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四百四十五章 南越国来朝

时间:2018-03-14作者:一览众山小

    南宫祺眼睛一眯,以端王爷的野心确实是有这种可能,他怎么会把他忘记呢。“对,特别要密切注意南宫钦的一举一动。”

    端王妃在早先一段时间中对外宣称抱病身亡,端王爷早便不待见端王妃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在这个节骨眼上身亡,肯定是因为这件事请,看来他早便做好了准备。

    “是,王爷。”

    在烈骁他们离去后,南宫祺微微侧着身子,用胳膊支撑着头,向着沈慕烟挑挑眉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道:“来慕烟,我们来接着谈一谈以后的事情。”

    沈慕烟白他一眼,侧身坐在桌子旁边看着南宫祺道:“我与你可是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谈的。”但是沈慕烟虽是这样说但是还是没有离开房间。南宫祺看着她“口是心非。”

    ……

    这一天沈慕烟在书桌前写字,还有南宫祺不停的在旁边说着话,听到外面热闹的声音,南宫祺道:“看来是南越国的人到了。”

    “那些人又该蹦跶了,我们这次便可他们能够整出一些什么事情来。”

    此时外面的街道上,那些百姓们好奇的围在街道上,纷纷看着那南越国的人,伸着脖子看那所谓的南越国的公主的样子。

    南越国跟真而来的人将士身穿着红色的战袍,前后守护在一个华贵的轿子前后两边,轿子的左右有俏丽的侍女走在两边。

    轿子四个角上上挂着一个个铃铛,在随着马车的走动而发出悦耳的声音。窗帘上是由一层层的淡紫色的薄纱制成,但是一点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形,上面还点缀着一颗颗的宝石与珍珠,格外的美丽华贵。

    车帘也是由上好的锦步制成,随着车的晃动印出不同的花纹,经过太阳的反射还有闪亮的光芒。

    看着这样的马车百姓们都瞪大眼睛,“这公主到底是金枝玉叶啊,看人家的一个马车上面的一个东西都够我们了一家人吃上一辈子的了。”

    “是啊,可真是奢侈啊,我们这些人也只能够看一看。”

    “可不是?不过看着这样的架势肯定是一个很受宠的公主,你看看这马车,这些随着她而来的侍女,后面这望不到头的东西,啧啧。”

    另外一个人看着摇摇头,“如果真的受宠能跑到这样远的地方来和亲?一个亲人都没有,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都不知道怎么办。”

    “人家可是公主,谁敢对她怎么样。不过这些都是上面的人的事情,我们啊就看看便好。”

    此时南越国小公主的马车已经过去,在他们眼前走过的都是那些抬着箱子的将士侍卫。人群也慢慢散去,玲珑拿着一包东西了随着人群离去,往宁王妃走去。

    “让你去买个东西废了这样长的时间,你说你是不是趁着这样时候去哪里玩了。”知画看着刚刚满脸兴奋地玲珑道。

    玲珑悄悄的吐吐舌头,“回来与你说,我先把奶酪糕给王妃娘娘送过去。”

    “王妃娘娘您的东西奴婢给您买过来了。”玲珑提着东西走进房间。沈慕烟放下手中的笔,拿起旁边的帕子擦擦手,捏起一个奶酪糕吃了一口道:“说吧,你在街上都看到了什么好玩的,到现在才回来。”

    玲珑笑笑道:“请王妃娘娘饶了奴婢的罪奴婢才告诉您。”

    “还学会讨价还价了,看来真的是这段时间我养病把你们给惯坏了。”

    玲珑看着沈慕烟虽是说着严肃的话,但是脸上还是带着笑意,明显是没有怪罪自己。“奴婢谢谢王妃娘娘的宽恕。不过真的不是奴婢想要这么晚赶过来的,是那街上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奴婢很难才挤过来的。不过奴婢在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南越国小公主的马车,便留下来想看一看那个南越国小公主长什么样子,但是奴婢废了很大劲都没有看到。”

    沈慕烟拿过一个糕点递给正费尽的拿糕点的南宫祺,眼睛中带着点点爱意。

    玲珑接着道:“王妃娘娘您都没有看到那个马车特别漂亮华贵,奴婢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马车,上面全部都是宝石珍珠,如果不是奴婢已经见过很多了,不然真的想要上去抠两个下来,这样估计奴婢的下半辈子都不用愁了。”

    沈慕烟好笑的看着她,“难道我还亏待你了,看你这钱迷的样子,我看啊如果你真的上去抠了下辈子是不用愁了,你可以直接在牢中度过什么都不用想了。”

    这时候黎清与知画一个人端着一碗药走进来,分别递给沈慕烟与南宫祺。“王妃这是在于玲珑说什么呢,怎么还说起来牢中了,一想起来奴婢便后怕呢。”

    沈慕烟一口喝完药,漱漱嘴道:“没有什么只是在说着玩呢。”

    南宫祺站起身,微微的伸个腰,“清澜苑的所有的侍女婆子全部赏赐十两银子,当做这一段时间对王妃娘娘还有我的尽心照顾的赏银。”

    “奴婢谢过王爷王妃娘娘的赏,这些都是奴婢们应该做的。”

    南宫祺查他们摆摆手:“这些都是你们应该得到的,下去领赏吧。”

    在他们离去后,南宫祺走到一旁放着好几个软垫的凳子上轻轻坐下,“我们在王府中呆的时间也够长的了,这一个月的时间也没有多久了,我们又要出去见那些人了。”

    “见便见了,难道我们还怕他们不成,等到我们出去了,那些人也该整整了。”沈慕烟的眼中散发出一抹冷光。

    “对啊,是时候要把这些恩恩怨怨结算一下了。不然会以为我们太过仁慈。”南宫祺与沈慕烟对视一笑,很多的话不必说出来,他们都能够从对方的眼中看出来。

    沈慕烟站起身来推开窗子,看着外面树上已经长出稀稀落落的嫩绿的枝桠,“你看,挺过了寒冬,春天便又要开始了,谁知道以后会怎样呢?”

    南宫祺走到沈慕烟的旁边,认真地看着她道:“你放心以后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都会在你身边的。”
小说推荐