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五百五十章 惩治

时间:2018-04-18作者:一览众山小

    ,!

    想的时候,他也笑着盯着是慕烟看,“本王的慕烟怎么会像怨妇呢?自然是不会的,你就别想太多了。”

    南宫祺看着前面人,在他说出这话时,慕烟盯着南宫祺的神态倒缓和了不少,跟着对着南宫祺道,“是吗?可为什么慕烟总觉得阿祺有时候很是嫌弃慕烟呢。”

    两个人,兴许是瞧见南宫钦不脸上划过了不好的情绪,所以才好心情的说出这话,在慕烟说出这话时,她也朝着南宫祺那多看几眼。

    跟着暗示南宫祺该进去看看那南宫钦了,现在南宫钦的情绪肯定是不好的,在她暗示的时候,南宫钦也同慕烟一起朝里面走去。

    他在跟着慕烟一同进去时,慕烟脸上浮现的情绪是那种在等待看南宫钦好戏的模样,在她进去里面时,瞧见的一幕是南宫钦翻来覆去翻垃圾的模样。

    在看着南宫钦这样时,沈慕烟自然是不怎么满意的,盯着他看,接着道,“瑞王,你这样翻找是想找一些什么?”

    “你想找的东西,找到了吗?”沈慕烟盯着瑞王看,问他这话时,瑞王脸上黑得跟抹布一样。

    在他面色这么黑沉时,沈慕烟也对着瑞王开口,“怎么了,瑞王是找不到自己想找的东西,所以脸上这么难看?”

    她在问出这一句话时,瑞王看她的眼神也是很不悦的,直接上前拉着沈慕烟的领口,接着语气不满。

    “沈慕烟,你这是什么意思?”在他说出这话时,他也是拽着沈慕烟的,而在他这么拽着沈慕烟时。

    沈慕烟脸上也流露出了不满的情绪,在她要挣扎的时候,站在一旁的南宫祺可是不悦了,直接拿开南宫钦的手,语气不满。

    “南宫钦,你放尊重点!”在他说出这话的时候,他也直接把他的手拿开,把慕烟护在自己身后。

    要知道,慕烟可是他的宝贝,那舍得让别人这么拽着他?在他说出这话的时候,他是不满的盯着眼前南宫钦看。

    现在,他可就像在护着什么一样,而慕烟在被他这么护着的时候,倒也巴眨了几下自己的眼睛,看了看他。

    她刚刚是想要自己挣脱开来的,好在阿祺抢先一步了,不然,她可就是不是打了南宫钦而是打了阿祺了。

    想着,脸上浮现的表情是转庆幸着的,在她这么庆幸的时候,慕烟也朝着南宫祺那看去。

    盯着眼前男子脸上浮现出的情绪,也看出了他现在的心情,盯着他看,刚想说一些什么,可想了想,倒不在多说一些什么。

    虽然,很享受这种被护着的感觉,但,她觉得,她是不用被护着的,因为,她想做跟他并肩的人。

    沈慕烟想的时候,南宫祺一脸黑沉的盯着南宫钦道,“如果,瑞王搜好了,那就出去吧,在不出去,不管,你有没有搜到你想搜的东西,都不要在继续呆着,如果继续呆着,本王可是要对你不客气了。”

    南宫祺说出这话的时候,脸上浮现的表情很是危险,凤眼内迸发出了危险的目光,他这神色,慕烟可是很熟悉的。

    阿祺生气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如果这南宫钦在不走的话,估计是会出一些什么事,在她想的时候,她也低沉着自己的眼眸。

    慕烟在这样想的时候,南宫祺也继续南宫钦开口,“你也知道,我这个最讨厌什么,和最不喜欢别人触及我的底线。”

    “南宫钦,本王可没跟你说笑。”南宫祺一字一顿的开口,在他说出这话时,南宫钦倒被他这模样给唬住。

    他第一次瞧见南宫祺这模样,以往,不管他做什么事,他在不悦也不会这样,毕竟,他会顾及一些兄弟之情。

    现在看来,他是真的发怒了,原因只因为他触及到他的底线了,想着,他搜不到什么东西,方才有答应了南宫钦那些话。

    倒也有点畏惧,可想清楚,想到自己的一些事,倒也不怕了,直接挺直着自己的腰杠,跟着朝眼前人开口。

    “就算搜不到,本王也是有证据,证明昨夜沈慕烟去过那地方的事。”他在说出这话时,沈慕烟倒朝前面人看去。

    微眯着眼眸,盯着他,她去墓地时,掉落了一个耳钩,看来,这确实是被他设计拿去的,想的时候,倒也在想着一些事。

    沈慕烟在这么想的时候,她也朝着南宫钦那看去,跟着,对着南宫钦开口,“慕烟可不懂瑞王这是什么意思,慕烟昨夜一整夜,都在王府内陪着王爷,这府上的下人都可以作证。”

    “慕烟现在就懂得,瑞王污蔑兄长,带兵围着兄长家,然后现在还要污蔑皇嫂,这一些事,若是皇上知道了,不知道皇上会怎么处理呢。”

    说出这话时,眼神闪烁着别样的神色,现在,她可是同瑞王在对峙着,在对峙的时候,瑞王看了看慕烟。

    他看她的眼神充满了别样的神色,在他这样时,慕烟也对着瑞王开口,“瑞王,你说,皇上知道这事后,会怎么处理呢?”

    反问这话的时候,眼神内也迸发出危险之意。

    “呵,沈慕烟,你可不用用这话威胁本王的,本王可是不怕的,这耳环是你的,本王没记错吧?”

    南宫钦盯着沈慕烟,朝她说出这话,在说出这话时,他也从怀中掏出了一样东西,呈现在南宫祺和沈慕烟面前。

    南宫祺瞧见眼前东西,面色一沉,这东西确实是慕烟的,在想的时候,他也是有所动静,而慕烟看他这样倒伸手拍了拍他手,示意他别乱来,她自己知道怎么解决。

    她在这样后,倒站在南宫钦面前,语气不满,“瑞王,这是何物,慕烟并不知道,也不是慕烟的。”

    “慕烟只知道,王爷现在又是要来冤枉慕烟。”沈慕烟盯着眼前人,语气不悦,在她说出这话的时候,南宫钦盯着沈慕烟的表情很是奇怪。

    跟着不满,“这东西分明就是你的,你还想来一个死鸭子嘴硬不承认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