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四百八十八章 圣旨

时间:2018-04-06作者:一览众山小

    不管他们争的再激烈,他们是愿意还是不愿,北边的战况在那里放着,很快圣旨便已经颁布下来了。南宫祺听着烈骁的禀报知晓自己还是没能拦住沈慕烟。

    南宫祺与沈慕烟一起跪在一起接了圣旨,沈慕烟接过圣旨脸上带着浓浓的开心,让黎清赏了一袋子银色给送御前总管,御前总管也是一也明白的人,没有什么傲慢的接过银子,脸上挂着笑容的道:“奴才谢过王妃娘娘的赏,看王妃娘娘的样子是一个有大富大贵之人的人,一定能够再次大败越赤国。”

    眼睛微转的看了一眼面目并没有多少笑意的南宫祺,他知道南宫祺的担忧,“皇上知晓娘娘因为上次出征收受的伤还没有好,特意命奴才从库房中拿出几个百年人参给王妃娘娘补身子,希望娘娘的身子能够恢复健康。”

    御前总管的这句话南宫祺明白是说给他听的,虽然沈慕烟受伤但是依然觉得沈慕烟是个合适的人选,所以就松了人参让她养身子。这是皇上那这个来堵南宫祺的嘴。如果他再次以这个为理由劝说的话,皇上便很有依据的借题发挥了。

    南宫祺咬咬牙,现在圣旨已下他便是想阻拦也没有办法了。看着沈慕烟的笑颜气浑身发抖。

    沈慕烟没有管南宫祺的脸色,让黎清接过御前总管递过来的盒子,“劳烦父皇的记挂了,还请公公带我替父皇带一声感谢,等到我有空了再亲自前去。”

    “好,那奴才便先行告退了。奴才在此恭祝王妃娘娘胜利归来。”

    再次谢过以后,沈慕烟转身便要离开,南宫祺上前拦住沈慕烟的去路。“你知不知道以后可能会发生什么?我已经问过沐光了他说你的身体根本不可能去打仗,你这样害的不仅仅是你自己你知道吗?”

    沈慕烟面色不善的看向南宫祺,心中为了他的不理解也是很难受再加上他的到处捣乱,如果不是自己向皇上表示出了自己足够多的可利用价值,现在领军的人都不可能是自己了。

    所以沈慕烟说话非常的冲。“怎么?宁王爷难道担心我打不赢仗最后反而被父皇厌恶?那么请宁王爷放心便是死我也不会拖累你的。”

    看着沈慕烟完全的不识他的心,抓着沈慕烟胳膊的手不自觉的力气便慢慢的加大。愤怒的看着沈慕烟,“你就这样想我吗?在你眼中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吗?沈慕烟你的心呢?你这个样子太令我失望了。”

    沈慕烟的心刺痛了一下,但是她的骄傲不允许她解释,再加上她这两天心中一直压着的烦闷之气让沈慕烟忽视了南宫祺的脸色。

    伸手重重的拂开南宫祺的手,眼睛定定的看着南宫祺。“是在我眼中你便是这样的样子。你从来不考虑我的感受,只顾着自己的意思。我非常不喜欢你这样的样子,让我感到恶心。”

    南宫祺看着沈慕烟的眼睛好像要从她的眼睛中辨出真假一样,沈慕烟好不服输的看着南宫祺,一旁伺候的人都感到心惊胆战的,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出声阻止。一时间客堂非常的安静,连呼吸声都几不可闻。

    “哼。”南宫祺一把甩开沈慕烟的衣袖,打破了平静。“那我便恭祝你一切顺利,取得胜利。”

    沈慕烟拂拂衣袖,“借宁王爷的吉言,我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便不打扰王爷了。我先走了,王爷随意。”

    转过身沈慕烟脸上的笑容便维持不住了,脸上带着忧郁的神情。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与他争吵起来,但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自己在心中压抑了这么长时间的火在南宫祺给自己摆脸色的时候便忍不住了爆发出来了。在心中暗暗的叹口气,算了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沈慕烟强迫自己不再向想这件事请。

    感受到身后强烈的目光,沈慕烟加快步伐。

    与圣旨一块送过来的还有一半虎符,有了这个东西可以任意的调动兵马这事也皇上不会轻易把这个东西送到别人手上的原因。

    沈慕烟换上一身干净利落的衣服,拿着虎符便往城中的军营中赶去。上次沈慕烟出征的时候是最为副将的,所以点兵这样的事情轮不到她来管。但是这一次沈慕烟是作为一名主帅而且手上握有兵符在出征之前便需要点兵。

    因为城中的兵马有限而且不可能全部的掉出,沈慕烟计划调动五万的兵马,然后从沿路的军营中再调拨一些。所以沈慕烟计划在今天一天内把这五万的兵马点完,尽早出发。

    她早去一会儿,那些将士可能会少死一个,骈城的百姓们便可以早早的安稳一日,她也离自己的目标进了一步。

    沈慕烟一下午的时间都停留在军营之中,看着密密麻麻的人头,沈慕烟心中油然而生生出一种责任感。

    沈慕烟偶尔有几个巡逻的将士不屑的眼神,她心中也清楚作为女人混军营是多么的不易。而且京城的兵虽然是最强悍的,但是也是最懒散最杂乱的。在京城之中往往不会有战争,他的用处非常少,所以他们养成了懒散的性子。而且有心人会在各个阵营中安插自己的人,沈慕烟是最不喜欢用京城驻守的兵,所以这一次只点了五万的兵。

    如果她有时间一定会与他们深入的交流让他们信服自己,但是现在并没有时间只能留到以后慢慢的来。

    沈慕烟一手扶着剑腰背挺得直直的,做出一个保准的军姿,散发出浑身的气场。那些有经验的人一看沈慕烟便收起对她的不屑的眼神,一看这个样子便是久经沙场的人。

    沈慕烟气沉丹田,使出自己最大的声音,尽量让着些将士们听到自己的讲话“越赤国德尔兵肆意践踏我们的国土,杀我们的百姓,你们作为南风国的将士,应该怎么做?”声音清晰的传入每一个人的耳朵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