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四百六十九章 借酒闹事

时间:2018-04-06作者:一览众山小

    看着这样认真的慕容霜,沈慕烟与叶娴女都笑了,“好好好,我们只是开玩笑。我们可能在街上见到过,毕竟我长得还是会让人记住的。”

    她们顿时都笑起来,叶娴女哎呦一声,她们的眼光都集中到了叶娴女身上,她不好意思的笑笑,“我有感觉了。”

    沈慕烟自然知道叶娴女说的感觉是什么,她见过叶娴女几次还有她的母亲总是这样突然间便有感觉,怀孕的人总是这样的突然。沈慕烟不放心叶娴女便站起来扶起她,“我陪着你去吧。”

    叶娴女走到门外看着外面的夜色,“啊,已经这样晚了,估计那边的酒宴也快要完了。”

    沈慕烟看看黑洞洞的天,扶着叶娴女往厕所的方向去。

    回来看着门口围着很多的人,沈慕烟眉头一皱拉过一个婢女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回禀宁王妃娘娘,端王爷喝醉了酒跑到了九皇子妃的房间,九皇子与端王爷打了起来。”

    沈慕烟心中一颤,叶娴女愤愤的道:“这个端王爷真真不是人。”

    叶娴女的声音让沈慕烟想要向前的脚步一顿,看着她挺着肚子担心前面太过混乱伤到了她。“你进房间中等着我。”说完便往前走去,叶娴女拉了拉沈慕烟她的衣袖从他的手边划过。“慕烟。”

    沈慕烟刚刚要走近南宫祺便从一旁出现,把沈慕烟拉到一旁。“事情已经解决了你还是不要过去了。”转眼看过去果然忆已经分开了,只是九皇子眼中散发着愤怒的光。

    拍拍沈慕烟的肩膀。南宫祺沉声道:“还不赶快把你们端王爷带回去。”端王爷的侍卫赶紧架着喝醉的南宫钦往外走去。“今天这件事请谁都不能说出去,听到了没有。”

    “是,宁王爷。”

    等到都散去以后,南宫祺走到九皇子的身边,“不要生气了,公主还在里面等着你呢,好好安慰安慰。”

    在回去的马车上,沈慕烟问道:“怎么回事?”

    南宫祺撑着额头,目光冷了下来“南宫钦趁着喝醉竟然跑到九皇子妃的房间之中。如果不是因为我一直在注意着他,在他刚刚进门的时候便拦住了他,不然不知道会弄成什么样子。”

    “怎么会?他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对他有什么好处。不可能是因为没有得到便想要毁掉吧。”沈慕烟有些震惊。

    南宫祺环住沈慕烟的腰靠近她,“谁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他的心中就是一个变态,还好你不在,不然伤到了你可怎么办。”

    沈慕烟心中微动,转头看着闭着眼睛的南宫祺,鼻翼中环绕着他身上淡淡的松香味还有淡淡的酒香,闻着闻着好像自己也跟着喝醉了一样,感觉身上暖暖的。忽略过去了那句话,也忽略了放在自己腰间的那双手。“好在没有出什么事情。”

    南宫祺睁开深沉的眼睛,声音冰冷的道:“如果真的发生什么我不会饶过他的。”沈慕烟知道他的意思,他这不是说的慕容霜说的是她。双拳紧握压制住自己心中浮起的悸动。

    沈慕烟忽然间感觉车厢中的空气有些闷,掀开车帘看向外面,暗暗呼出一口气。看着外面安静的街道,忽然后面传来哒哒的声音,沈慕烟转头向后看去,十几个身穿镖局衣服的人正压着几车货物。沈慕烟眼睛注视着他们心中莫名的感到奇怪。

    正想再仔细看一看,眼前的视线被挡住。“现在虽然是已经过了春天了,但是夜晚还是挺冷的小心受了寒。”

    沈慕烟再次掀起帘子向外看去,已经没有了那队人的影子。放下车帘闭着眼睛回想着刚才见到的镖队。

    南宫祺看着沈慕烟闭着眼睛眉头微微蹙着,还以为是因为自己的多管闲事让她厌烦了忙讨好的道:“慕烟你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舒服?”

    沈慕烟睁开眼睛定定的看着南宫祺,张张嘴又不知道怎么说,自己心中那种感觉总是一闪而过,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只能摇摇头。“没事,只是忽然间想起一些东西。先下又忘记了。”

    南宫祺心中一塞感觉她还是不能对自己放下心,手臂不自觉的用力。暗暗安慰着自己,“没事,总会好的,总会好的。”南宫祺把沈慕烟送到她的清澜苑看着她休息下才离开。

    ……

    沈慕烟整理着书架上的书,转眼间便到了春末了,地上长出了许多的嫩芽,因为还没有经过阳光与雨水的冲刷还是嫩绿嫩绿的非常的喜人。沈慕烟看着天气这样的好照在身上暖暖的,便想起来放了一个冬天的书该要拿出来晒一晒了。

    所以沈慕烟也有了事情可以做,这些东西沈慕烟不喜欢别人插手,所以便由着她亲自收拾,再由黎清与知画玲珑她们搬出去晒起来。

    沈慕烟还是一个喜欢看这种书的人,一时把院子中摆的满满当当。当南宫祺进来的时候便看到满院子的书,透过大开的窗子看到正在忙碌的沈慕烟。抬手阻止了院子中的他们的请安,抬脚走了过去。

    柔柔的光照进房间中,给沈慕烟的身上平添了一种宁静淡然的感觉。沈慕烟还在认真的整理着书籍没有抬头。“把这些搬出去吧。”

    南宫祺没有出声无声的走到那一摞书的前面搬起来,走到门**给门外的烈骁,再走近房间,看着认真分分拣的沈慕烟。

    认真地女人最美丽,这样的沈慕烟少了很多的棱角,让心中很舒服。南宫祺觉得便是在这里搬搬书,欣赏着认真做事的沈慕烟也是挺好的。他一摞一摞把书搬出去,没有丝毫的怨言,还做得挺开心,南宫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样的一面。

    好在书并没有剩下多少,在分拣玩最后的一本书沈慕烟才从书中抬起头来,因为上时间的低着头,脖子猛地一抬便感到一阵酸痛。眼睛也因为长时间看那字体,感到眼前全部都是一个个蝇头小字一时间有些晕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