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五百四十八章 空手

时间:2018-04-18作者:一览众山小

    ,!

    在驾驭马匹的南宫钦,瞧见沈慕烟的做法,忽然松手了,不在拉扯着缰绳,整个人腾空而下,他就知道是有人在捣鬼!

    看着沈慕烟,眉头皱紧,想说沈慕烟什么,可看南南宫祺护着她的模样,又觉得自己不好去说什么。

    拧着自己的眉头,在他站在沈慕烟和南宫祺面前时,女子倒也蜿蜒一笑,笑得是倾国倾城,跟着动了动嘴唇,“瑞王,你可得小心点,别摔了阿。”

    她是故意要挑衅南宫钦的,南宫钦在被这么挑衅时,他盯眼前人的眼眸神态不是那么好的。

    在他神色不悦时,沈慕烟也对着眼前人开口,“要知道这出了瑞王府,可不是哪个地区都是你的。”

    南宫钦最不喜欢有人挑衅自己,可眼前沈慕烟这女人,却一直挑衅着他,想着,是拧着自己眉头。

    他才上前一步,想说一些什么,南宫祺倒把慕烟拥在怀中,护着她,凤眼盯着他倒是防备和犀利的。

    “哼,皇兄,皇嫂,你们自己好自为之,皇弟若没搜到什么,那就是皇弟的错,若搜到了,皇弟只好命人收好牢房,等着你们。”

    南宫钦盯着眼前人看,在他盯着眼前人看时,南宫祺倒也冷笑,剑眉往上一挑,接着出声,“哦,是吗?”

    “瑞王,觉得,若搜没东西,还能安然而退?是不把我南宫祺放眼里了是吗?”南宫祺眼神顿时犀利起来。

    透露出了摄人心魄的神态,在他这样时,南宫钦身子倒也一怔,本是想说一些什么,可看着眼前人,朱唇紧抿着。

    在他紧抿着朱唇时,脸色可不是那么很多,有点僵硬,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

    想着弥月同自己说的那些话,脸上神态又恢复了许多,他相信她,也知道,她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在他这么想时,原本僵硬着的神态倒也发生了变化,一脸自信的盯着眼前两人,跟着开口,“如果搜不到,任由皇兄处置?”

    “好。”南宫祺盯着眼前那过于自大的南宫钦,倒也答应了,要知道,他就是在等待着他这话。

    南宫钦见南宫祺答应飞快,内心也在想着另一些事,他在想,这,南宫祺为何答应这么快,难不成真是没什么事的?

    想时,倒是有点紧张。

    沈慕烟安静下来,也扫视着外面的一幕,看着地上那几人,倒也惋惜,内心有点为他们打抱不平,可,她为他们打抱不平也没什么用。

    谁让他们选择要走私军火,而且这选择合作的人是瑞王这么心狠手辣的人,回想着,瞧见他们几个尸首时。

    有个男子死不瞑目,用尽全身力气吼出最后一句话,“瑞王,你不得好死,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想着这,她也朝南宫钦那看着,看着他那一张被利益熏心的嘴脸,想着,南宫钦做了这么多坏事,就不怕遭天谴或者夜里睡不好?

    她想的时候,身边男子倒也拉着她进入王府内,这可不能任由他的下属随意乱搜,不去盯着,等会他们栽赃陷害,他可没法说什么。

    “慕烟,我们进去,外面风大。”感受到轻轻微风,倒不舍慕烟受风吹,他在说出这话,慕烟盯着他的眼神很别样。

    总感觉,阿祺对于她是太过于担心了,朝他那看了看,嘴角微微上扬,“阿祺,我没事,你放心。”

    一点风吹是不会让她受风寒的。

    两个人打趣时,南宫钦看着也很不舒服,这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在打情骂俏?真是神人。

    不过也好,趁着现在还有心情打情骂俏,等到他搜到东西后,她们自然是不会有心情了,只会哭丧。

    想着,他心情莫名大好,跟随着他们进入里面。

    此刻,士兵就搜差明国公世子所住的屋子,在他们要进去搜寻前,也都有来同南宫钦汇报。“王爷,没搜到什么可疑的东西。”

    “回禀王爷,我们也没有。”

    “王爷,就剩下那屋子还没搜寻,要继续搜捕看看吗?”士兵出现在南宫钦面前,声音奇怪。

    在问出这话时,士兵也是在胆怯着,士兵问出这话后,南宫钦面色可黑得不能在黑了,他忍着怒意,冲下属道。

    “自然是要搜的,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说出这话的时候,对着几个士兵拳脚打踢,在他这样时,士兵也盯着南宫钦看。

    在他们领命要去搜时,南宫祺也是阻拦住南宫钦,“等会。”

    “怎么?莫非东西就藏于那屋内,所以皇兄不让皇弟搜虚了?”南宫钦看着南宫祺,语气带笑。

    反问这话时,他眼眸内可是透露出喜悦之意,他在这般喜悦时,南宫祺只觉得他很是可悲,看了看他。

    “瑞王这么觉得?本王,不过是要劝你一句,就剩下那屋没搜,你若不搜,现在收兵,然后同本王道歉,那本王就不同你计较。”南宫祺盯着他看,眼里浮现的情绪是在劝着他的。

    在他这么劝他时,南宫钦可是不领情的,他越劝他,就越觉得,东西就在里面,他这样不过是在吓唬他而已,想着也朝他开口,“皇兄,指不定,这东西就藏于这屋内,所以本王搜定了。”

    瑞王说出这话时,倒对着那几个停顿住的士兵,语气不悦,“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进去搜啊。”

    “皇兄,皇弟可不愿意错失每一个机会、”南宫钦看着自己的士兵朝那屋子去,眼里划过了一抹得意神态。

    南宫祺本是念着兄弟之情,觉得可以不计较的事,就不同他多计较,只要他可以回头,可现在看来是他想多了。

    有时候你念及兄弟之情,可人家不一定会同你一般想,也不会领情。

    在他想的时候,他也朝前面人看了下,接着一字一顿,“也好,这是你的选择,本王也不会阻拦也不会去在多说什么。”

    “只不过,你可要为自己这行为负责任,本王是劝过你的。”南宫祺盯着眼前人,顿了顿声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