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五百三十三章 软肋是她

时间:2018-04-17作者:一览众山小

    “你的软肋,太明显了。”

    对弈过后,明国公世子盯着南宫祺,平静的说出这话来,在他说出这话的时候,南宫祺盯着他的眼神是别样的。

    他知道,可他控制不了自己,没法让自己不去担心慕烟,要知道,她对于他来说有多重要。

    想的时候,拧着自己的眉头,跟着,低沉自己的眼眸,轻声答复,“我知道,可是,控制不住。”

    说完这话,南宫祺也是抬起脑袋,盯着前面人看,深邃眼眸内浮现无奈的情绪,在他这样的时候是,明国公世子是明白了。

    他懂他的意思,但,不该这样的,想的时候,低沉着自己的眼眸,接着,朝他开口,“克制不住会害到她的。”

    “你要知道,瑞王已经察觉你的软肋就是慕烟了。”提醒他的同时,也是侧面告诉着他,自己的计划。

    在他这样说明的时候,南宫祺面色情绪明显不好,这话,不是他想听见的,深色微怔的看他。

    “王爷明白我的意思吧。”明国公世子盯着眼前人看,他觉得,他是明白他意思的,他暗示得这么清楚了。

    若是不明白,他也是没法去说什么的,两个男子,此时此刻,互相凝视着对方,眼眸内闪烁的神色是在说明着事。

    对视好一会,南宫祺也是妥协了,“本王,知道了。”

    “那你要保证慕烟的安全。”南宫祺在说出这话的时候,内心是很痛苦的,他明白自己什么是该做,什么不该做。

    他也明白了,这次计划,还是以身试险的,并不保障,这明国公世子会让慕烟去当诱饵,然后,他要不出现的话,这事就可以成功,若出现的话,这事就算失败了,反而,慕烟还会身陷险境。

    南宫钦也会拿着她来威胁他,想着这一些事,他眉头拧得特别的紧,这种事,是他不希望发生的。

    想明白候,他也知道自己是不能在插手什么了,就是他刚刚的所作所为,让他觉得很抱歉。

    “抱歉。”对于方才自己的无礼,倒朝眼前人道歉着,在他这么道歉的时候,明国公世子倒也摇晃着自己的脑袋。

    这一些他并不在意,唯一在意的是,他这样做很不好,会让人发现他的软肋,然后采用不好的手段。

    想着这一些,他也是在担忧着,总觉得,南宫祺是没法控制好自己的,想着,也是叮嘱道,“我没什么,倒是王爷,还是小心为好,免得以后出了事。”

    警告南宫祺的同时,也在告诫自己。

    “本王知道了,就是慕烟的事,拜托你了。”南宫祺盯着明国公世子,两个人有点像在互相叮嘱着什么。

    “王爷,这个你是可以放心的,慕烟,这边一定会想个万全之策,让她安全脱离。”话落,眼内划过了肯定的神色。

    要知道,他从不做没准备的打算,每次虽是挺身走险的计划,可都是有想几个万全之策保全的。

    他也相信,慕烟同凌阳的配合。

    南宫祺在得到自己想听的答案后,也不在他这逗留,而他来明国公世子这的事,慕烟不知道。

    这的人,都是听从南宫祺话的,除了慕烟的人外。

    瑞王府内。

    南宫钦坐在太师椅上,脸上情绪是不悦的,盯着自己手下人,声音带怒,“废物,你们这一些窝囊废,这一点点小事都办不好,还敢回来见我?”

    南宫钦发怒的声音,倒让跪在地上的影卫心生恐惧,从他们那不停颤抖的腿可以看出,南宫钦平时对他们怎么样。

    在他们缄默不言的时候,男子再次怒吼,“怎么一个个不说话?全都是哑巴了??”

    在南宫钦语气不满时,他也是用力的一扫周围东西,这周围的东西,被他这么一扫倒都掉落在地上,发出哐啷巨响。

    他这样,低下人是身影倒也在颤抖着,在他们这样的时候,南宫钦直觉得更气,毕竟,他们这么窝囊的模样,只会让他更想打人。

    弥月走到门口,听见里面南宫钦发怒的声响,也明白,他计划的事,这低下人又是没办好了。

    这瑞王的怒火,还是需要靠她来安抚好呢,想时,轻敲着门,跟着开口,“瑞王,弥月求见。”

    这娇柔的声响传入南宫钦耳内,倒让他的怒火减了大半。

    每次他发怒时,弥月总会出现,她出现后种是可以用她的柔情和才智,熄灭他的怒火,但,他清楚,她不过是他利用来消灭南宫祺的棋子而已。

    想的时候,也直接开口,“进来吧。”

    在他说出这话的时候,弥月也朝里面探了探自己的脑袋,跟着朝里面走去,在她这么朝里面走去时,弥月看眼前人神色温柔。

    “王爷何必跟他们这一些人大动肝火呢,这都是没必要的。”弥月盯着南宫钦,放下手中盘子。

    “王爷,这可是弥月为你准备的炖汤,您尝试一口看看,喝了后,是可以消灭肝火的呢。”弥月边说边打开着炖汤的盖子,跟着把吃的呈现在南宫钦面前。

    在她这样的时候,南宫钦也就冷眼盯她。

    看她,眼神透露出很复杂的情绪,本想同她说什么,想怒斥她的,可看她这柔情的模样,倒忍着了。

    南宫钦在这样的时候,弥月也朝他怒了怒嘴巴,示意他张嘴,她这么暗示时,南宫钦倒张开了自己的嘴巴。

    任她喂着自己。

    “王爷很棒呢。”弥月就像是在夸奖着小孩一般,在她这样的时候,南宫钦盯弥月的眼神倒危险的眯起来。

    要知道,她是在跟谁说话!这有的话可是不该说的呢。

    “弥月,你就不怕你这样本王会降罪于你?”他微眯着眼睛,反问着她。

    女子听这话,手中动作僵硬了会,紧跟着恢复了,她朝他笑了笑,跟着道,“自然是怕的,弥月身为女子怕的东西可多了。”

    “怕王爷突然不要弥月,怕离开弥月,怕王爷不开心,王爷若是降罪于弥月可以开心,那弥月也是心甘情愿的。”弥月盯着眼前男子开口。

    她说出这话的时候,小脸上浮现的神态很是认真,倒叫南宫钦不知该如何答复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