可是立马朝着明国公世子那去,两个人单独在房内呆了许久,黎清都不知道王爷他们是在屋内说什么说这么久。”

    慕烟眼前女子笑着说出这话,在她笑着说出这话时,慕烟也朝着黎清开口,“这事,那会你怎么没同我说呢?”

    她可没想过,还有这么一回事,反问黎清的时候,拧着自己的眉头,黎清看她这样,很直接道,“这不是怕主子你想太多,同王爷生气吗?”

    黎清说出这话时,脸上浮现一抹复杂神色,她就这么盯着前面人,在她这么盯着前面人时,黎清也对她说。

    慕烟听着这话,倒也发觉,她方才确实是有点失控了,想着,低沉着眼眸,跟着开口,“还是你比较了解我。”

    “呵呵,属下不敢担。”黎清听着慕烟的话,看她神色有那么点后怕的,感觉她好像说错话了,然后主子不喜欢。

    黎清想的时候,她也朝着慕烟那看去,在她这么朝着慕烟那看去时,慕烟是对着黎清开口,“以后,若发现一些什么事要及时同我汇报,知道吗?”

    这话倒有那么点像是在责怪着黎清,而黎清听着慕烟这话,也点了点脑袋,“恩,知道了。”

    慕烟说话的时候,黎清也朝着慕烟开口,“属下明白,这次是属下的错。”

    在她这样开口时,她总觉得哪不对,毕竟,她就是想帮王爷说下话,让主子开心一点点,没想到会这样。

    慕烟看她这样,倒不在说什么,她知道的,黎清这样做大多也是为她着想,既然是为她着想,那她也不能去说什么。

    慕烟在想的时候,她也不想黎清在自己身边照顾着,伸手摆动了几下,示意黎清退下,在她这样时,黎清倒朝着后面而去。

    主子,怎么突然这么奇怪,莫非,真是她做的不好?内心有点不解,盯着眼前人,脸上透露出了各种复杂神态。

    想问一些什么的,可想清楚,知道了主子的想法,她也觉得自己不该在说什么好,想的时候,黎清是直接退下的。

    在她关上门时,那站门口的凌阳倒也嘲笑她,“早就跟你说了,有的事,能说,有的不能说,自己要多掂量下,这下好了吧,被主子赶了出来。”

    凌阳站门口,他听得见里面的谈论声,看着黎清一脸无奈时,忍不住嘲笑她,凌阳在这么嘲笑黎清时,黎清也不满。

    朝他那看去,脸上浮现不悦的神态,“笑什么笑,看着我干嘛,你就没有说错话和做错事的时候?”

    黎清不满凌阳,她盯着他,语气充满不悦,在她反驳时,凌阳倒朝着她那笑了下,跟着开口,“确实没有过。”

    他在说出这话时,脸上情绪是有那么点小得瑟的,他这模样黎清看着就来气,本是想打他的,可怕吵到主子。

    想着,冷哼一声,站在他身边守着。

    “你也会想在这守着主子的时候。”凌阳大抵是觉得太无聊了,时不时的嘲笑着黎清,在他这么找话说时,黎清也不满。

    黎清看着前面人,脸上表情冷漠,她内心此时是不断告诉着自己,不要去理会他,这凌阳就是找骂。

    他这么想找骂,她不搭理他就好了。

    南宫祺这边。

    他面色凝重,坐在书房内,一双深邃的凤眼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竹筏看,这竹筏上的内容可不是什么好的内容。

    “这事,倒有那么点令人苦恼,如果不解决的话,倒也是不行的。”嘟囔出声时,烈骁站旁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看着自家王爷拧着眉头,一脸严肃,倒开口询问,“王爷,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担心,询问时,倒也想看看王爷是在看什么,然而,在他这么朝前面看去时,南宫祺倒也缩回了自己的手。

    不想被瞧见,在他这样的时候,烈骁也明白自家主子的意思了,他看了看前面人,接着低沉着脑袋。

    他方才逾越了,“主子,抱歉,是属下逾越了。”

    在他说出这话时,他也低沉着是自己的脑袋,在他这样时,南宫祺也不在意,看了看他,跟着开口。

    “没事,你先出去吧,本王想自己呆下。”他需要自己一个清静下,想想,这事得怎么处理。

    “王爷,属下想在这陪您。”烈骁看着眼前男子,在他说出这话时,南宫祺也是直接拒绝了。

    “不用,本王想自己静会,要想下事。”南宫祺看了看眼前人,在他说这话时,烈骁盯着南宫祺的眼神是复杂的。

    烈骁脸上浮现这种复杂情绪时,南宫祺也盯着他看,“你不用担心什么的,本王真没什么事,你下去吧。”

    南宫祺在说出这话时,烈骁见自己没法在插口说一些什么,只能答应,“既然王爷都这么说了,那属下就先行告退。”

    烈骁盯着眼前人,他在说出着时,烈骁盯着南宫祺的眼神是别样的,现在,他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眼前人。

    烈骁在这样时,南宫祺也朝着烈骁是开口,“这事,别让其他人知道。”

    “是,属下明白。”烈骁听着南宫祺话,明白了他的意思,答应的时候,也朝外面走去,见他这样,他也是放心了、

    拧皱着剑眉,盯着眼前那竹筏看,觉得自己的脑袋特别的痛,真的,这烦心事,太过于多了。

    算了,他可以处理好的,这一些事,就该自己瞒着处理。

    不能让慕烟担心太多了,想的时候,他也暗自下定着内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