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五百二十四章 尊重彼此

时间:2018-04-17作者:一览众山小

    南宫钦回过头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南宫祺却一言不发,似乎在沉思着,这可一点都不像他的性格,不过他这个人就是这般的琢磨不透。

    “慕烟,你怎么会来?”

    着急得走到沈慕烟的身边,而其他的人也自觉的退下了,还是有几分惊讶的,没想到她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原本不让她知道,便是不想让她担心,也不想让她牵扯到复杂的情况之中,如今看来仍旧是逃脱不掉。

    嘟着嘴巴,像是很生气的样子,他还好意思问自己呢。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都不告诉自己,这让沈慕烟着实有些气恼。

    “我……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这不是怕你会担忧嘛,慕烟,你也知道的,南宫钦那个人有多复杂,若是把你牵扯到这些事情上来,我心里会很不安的。”

    看沈慕烟的样子,便知道她是在生自己的气,慌忙的解释着,他并不是把沈慕烟当成了外人,只不过是不想她跟着自己烦闷而已。

    “是不是今日早晨我和你说的那番话让你心里产生了芥蒂?”

    她睁大的圆咕咕的眼睛,像是非常好奇一般,如果不把内心之中的疑问给说出来的话,那会极其痛苦,她和南宫祺不是第一天认识了,彼此都很了解对方的性格。

    他担心是今天早晨他所说的那番话,让南宫祺心里不舒服,才会如此对她的,她可不想再一次失去南宫祺对自己的好。

    虽说曾经她已经不抱有任何的希望,但毕竟现在他们两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她也能够感受得到南宫祺对自己的宠溺,又如何舍弃得了呢。

    刮了刮她的鼻子,这丫头又在胡思乱想着什么,南宫祺有些无奈的笑笑,他如此的爱她,自然会尊重她的想法,只要是她提出来的要求,南宫祺都会尽可能的去满足她。

    “傻丫头,你在乱想什么呢,你就放心吧,我是绝对不会在和你产生任何的误会了。”

    从沈慕烟身后紧紧的环抱住了她,不舍得松开手,害怕下一秒钟她就会从自己的怀里钻出去。

    他们两个人之间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哪可能会轻易放弃彼此,再加之南宫祺领悟到了过去曾对沈慕烟的种种误会,只想要加倍的补偿她,一想到曾经对她的冷淡和伤害,南宫祺就羞愧难当。

    “你说的是真的吗?”

    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显得他有种莫名的可爱,沈慕烟常常会在这样的时刻散发者她的魅力,实在是让人难以抵抗。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慕烟,今日早晨你所说的那番话,我认真考虑过了,我会尊重你的决定和想法,但今日这事,你也得尊重我。”

    彼此都是为对方考虑比自己多才会不想让对方跟着自己难过和伤心的,南宫祺摸了摸沈慕烟的额头,想要逗她开心。

    有时候人生活在幸福的环境之中,也常常会忘了自己有多开心和快乐,直到从那样的环境中脱离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原来的自己是很幸福的。

    过去的南宫祺以为自己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了,好在沈慕烟和他重新相遇,彼此都回到对方的身边,他们也不用再担心着对方会离开自己。

    转过了身子,面对着温柔的南宫祺,他知道她的这一面只留给自己一个人,在外人面前他总是一副严肃冷酷的样子,拥有着统领一方的霸气。

    时常会觉得自己生活在梦境之中,沈慕烟从来就没有想到过眼前这一幕,竟会成为一种现实,即便她无数次的幻想,可当它们真正实现的时候,始终觉得不敢相信。

    “我当然可以理解你,其实我从来就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刚刚我只是气端王爷罢了,看着他那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出来。”

    听着南宫祺的解释,沈慕烟也把自己内心的话告诉了他,一想到南宫祺可能会陷入更加复杂的局面之中,沈慕烟就很是慌乱,怕他一个人会无法应付。

    她作为他的妻子,必须无条件的相信他能够处理和解决好所有的事情,她也坚信南宫祺有朝一日,一定可以将一些心狠手辣的小人全都给收拾一遍。

    从来就没有奢求过任何的荣华富贵,只要有对方待自己身边,便是最满足的幸福,皇宫里的权势对他们来说不过是过眼烟云罢了,在他们的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重量。

    对沈慕烟来说,她实在难以理解那些挤破了脑袋,为了得到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还将自己的尊严狠狠的踩在脚底。

    “阿祺,我只要你能够平安,其他的我从来就没有奢望你给过我什么,你明白吗?”

    沈慕烟簇然一笑,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会变成一道弯弯的月牙,又迷人又可爱。

    他郑重其事的点着头,南宫祺当然明白沈慕烟所说的话,越是了解沈慕烟的性格越爱她,她总是不会奢求物质上的东西,但南宫祺很像要将全天下最好的东西都给沈慕烟,只有那样才能弥补他曾经对她的亏欠。

    “我听他一说了,你的伤还得休养上好一阵子呢,下一次若是有什么人还来打扰我们的话,你一定要告诉我。”

    现在是非常时期,南宫祺的身子可是不能再经受一丝一毫的打击了,要是再出一次状况的话,他可就不会再像前几次那么幸运了。

    毕竟接下来他们还有重大的计划要实施,如果南宫祺就这么倒下的话,那一切计划便会毁于一旦。

    “答应我嘛,好不好?”

    撒娇着摇晃南宫祺的手臂,沈慕烟竟然一下子忘了南宫祺受伤的事,看着他皱起的眉头,才突然想了起来。

    “啊,对不起,阿祺,我不是故意的,你瞧瞧我这榆木脑袋,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我是不是把你给弄疼了?”

    焦急的问着南宫祺,怕自己刚刚的动作让南宫祺的伤口撕裂开来,那样可就大事不妙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