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五百二十三章 底线不了碰

时间:2018-04-17作者:一览众山小

    毕竟对方是自己真心爱着的人,沈慕烟无法说服自己傻傻的坐在这里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小姐你可别冲动啊,你进不去的话,或许只会让局面更加混乱,而得不到任何一丝一毫的解决,你真的想好了吗?”

    挡在了沈慕烟的面前,劝说着她要冷静一些,黎清是怕着沈慕烟一去的话,只会让情形更加的复杂。

    站住了脚步,无论是大脑还是心脏,都混乱的不行,她不知道这种时候自己该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才比较妥当一些。

    她也清楚南宫祺不想让自己知道这件事情,便是不希望自己出现在那里,可她既然知道了,就没办法像个傻子一样待在这儿。

    “你就让我去吧,黎清,总比我呆在这好的都不是么。”

    她的情绪有些许的激动,也许她去了也起不了任何的作用,反倒会让局面更加的难堪,沈慕烟真的无法做到安静的等待。

    每分每秒都有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让她实在是坐立不安,只有亲眼看到南宫祺,心里才会好受一点。

    “王妃驾到。”

    听到禀告众人又一次默契的将目光聚焦到了沈慕烟的身上,而这一次他们停留的更久,毕竟以沈慕烟这样倾国倾城的容貌,谁会不愿意多看上几眼呢。

    “端王爷,稀客啊,不知道什么风能帮你吹到北疆来,难道说府里就没有什么让你筹划的事了,还真是有够奇怪的。”

    潇洒帅气地走到他们的面前,回头看了南宫祺一眼,双眸里透着复杂的情绪,她也感觉得到南宫祺着用着一种清亮的眼神望着自己。

    只可惜她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解释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只知道南宫祺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不会丢下自己,而自己亦是如此,他能为自己所付出的所有,自己也能做到。

    “哟,王妃来了啊,方才才说起你呢,看来您的耳朵还真是灵。”

    轻蔑的笑了笑,几乎每一句话里都藏着讽刺,但内心之中却越来越把握,底气变得不足,兴许是明了形式对自己太过不利。

    “看来今天还真是热闹,不过凑热闹可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

    既然对方这么来者不善,那沈慕烟自然也不会客气,再说她又不用顾及任何的情面,若不是为了南宫祺考虑,她可能会用更暴力方式解决。

    “咳咳咳……”

    试图用这咳嗽声来遮掩自己此时此刻的难堪,他捏紧了自己的拳头,却一点办法都想不出来,早知道就不这么贸然前来了,是他过于冲动,又能怪得了谁呢,感觉此时众人都在看着自己的笑话,南宫钦的脸上当然挂不住彩。

    “端王爷你这样弱不禁风的身子,大抵是难以适应着北疆的天气,早日回到皇宫中比较好吧。”

    好声好气的说着,也是一副可爱的表情,话语却无比的决绝,果真是行事果断的沈慕烟,一来就给对方下了一个逐客令,丝毫不留一点面子。

    可她却心虚的看了一眼南宫祺,怕会惹得对方不高兴,这毕竟是南宫祺和南宫钦他们兄弟之间的恩怨,外人插手的确是有些不太好。

    但看着南宫钦借着南宫祺受伤的机会,并来找寻打击他的机会,借机想要铲除他,这让沈慕烟无论如何都无法忍耐的下去。

    再说以她的身份,也不是个外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也越来越在意南宫祺的感受,她是不奢望南宫祺会对自己有多好的,可最近所发生的种种事情,让她也感受到了南宫祺对自己的爱,两个人的感情也随着时间越来越深。

    换做以前她是绝不可能会将这些话给说出口的,可如今她也不需要再顾虑那么多。

    “老哥,我没记错的话,你刚刚说过这种场合某些人是没有说话的资格的,你也没管好你心爱的女人啊。”

    可是绝不会放过一次可以诋毁他们的机会,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机会,南宫钦也知道自己必须得紧紧的抓住,这如同放长线钓大鱼的道理。

    “这里你最没资格说话的人便是你了,慕烟,是我最心爱的女人,要本王说她是最有资格的人,谁敢反驳!”

    若是将矛头指到他的身上,他还能稍微的容忍一下,但如果要试图伤害他最心爱的女人的话,那他一定会用行动让对方知道自己错得有多么的离谱。

    “南宫钦,你在这大放厥词了那么久,我都没把你赶走,是我对你最后的容忍,希望你可以自觉一些。”

    挑战了他最后的底线,必然会让南宫祺大动肝火,这时候她哪管得上自己的伤是绝对不能动气这回事,话也不用说的太过明白,对方也能清楚自己的意思。

    他不想再把话说得太过决绝,哪怕不用顾及任何的情面,可这毕竟有那么多侍卫丞相在场,也不好当面和南宫钦撕破脸皮。

    极少见到南宫祺这般生气的样子,在场的不少人都受到了惊吓,看来这一次他是不会轻易的放过南宫钦了。

    他的那声怒吼也着实把南宫钦给吓了一跳,虽然表面上装得云淡风轻,但内心之中早已如同翻涌的海浪,极度的不安。

    不过这也让南宫钦更加确定了一点,沈慕烟便是南宫祺的软肋,若是可以很好的利用这一点的话,说不定可以得到更大的成效。

    “这儿不欢迎我们,哎……好心被当成驴肝肺,有嘴都说不清楚了,我们走。”

    准备离开之前,还要装出自己是一副圣人的样子,他不知道他小人的模样早已暴露无遗。

    “南宫钦,顺便提醒你一句,这地方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便走的地方,若是你没那个本事的话,就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突然叫住了南宫钦,等他回过头,冷冷的对他笑了笑,总有一天他会让南宫钦知道他是一个从来不会放狠话的人。

    其实他的内心也是极其痛苦的,又不是非不得已又怎会愿意接受兄弟闹得如此下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