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五百三十五章 弥月计划

时间:2018-04-17作者:一览众山小

    瑞王府的低下密室内。

    南宫钦是带着弥月出现在这地方,这地方,他从没带其他人来过,这次会带弥月来,可能是他吃错东西了。

    但,他不知为何,总有那么个感觉,她这次去后就不会复返了,如果,真会出什么事的话,那他带她来这种地方也没事。

    以前,他想过自己带着女子来这种地方,会是带自己心爱的人,不会出现这种带着子就谋士来的情况。

    可偏偏,你所想的跟现实总是有偏差,他带着弥月来了,弥月盯着眼前,被眼前一幕震撼到了,她是知道王爷有密室和有偷偷训练兵的,可是这眼前的一幕,实在惊人。

    眼眸瞪大了一点点,接着朝前面走去,在南宫钦出现在众人面前时,这士兵倒也齐声道,“参见瑞王,瑞王万福。”

    他们齐声说出这话,倒也声势浩荡,而弥月听着这,内心也是感叹,王爷训练得真好这一些人,想必都很忠心。

    弥月想的时候,心有复杂,接着,她也朝着南宫钦开口。

    “恩,这一些人都是很忠心的士兵,你需要的话,你可以动用她们。”南宫钦对着弥月开口,跟着他也领着她继续朝前走。

    两人一前一后,南宫钦的话,她明白什么意思,她也没想过,这一些士兵第一次出场是让她动用。

    当然,她也不会想要,毕竟,她这次计划可是很危险的,但为了保护好王爷也是值得的,如果成功王爷不会有事,失败了也没什么大碍。

    毕竟,她一人揽下了,在弥月想的时候,她眼内闪烁过去的情绪很是忽闪不烁,在她这样的时候,瑞王是盯着弥月看的。

    “这一些,你可还满意?”声音忽然被压得低沉,看着她,询问着,他想在她脸上寻到自己想瞧见的神态。

    弥月看着自己心爱的人,面庞在自己面前不断的放大,听着他这声音,心自然是砰砰砰的直跳。

    在她这样的时候,她也朝着南宫钦那边看去,眼神流露出了欢喜的情绪,平日内,她对于其他人是苟不言笑的。

    可对于他,她却是把最真实的自己给流露出来了,在她这么想的时候,她也朝着眼前人开口,“王爷,你训这一些兵马,若是为了弥月一世周全,弥月自然开心满意。”

    “但,弥月也知道,这作为女子,实属不能贪心,否则,这出事的就只有自己而已。”她盯着眼前人,语气带笑。

    在她这样的时候,南宫钦也不知自己该说什么好,弥月好是好,可他对于她没感情,只不过是利用而已。

    他在她身上索取自己需要的,而她需要什么,他给她便是,唯独这情感是给不了的,想着时,倒也没说什么。

    两个人站在密室内最高处,盯着底下人看,在她们这么盯着底下人看的时候,弥月也没在说什么。

    她知道他所想的是什么,也知道,他这样不过是她心定一下,但,这样也挺好的,在她想的时候,她内心也告诉着自己。

    <

    br />

    这次,就让她偷偷依赖和幻想下吧,毕竟,她真的很喜欢身边这男人,这次计划,成功了她们还可相见,失败了,也就瞧不见了。

    当然,她若不能回来的话,那她也会帮王爷把以后的事都打算好,王爷不是离开她后就不行,而是,有她在身边帮忙自然是好事。

    在她想的时候,她面色也流露出一抹别样的笑意,在弥月这样的时候,弥月也把自己的脑袋,靠在王爷肩膀上。

    她突然靠下自己的脑袋,南宫钦身体突然一僵,跟着倒也恢复了,在她恢复的时候,南宫钦也而盯着她看了看。

    本想问她一些什么,可想了想,放弃了,还是什么都不说的好,任由着她倚靠自己,其实,说真的。

    他也知道,弥月很不容易,身为女子却是要背负着这一些,这精明的脑袋,算计事也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一个不爱她的男人。

    在想的时候,南宫钦也告诫着自己,对弥月好也就这样而已,不能在继续了,若继续出事的不止是他,他不想有软肋,一旦有了软肋,就只能任人拿捏。

    南宫祺现在的模样就是一个例子,因为不想软肋出事,情愿自己负伤,这事,他绝对不会放任出现!

    “好了,王爷,我们该走了,弥月,得回去准备这接下来该做的事了。”弥月盯着南宫钦看。

    朝他说出了这话,南宫钦听见弥月的话,不动神色的盯着她看,还是好奇,她是想怎么做法。

    既然,她不肯说,他也不会强制性的去问她什么的,想着,脸上也流露出了一抹别样的神态。

    在南宫钦这么想的时候,弥月也挪动着自己那莲花步,朝前面走动着,她那姣好的身躯就这么在他面前一扭一晃的离开。

    弥月,真的是能满足男人的虚荣心呢,只不过,女子为男子这样,就是太随便了,男子也不会珍惜。

    他想的时,摇晃了下自己的脑袋,接着朝着反方向离开,等到他回到自己房内时,身边的贴身侍卫倒也出现在他身边。

    “王爷,南宫祺那边似乎是有动静了。”侍卫跪在地上,汇报着事。

    他早就知道,南宫祺有动静,这动静不管是怎样的,他都不怕,他有一定的信心,知道,这南宫祺肯定是抓不住自己把柄的。

    而且,他有弥月,而她现在是在为他准备着对付这次动静的事了,所以,他是不怕的,不管南宫祺是想干什么。

    “知道了,继续密切关注就好,切勿打草惊蛇。”他对着下属开口,在他叙说时,这侍卫也是答应了。

    “是。”等到侍卫退下,出于暗中的暗影倒也出现了,“王爷,你今日带弥月姑娘去密室了。”

    暗影声音不满。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南宫钦知自己的暗影是什么意思,他都不怕的事,这暗影又在怕什么呢?

    弥月他也是因为足够的信任才会这样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