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五百四十四章 答复

时间:2018-04-17作者:一览众山小

    “王爷,弥月好奇的事,你还没回答弥月呢。”弥月看着南宫钦,脸蛋上浮现着不欢喜的神态。

    “你要本王回答你一些什么?”男子盯着眼前女子看,反问时,神态上也流露出一丝丝不解的神态。

    他并非忘了弥月要他答复的话,而是觉得,这事,不想答复,她是聪明人,怎么这种连三岁小都知道的事还问?

    想着时,脸上表情倒也是不在意的。

    弥月方想说一些什么,可瞧见这王爷神态,倒敛下眼眸,瞳孔内划过了失望之意,他不想回答自己的话,自己也不好去说什么。

    也罢,他对于她的想法,她是知道的,既然知道,就不该在这样下去了,算了,还是不在去追问了吧。

    弥月情绪骤然低落,在感情面前,她的智力是退化到三岁小孩的,完全没了做谋士时的模样。

    身穿深灰蟒袍的男子,坐在太师椅上,一只手扶着自己的脸庞,眼神微眯,盯着眼前女子看,看她这为情所伤的模样,倒也不喜欢。

    他需要的是有用的人,而不是像她这种,是不是为情所困的人,而且,他若是因为兵符,他怎会去找寻她?

    毕竟,她早就把兵符归还了,他那会是装睡的,这有的事,很是明显,倒也不想点破,让双方人都难堪。

    觉得,这是最好的结果,可弥月却一直想知道接下来的事,想着,朝弥月深深看了几眼,“有的事,这么明显了,还要本王点破吗?”

    反问着弥月,盯着她眼神也是在做打量的,弥月听见是这话,随即明白,脸上情绪很是欢喜。

    欢喜的同时,倒想到了其他事,觉得,这事又不是自己所想的样子,想着,低沉着自己的眼眸。

    在他低沉自己眼眸的时候,南宫钦盯她眼神不满,接着道,“本王素来不喜欢你这样,你该明白的。”

    他在说出这话的时候,弥月也抬起脑袋看向他那,在她这么抬头看他的时候,她也明白了,这有时,有的事该怎么做。

    想的同时,朝着他扬起一抹笑意,跟着开口,“王爷的意思,弥月自然明白,是弥月糊涂了,弥月也感谢王爷的救命之恩,接下来,弥月会好好的报答王爷的。”

    弥月盯着南宫钦,语气诚恳,在她说出这话的时候,南宫钦盯着弥月的神态倒也变了会,跟划过了满意的神态。

    要知道,他很看满意弥月,他就喜欢她这种一点就破的模样,想的时候,对着弥月开口,“你知道本王最喜欢你什么吗?”

    “弥月愚笨。”她不知道他喜欢她什么,可能是喜欢她的忠心,可能是喜欢她知趣,又可能是喜欢她的想法。

    想着,低沉眼眸,不想王爷开口。

    南宫钦盯着她看,发现,他这话让她不开心了,倒也朝她那去,站她面前,伸出手,挑起她的下巴,对她道。

    “弥月,本王喜欢的是你这个人。”南宫钦说出这话,眼内可是没一丝丝情愫的,弥月听着眼睛瞪得同铜铃一

    般大小。

    看着他,觉得她是听错了,方才王爷说什么?王爷是,喜欢的是,她,她这个人?想着,巴眨着自己的眼眸。

    在她这么巴眨眼眸的时候,南宫钦倒收回了手,不在说什么,有时候,满足一下弥月也是可以的。

    弥月此时盯南宫钦的眼神更为痴迷了,不管王爷是这话是真或是哄骗她的,她都喜欢,因为,王爷对她也算是上心的。

    影卫盯着弥月的模样,倒觉得她挺可悲的,原本想对她说一些什么,可想了想,却觉得,这也是她自己自作自受。

    南宫祺这边,他今夜,一夜未睡,一整夜都在等待着慕烟回来,她不回来,他是不安心自己一个人休息的。

    在他这么等待慕烟时,府外倒传来了声响,听着这声响,想没想,直接从床榻上下来,简单合上衣服后,直接朝外面去。

    在他朝外面走去时,随从盯着他,面色担忧,“王爷,您怎么下来了,您的伤口还没好呢,这晚上该休息的。”

    侍卫在说出这话的时,南宫祺也大手一挥,示意他别在说了,毕竟,他觉得自己的伤口可不是什么事的。

    他在意慕烟有没有出事,其他的不在意。

    慕烟一行人拖着疲惫进入王府内,进入王府没多久,倒瞧见了迎面而来的南宫祺,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阿祺声音复杂。

    “阿祺,你怎么来了?难不成你今夜一夜未眠?”盯着眼前人,语气紧张,在问出这话的时候,南宫祺倒一言不发。

    而是拉着慕烟,打量她,“慕烟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快让我看看。”

    南宫祺拉着慕烟,看她一脸疲惫模样倒打心眼里心疼,身为他的女人,却不能安稳的过,还要做这种事,想想,就觉得特别的心酸。

    “阿祺,我没事,只不过,这次事,失败了,对不起。”慕烟语气内夹杂着自责和歉意,在她说出这话时,他一把把她往自己怀中带来,跟着抱紧着她。

    想用这个来给她温暖。

    在他这样的时候,沈慕烟也是一脸疲惫的靠在他肩膀上,她突然觉得,她自己很没有用,没法帮阿祺完美的解决问题。

    想的时候,也是嘟囔着,“阿祺,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特别没有用?这计划居然被发现了,还没法处理好。”

    沈慕烟说出这话的时候,一脸自责,在她这么自责的时候,南宫祺倒是觉得心疼她,觉得都是他不好,所以才会导致慕烟这样。

    想的时候,也对着慕烟开口,“这事不能怪你,没事,这次不行还有下次呢。”

    他抱着她轻声开口着。

    沈慕烟在听见南宫祺这话时,脸上倒划过了一抹别样的情绪,她是知道他这是在安慰自己而已,想的时候,脸上也浮现了一抹复杂速的情。

    他这样的时候沈慕烟也低沉着自己的眼眸,跟着语气别样,“阿祺,我知道你这是在安慰我,有的事,慕烟自己是知道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