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四百七十八章 品茶

时间:2018-04-06作者:一览众山小

    黎清敲敲门走进房间,看着在烛光下把沈慕烟的皮肤照出柔柔的光,看起来非常的温和近人,“小姐,王爷已经平安回来了。你也休息吧。”

    沈慕烟抬起头来,把书本递给黎清,转转自己僵硬的脖子,“好,休息吧。你也回去吧。”

    沈慕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是没有听到南宫祺平安回来她便怎也睡不着觉。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毫无睡意,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便派人去南宫祺的院子中盯着,有消息再来向她禀报。

    想着沈慕烟便有些烦躁与懊恼,沈慕烟把被子蒙到自己的头上,好一会儿才把被子放下来,脑中胡思乱想着慢慢的才睡过去。

    ……

    南宫祺每天有空的时候便会来沈慕烟的小院坐一坐,现在他们正在商讨同样一件事情,便来的更加勤快了,今日南宫祺下了朝连衣服都没有换便赶了过来。

    之前南宫祺与沈慕烟在一起便是没有人在身边伺候,后来南宫祺与沈慕烟他们分裂了,每次见面黎清便会守在旁边,担心南宫祺欺负了沈慕烟。但是这一段时间,南宫祺对沈慕烟真的挺好的,慢慢的他们每次在一起的时候又变成了两个人。

    沈慕烟行云流水,动作非常美丽悦目的泡了一盅茶水。洁白的衣袖拂过,她的手中便多了一杯香气四溢的茶。轻轻的放到南宫祺的面前。

    看着沈慕烟这优美的姿势,在朝堂上的一肚子气也不翼而飞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沈慕烟的动作感叹道:“真美,真香。”端起沈慕烟放到自己面前的那一杯茶,深深的嗅了一口,陶醉的闭上了眼睛,脸上也满是享受的样子。

    沈慕烟无视南宫祺的样子,脸上平淡的道:“王爷今日前来是有什么要与我说的?事情都处理好了?”

    南宫祺有条有理的品着沈慕烟泡上的茶水,直到喝掉半壶之后才放下茶杯的整整自己的衣袖,“今天来便是要告诉你太子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了,现在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已经安排了人,各处都监视起来了,如果有什么异动,我一定会第一时间便知道。”

    既然南宫祺已经这样说了,她也不必说什么,她知道他的能力,既然已经处理好了那么他也不用担心了。

    又想到凌阳说的最近朝廷的波涛汹涌,还是忍不住的问上一句。“听说现在朝堂上并不安分,你可还好?”

    南宫祺喝着茶的嘴角勾起,但是他还是把口中的茶慢慢的品味后咽下才开口说话。沈慕烟难得给他跑一次茶,跟何况他们现在的关系,沈慕烟泡的茶最为好喝,喝过的人都会忍不住的赞不绝口,太皇太后有时候也会把沈慕烟叫进皇宫中给她说说话泡泡茶。他一定要趁着这次机会喝回来。

    “现在南越国的事情一完,所有人的注意力又回来了。不过你放下那些人现在我还不放在眼中,没有什么大事,只是天天有些烦。不过让他们努力跳跳吧,反正父皇也看在眼中,并且我也不是平白让他们鼓噪的。我会在他们身上讨回来。”

    看着南宫祺现在的样子,沈慕烟便放下担忧。看来现在的事情他还是能够解决的。便不再说话。

    ……

    这一段时间京城中可谓是很热闹,一会儿这个人被贬,充刺着哭号声。一会儿那个人被皇上看重,又是一番庆祝之相。太子,南宫祺,南宫钦都各个使出自己的手段,打压对手,抬升自己人,沈慕烟也不能天天的见到南宫祺了。

    沈慕烟在王府中呆的无聊又想起来她母亲的身子,也好久没有去看一看了,想一想不过几天也要生了。

    这次沈慕烟走进去,没有遇上王姝出门迎接。沈慕烟知道这是她月份大了,恐怕行动都不便了。上次前来的时候便是大部分的时间便在床上躺着,肚子大的都看不到前面的路。再加上王姝的年龄大了,难免有些吃不消。

    每次听到女儿回来的消息王姝都特别的开心,沈慕烟还没有进门便听到里面王姝催促侍女的声音,听到自己的母亲的声音沈慕烟也是感到高兴的,加快两步走进房间。

    “女儿参见母亲。”

    看到沈慕烟走进来顿时想要掀开薄被下床,沈慕烟赶紧起身拦住。“母亲,快快躺好,您现在身子重应该好好的躺着。”

    王姝抓着沈慕烟的手脸上笑呵呵的,任由他们再把自己的放到床上。“这个小家伙折磨的我不行啊,当时我生你的时候哪有这样难受啊,到生了你也没有在床上躺几天,唉。”王姝嘴上虽然是这样说着,但是脸上却是挂着笑颜的。

    “母亲现在毕竟年龄大了,可是比不得从前了。所以还是好好的躺着吧。大夫是怎么说的,何时生产?”

    白芷脸上带着笑的道:“回王妃娘娘的话,大夫说公主肚子中的孩子很健康,约是这几日便会生了。”

    沈慕烟又问了几样,白芷回答的都令沈慕烟满意,他也不知道再问些什么,便挥手让他们下去自己与王姝单独说说话。

    王姝脸上带着笑容的看着沈慕烟对她嘘寒问暖,伸手摸摸沈慕烟的头。“你这样关系母亲,母亲心中真的很开心。我的慕烟长大了。”又喃喃道:“是啊,长大了都嫁人了。”

    沈慕烟眼睛发热的看着王姝,她上一世没能在父母面前尽孝便纷纷没有了性命,也不知道在自己与父亲死后她会后多难过,以后的生活是怎么过的,而且自己的身体又是这样的情况也不知道自己能够在父母面前陪伴到几时,到时候白发人送黑发人自己的母亲一定会很难过,所以现在每次回家沈慕烟便格外的珍惜。

    沈慕烟依靠在王姝的肩膀上,“没有女儿永远是您的女儿。母亲说是不是?”

    王姝伸手抚摸着沈慕烟的发顶,嘴角带着宠溺的笑容。“你啊,真是越来越没个正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