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四百八十九章 行程

时间:2018-04-06作者:一览众山小

    一旁的一个副将领头道:“杀!杀!杀!”

    下面的将士们也高举着自己手中的长矛,整齐的喊着:“杀!杀!杀!”

    一瞬间……五万人雄壮又充斥着愤怒的声音震耳欲聋。

    沈慕烟一抬手这些声音瞬间顿住,“好,我欣赏你们的志气。明日便跟着我出发我们把那些犯我国土的人统统赶出去,你们有没有细心?”

    “有!有!有!”

    沈慕烟回到房间中耳边依旧是感到阵阵的嗡鸣声,沈慕烟休息了一下,便又开始观看那些收到的消息。沈慕烟根据收到的消息从地图上来推算着以后的事情发展。

    她们便是从明日开始出发,到了正在开战的骈城也要二十天左右的时间,所以沈慕烟要根据现在的作战情况来推断出城池能够坚持的时间。

    沈慕烟根据现在敌军的攻击路线向内延伸,看着最后标注的地方沈慕烟的眼色深了深,“开来要加快进度了。”

    ……

    沈慕烟再次领兵出征,沈慕烟与皇上众位将士喝了酒,听了皇上的训话以后,大军便开始出发了。沈慕烟在转头之前朝着南宫祺所站的方向看了一眼,看着他看向后面,但是独独没有看向自己的眼光,沈慕烟低潮一声。

    不再留恋的转身离去,在沈慕烟转身的瞬间那个她注视的身影眼睛深深的看着他的背影,拳头紧握眼中的神色莫变。在所有人都渐渐离去后南宫祺仍然站在那个位置看着早已经没有身影的方向。

    安定候走到南宫祺的身边,与他看向一个方向“既然她决心要做那便让她做吧,我相信她有自己的理由,我们要做的便是让她没有后顾之忧,可以安安心心的作战。我们肩头的任务也不清啊。”

    南宫祺看看刺眼的太阳,“我明白。我知道该怎么做。”

    ……

    沈慕烟带着军队一路快马加鞭的向前赶去,粮草之类的东西已经派遣专门的人运送,他们这样赶路也相对的轻松了很多。

    而而且现在是六月份的时间,天气虽然有些炎热但是不如七月份的那番炎热,也算是比较适宜的温度,在这个温度下行兵还是听轻松的。

    行到一个湖水的前面,沈慕烟一挥手众人都停下步伐,沈慕烟身后的一名副将打马上前“将军有什么事情吗?”

    沈慕烟指着他们面前的湖道:“如果我们想要加快路程便要穿过这个湖而过,但是如果不穿过这个湖的话我们便要从这边绕过去,这样将会平白多出一日半的路程。郭副将怎么看?”

    身后走士兵拿着地图扑在他们的面前,郭将军看了一眼眼前的湖又看了看地图,皱皱眉头。“现在战况太过紧急,如果我们多行一日便有多一日的变化,所以属下认为还是直接渡河为最好的办法。将军以为呢?”

    沈慕烟没有说话,看了看旁边的其他的将军。“但是我们这些将士们也有一部分是不会水的,如果走这个路线的话,虽然是减少了路程但是对于他们开说要怎么办?”

    沈慕烟也点点头,“这确实是一个问题。对了派去探查有没有船的将士回来了吗?”正说着两名将士走到沈慕烟他们的面前,“参见将军。属探查了周围一里的人家,仅仅找到十艘鱼船。”

    沈慕烟转头看着其中一个副将,“全部的队伍中有多少是不会水的?”

    “大概有七八千的人数不会吧。”

    “那还,那些不会水的将士便用这十艘渔船慢慢的渡湖,便有郭副将领着,等渡过了湖在赶上我们。”

    大家都同意这个观点,便就这样决定了。好在是夏天便是在湖中游上一圈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他们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身上只带了水壶与粮食。“那么把不会水的归总起来,会水的现在便开始游过去以后在做休息。”

    各个将领吩咐下去,会水的率先跳了下去,想着对岸游去。沈慕烟站在湖边有些纠结,她毕竟是个女子这样下水不是太好吧。“将军您是与船一起过去吧,登上一会儿也是无妨的。”沈慕烟看着前面密密麻麻的人头点头答应。

    这个郭副将是沈慕烟上一世生死与共人的其中一个,那天在军营中看到他的时候沈慕烟还激动了很久,上一世是后来才收服的他,她不知道他竟然是从京城那边而来,所以沈慕烟这一趟的行程还不算是无聊,沈慕烟也尽量在路上便收服这个人,这样到了军队也可以有人可以用。

    ……

    “大军行到什么地方了?”南宫祺在看着,看着奏折便走神了,忍不住的问了一句。

    烈骁也已经习惯了,也连续十天只要他走神必然会问上一句。“回王爷的话,走到了清水涧了。”

    南宫祺点点头,收回思绪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但是过了一会儿南宫祺又问了一遍,烈骁继续与上一个一样的回答。

    最后南宫祺烦躁的丢掉手中的奏折,站起身看着外面明媚的太阳,一只只鸟儿在枝头上跳上跳下。看着并排站在树枝上的两只鸟,南宫祺脸上带着笑容但是后来笑容收住。“不要让我的院子中有鸟的存在。”

    烈骁虽然有一些不明所以但是他看着南宫祺的脸色便知道肯定是与王妃娘娘有关,只从王妃娘娘走了之后王爷便时常做一些奇怪的事情,他们也不敢多问。

    南宫祺看着桌角堆积的几本信件,眼眸微闪。拿起一个轻轻的摩擦,这是记录沈慕烟一天行程的信封,他从一天一封到两天一封但是现在拿到的消息都是她一两天前的消息了,这说明她离自己原来越远了。

    他非常不喜欢这种感觉,如果不是因为京城中实在走不开南宫祺恨不得立刻便跟着沈慕烟前去,虽然在离开的时候说了那样的话,但是他依旧是无法生她的气,现在连她说的什么都记不清楚了。也不知道自己在这想的不行,她在远方有没有想起过自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