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四百七十二章 蹊跷之处

时间:2018-04-06作者:一览众山小

    其实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她的心中便有隐隐的感觉便是太子,只是这一次被证实了罢了。前些日子得到消息说太子的身边多了一个武功莫测之人,今日所见的那个人,沈慕烟从他冰冷的眼光中便能够感觉的出来这个人不简单。

    南宫钦前一段时间也做过这样的事情,只是因为他当时太过自大,没有严明的控制住,早早便暴露了行踪再加上中间的内斗,所以被皇上大大的惩罚了一顿,估计要不是郭淑妃在其中劝说南宫钦已经不可能在出来了。

    但是这次却不可能是南宫钦,一来他刚刚因为这件事情被皇上惩罚不久,他现在还没有取得皇上的信任,如果他再来一次估计这次便没有这么好运了。而且他这一段时间忙着吸引南越国小公主的注意力,一心想着能够拉拢到她成为自己的助力,所以并没有时间来筹划这件事。

    所以这件事情并不是南宫钦做的而且太子殿下做的,但是沈慕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而不说到现在皇上的身体还算强壮。各个皇子之间的争夺虽然激烈但是皇上还没有改立的打算,他依旧是最占据优势的人。

    这样急吼吼的弄这样的东西目的太过昭然若揭,对他没有什么益处,如果被发现那便是死罪,便是太子也不可能幸存,这件事情的背后一定还有其他的事情不会这样简单。而且现在造反也是对他最不利的。

    沈慕烟闭着眼睛思考着,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好久。黎清看着里面依旧亮着的烛光,“小姐还没有休息吗?大夫嘱咐您一定要好好休息的。”

    沈慕烟睁开清明的眼睛,吹灭烛火,借着床头上的烛光翻身上床。“好这便睡了。”但是她的脑子依旧是非常清明的。

    以前没有太过注意的地方到了现在看来便有种令人怀疑的成分了。

    ……

    南宫祺在朝上看着与之前没有什么差别的太子,从他的神色上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下朝之后他便转身离开,南宫祺看着他的背影凝思了一会儿。步伐不变的向前走去。

    烈骁跟在南宫祺的身后,轻声道:“王爷。”

    南宫祺看着他的神色便知道有新的发现了,他点点头翻身上马往宁王府赶去。下了马便朝着沈慕烟的清澜苑赶去。

    看着沈慕烟在临窗的小榻上摆上一副棋子在自己与自己对弈。南宫祺坐到沈慕烟的对面,从祺盒中拿出一枚黑色的棋子放到棋盘上,瞬间便把沈慕烟的一场温和循序渐进的战斗变成了一场激烈的战斗。

    看着棋盘上的局面南宫祺勾勾嘴角,沈慕烟头也没有抬得拿起白棋落下。南宫祺再次执起黑棋,冲破沈慕烟的屏障,取了沈慕烟五个棋子,沈慕烟神色没有变化的在黑棋后落在一子,南宫祺的棋盘瞬间便满盘皆输。

    南宫祺大笑两声,“慕烟你的棋技精进不少啊,在下认输。”、

    沈慕烟招手上黎清收掉棋盘,看着南宫祺道:“并不是我的棋技精进了,是你接下黑子的时候不对,我已经在黑子中埋下陷阱,又诱敌深入。这盘棋是我在掌控,所以你输了并不能说明什么。是你来晚了一步在早上半柱香的时间便说不准了。”

    南宫祺脸上带着笑容的道:“那好,等到我们有时间了便再来下上一局。”

    “王爷这次前来是有什么事情?现在你不会这样闲的来我这里下棋吧。”

    南宫祺朝着烈骁招招手,“既然这件事情你也知道了,那么我们便一起听一听,看看有什么可以下手的地方。”

    沈慕烟与南宫祺都看向烈骁,烈骁便把收集来的消息报告出来。“……太子这几日经常摆酒席邀请一些文人雅士,其中有最近在官家小姐中比较高的受欢迎的纳兰锦靖,康端尔等等。不过其中还有几个没有名望的人。每次宴请过后总会留下一两个谈话。那些与太子接触比较频繁的人属下已经派人监视起来了,有什么异常的情况便会禀报。”

    南宫祺看向沈慕烟。“慕烟你有什么想法的?”

    沈慕烟静了一会,抬眼看着烈骁道:“是不是所有的人都没太子留下过?又是何人留下的次数最多?”

    “回禀王妃娘娘,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被留下,那些比较出众的人经常被留下,如纳兰锦靖,康端尔等等。后面几个没有什么名声的人并没有,但是太子每次还依旧会请到他们。”

    沈慕烟点点头,“王爷又有什么想法?”

    “我的想法可能是与你一样的。”看向烈骁,“那些经常被留下的人派人监视,但是那些从来没有被留下的要重点监视。看看他们每次宴会结束是不是真的离开了,离开后又去了什么地方。”

    “是王爷。属下告退。”烈骁领命而去。

    “其实我派出的人也有发现。”神色低沉的看向南宫祺“我的人发现太子一段时间都很早便休息了。比之平常都要早上一个时辰。而且休息以后从来不用人守夜,而且有人来从来不让人进去。只是说劳累了已经休息了。我认为这个地方肯定有问题。”

    南宫祺伸手摸着下巴,“在他休息的这段时间中没人能够进去,所以也没人知道他去干了什么,到低是不是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个样子。”

    沈慕烟与南宫祺对视一眼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不行这次我自己去便好,虽是到了夏天了但是晚上还是听冷的,你的身体需要好好的休养。”

    ……

    夜色之中一切都变得格外的安静,任何的声音都变得格外的明显。南宫祺小心的躲过那些巡逻的侍卫,来到太子的院子,看着门口守着两个侍卫,但是南宫祺能顾感受到周围还有许多的暗卫。

    看着乌黑的房间,南宫祺眼睛微闪,借着夜色从廊子底下接近太子的房间,南宫祺倒挂在房顶上,从窗户的缝隙中,看到床上空无一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