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五百五十一章 打死不承认

时间:2018-04-18作者:一览众山小

    ,!

    南宫钦手中的耳环是用琉璃石雕刻而成的,上面雕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从耳环的成色来看,倒也不是普通人家的耳环。

    因为这,南宫钦也咬定了这耳环就是沈慕烟的。

    “如若这耳环不是你的,那普通人家的女子哪佩戴得起?而且本王也瞧见过你佩戴这个。”南宫钦盯着眼前沈慕烟。

    看她眼眸内折射出的神色,倒也不满,这一次,不管怎样,都要扳倒他们其中哪一个人,南宫钦想的时候,他也朝着眼前人道。

    “若是你不承认,那本王也只能先将你押着,查询这件事了,本王为查明走私之事,父皇,肯定不会说什么的。”对于这事,他倒特别的笃定。

    “你敢。”本站一旁静默不语的南宫祺,听见南宫钦要对于慕烟不好,立马开口,声音低沉,神色凌人,浑身上下散发出了冰冷之意。

    他同南宫钦对视时,南宫钦也朝着他盯着,看他那发生变化的模样,倒也低声笑了,“呵呵,皇兄,你看我是那种说到不做到之人吗?”

    说完,倒也扬起大手,朝身后士兵示意,“来人,抓下沈慕烟,带回去严加盘问。”

    他是认真的,在说出这话时,他身后士兵也都纷纷上前,围绕着沈慕烟,在他身后士兵这样时,烈骁同凌阳也是不满的。

    要知道,他们可不会任由人欺负自家主子的,想着,也是拔剑而出,一脸护住模样、

    “看来,瑞王是要欺负到不本王头上来。”南宫祺盯着眼前南宫钦,冰眸子再次低沉着。

    看来,他是不能在顾及什么兄弟之情了,慕烟是他的心头肉,谁敢碰她试试看!

    众人对峙的时候,明国公世子也站一旁看着,他就知道会是这局面,看着这,也朝门外看了几眼。

    等待着自己的书童回来,书童不回来,他倒没法帮慕烟,所以还得在等等,想的时候,他也朝着慕烟那看去。

    这么一看,两人倒面面相视了,对视的时候,他也有同慕烟暗示着让她别怕,他有法子帮她的。

    在他这么看着慕烟时,慕烟那俏丽的小脸上,倒没浮现一丝丝的怕意,她也不慌,她知道,阿祺还有明郁都会有帮忙帮她的。

    主要,现在是不满这瑞王欺负到她们头上来,要知道,皇上可没不重视阿祺,这瑞王居然敢这么乱来。

    莫不成是不怕出事?想的时候,慕烟也拧着自己的柳眉,在她这样时,南宫钦继续念念有词。

    “沈慕烟,你这是想抗旨不成?你可得知道,这抗旨的严重性,还有后果是什么。”南宫钦就像是在告诫着沈慕烟什么。

    在他这么告诫沈慕烟时,沈慕烟也朝他那看了几眼,跟着,声音平静,“恩?慕烟自然知道,只不过,瑞王,你这次来好像不是领旨前来吧?”

    “你这是污蔑自己兄长和污蔑兄嫂吧。”她也不着急,盯着眼前南宫钦看,在她这样开口时,南宫钦也不说什么。

    明国公世子本不想说什么的,可盯着眼前这一幕,倒对着瑞王开口,“瑞王,这种事,似乎是该刑事司管辖,而不是你吧。”

    “这要领旨调查的话,也应该是刑事司的人来。”他说这话的同时,挑起眉头,看了看南宫钦。

    想知道,南宫钦是什么意思。

    听见他开口,慕烟脸上神色倒流露出看看戏的神色,要知道,这种事都是明郁在管的,这次,南宫钦不先计划好,就这么鲁莽上前来,倒是给自己自找麻烦。

    想的时候,盯着南宫钦看,嘴角微微上扬,落井下石道,“对阿,瑞王,这种事,不该是你管辖的。”

    “而且,你是不知道,明国公世子已经是在调查此事了吗?”慕烟盯着南宫钦语气带笑,现在她可想看看,他是怎么说的。

    在她盯着南宫钦脸上划过的神色,等待他开口时,倒也瞧见南宫钦神色上流露出不满的神色。

    看得出,南宫钦情绪不是那么对劲,她知道,南宫钦瞧见明国世子的时候,就是在猜想着,为何他会在她们这边。

    呵呵,还在下好了,她可是想看他要怎么解释。

    “就算明国公世子也在调查此事,可这不是什么都还没调查出来?本王现在已经是掌握了一定的线索,这说明本王的能力比明国公世子的好。”

    南宫钦很不害臊的说出这话来,在他说出这话时,慕烟看着他的眼内倒划过了嘲讽之意,忍不住嘲笑出声。

    “呵呵,瑞王,真这么觉得吗?既然这样,那瑞王大可放弃王爷身份,请求皇上赐你做刑事司的掌管者。”慕烟说出这话时,也一脸挑衅的盯着南宫钦看。

    南宫钦做这么多,可不是为了整个国家着想,他不过是为了自己一己之私着想而已,这种人,不配当皇上。

    “你!”南宫钦听着慕烟的话,倒被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王爷,明郁可觉得王妃说的并无道理,既然王爷这么在意朝堂中的事,那你大可同皇上请求,撤掉你瑞王的身份,然后进入刑事司。”明国公世子帮着慕烟。

    在他说出这话,瑞王倒也是一甩袖子,面色浮现温怒之意。

    “若是本王入了刑事司,这出事的可是你们。”他语气内的意思倒也像在说明,南宫钦的恶行有很多一样。

    在他说出这话时,南宫祺倒也不怕,护着自己心爱的女子,同眼前人开口,“随时恭候。”

    他这样,南宫钦也说不出什么来了。

    她们对峙的时候,一个女子倒也扭着腰肢,走入这王府之内,瞧见眼前这阵势,倒被唬住了。

    本想退缩,可想了想那人告诉自己的话,倒也壮了壮胆子,朝前走来。

    “请问您可是瑞王爷?”女子声音娇滴滴,脸上浮现出胆怯之意。

    她询问时,南宫钦也盯着女子看,跟着语气不满,“是与不是为何要告诉你这个不相干的人?你是谁?有何事?没瞧见本王正忙着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